8.0

2022-08-31发布:

无套护士被弄到高潮久久【蝶剑山庄】【完】

精彩内容:

江南。叁千裏莺歌燕舞,叁千裏流水小橋,叁千裏萬花紅遍。正是一年春好景,落花時節又逢君。百裏秦淮已在夜色籠罩之下,然,魚舟仍往來穿梭于江心,春水猛漲,從上遊帶來大量的鲈魚,漁夫正欲趁此良機捕撈,百裏秦淮之上散布的百裏遊船十有八九都推出了特色菜式,當然是關于鲈魚的特色菜式。燈火與星辰交相輝映在水光婆娑裏,這夜無風雨,朗月清輝,不遠處傳來江南女子的抒懷小調——離離商女淚,皎皎並蒂蓮。清清上河床,綿綿思不絕。蹉跎山有意,徘徊一水間。月有圓缺意,人有聚散緣。生當與君隨,死亦夢魂牽。

  歌聲清麗,仿佛已被這江南的美好所感染,幽怨的離愁別恨也越發顯得淒美了。歌聲乘著夜色飄散四空,只聽得岸邊一酒樓上飲酒行歡的一幹書生癡了。其中一青衣白面的書生未等歌聲停下,不由得就鼓掌喝彩:「好江南,好風景,好曲調,得聽此曲叁百回,也不枉做江南人。」

  說話間又自把酒斟上,昂首間杯落酒幹,似是十分盡興。那邊小二也正聽得入神,聽青衣書生如此說法,也不由得接過話茬:「列位客官有所不知,方才歌唱之女子,每天夜幕之後都會唱歌,唱的多是憂傷,讓小二聽了也難忍悲傷。」青衣書生轉面向小二,眼睛閃過一絲詫異的光芒,只見這書生長須白面,好生俊美。他問小二:「每天都唱,可曾有人知道她的生世?」小二道:「都說此女色藝雙全,冠絕天下,每年都會在四月初八向天下英雄比武招親。」

  青衣書生長笑,稍頓,便自言自語道:「天下英雄?究竟是誰家女子敢有如此狂妄?」小二道:「此女是江南第一武林世家蝶劍山莊的二小姐。傳說武藝與琴藝雙絕天下。至今以來,已經先後有數十位武林高手死在她的劍下。傳說死者的屍體都從人間蒸發,連家人來收屍的機會都沒有。」

  青衣書生若有所思,沉吟道:「既然伊如此凶蠻,卻爲何前赴後繼者年年不絕?」小二道:「蝶劍山莊的金蝴蝶金老莊主是天下首富,其家傳絕學中的任何一項都可以造就一個天下絕頂劍客。而老莊主只有兩個女兒,長女已許配了人家,而二女將繼承蝶劍山莊的所有財産和權力。在這樣大的誘惑之下,在加上江湖盛傳二女美麗絕倫,故江湖上有名頭的高手俠客都不惜以身犯險。」

  青衣書生似是無限悲涼,道:「原來鲈魚再美,仍不及佳人美之萬一啊!」說話間已將席上鲈魚掀翻在桌上,扔下一錠黃金就風似的走了。

  第二章

  蝶劍山莊。說是山莊,倒不如說這裏是一座孤島。四面是秦淮水繞山而過,看得見兩岸通明燈火,而蝶劍山莊卻好象一個幽冥之所在,從岸上看,這島上好象從來沒有燃起過燈火。但是此刻的蝶劍山莊裏面卻燈火通明,有十八個人聚集在山莊的一處叫「叁蝶會」的大廳裏。大廳裏花香撲面,古色古香,正好像蝴蝶棲身的花叢。蝶劍山莊沒有蝴蝶,蝶劍山莊只有財富和天下無雙的美人。財富,從蝶劍山莊每年拿出叁百萬石糧食救赈災區的義舉可見一斑。而美人,有誰曾真正看見過如花的美人,美若蝴蝶的美人?況且這美人是如此的酷愛死亡,連婚姻和愛的過程都充滿了窒息的血腥?很難把一個美人和一個殺了無數高手的劍客聯系在一起。但是現在在大廳的人都不得不把這兩個人聯系在一起。他們爲了獲得這個機會,已經向蝶劍山莊拜了數十張帖。蝶劍山莊每年都會從成千上萬的拜帖中選出一百張帖子並對投帖人進行詳細的背景調查,最後確定十八個人作爲候選人。今天晚上,正是四月初七,離比武招親只剩一天。十八個英雄一個不少,都已經提前來到蝶劍山莊,接待他們的是溫仁慈祥的老莊主。老莊主說:「明天要決戰,大家好好休息。」這哪裏是當年殺人如麻的金蝴蝶?這分明是一個慈祥的長者,也許歲月已經磨掉了英雄的棱角。小蝶走進去的時候,二小姐正在彈琴。很多年了,小蝶已經無數次聽見二小姐彈這支曲子了,曲子是當世名媛董小宛所作——《水無邊》水無邊,江南風月也無邊。琴聲頓停,然後是長久的沉默。小蝶努力的用自己的左手握著自己的右手,每當這個時候,他都感到特別的冷,那冷,正是從二小姐的四周散發出來的。二小姐居住的所在,叫「鳳蝶小品」。

  鳳蝶小品除了二小姐之外只有一個人可以進來,這個人就是小蝶。但是明天,明天走進鳳蝶小品的將是和二小姐有決戰之約和招親之約的天下英雄。「來了嗎?」聲音很冷,冷得小蝶又打了一個冷顫。「回二小姐,該來的都來了。江南一葉楊狡今天一早就到了,還有林清世家的大公子龍笑天是中午到的,其它還有定情劍客崔浪,飛花羅雲手歐陽缺,十字神偷閃電童子……他們都是下午才到的。」「哦,你看他們之間有武功強過我的嗎?」

  小蝶默然,但是臉上的汗珠已經層層落下。很冷,但是卻出汗了。小蝶沒有辦法回答,去年今日,二小姐也問過這個問題,小蝶當時就說,沒有人的武功可以強過小姐,可二小姐勃然大怒,說小蝶是在詛咒她一輩子單身淒涼。所以,小蝶今天不回答。少頃,二小姐歎氣道:「你是不是認爲我這個選意中人的方法很不好?」小蝶很久才回話:「小姐的方法自有小姐的好處。」二小姐道:「去年我差點因爲你的回答而殺了你,你是不是認爲我是一個殺人狂?」小蝶黯然道:「小姐殺的人都是可殺之人,因爲他們不僅貪戀權力,美色,也貪戀富貴,小姐不殺小蝶,是因爲小蝶不是貪戀富貴之人。」二小姐道:「你不貪戀富貴,那你貪戀什幺?」話語裏開始透露出鄙夷和輕薄,但是在小蝶心裏,這是一種無言的恐懼。小蝶知道,一旦二小姐開始露出鄙夷和輕薄的語氣來,二小姐就要殺人。而在她的鳳蝶小品裏只有一個可殺之人,那就是小蝶。小蝶嚇得幾乎想跑,但是小蝶最終還是跨過屏風,進了二小姐的閨房。從閨房裏,很快就傳來沉重的呻吟聲。

  第叁章

  叁蝶會。英雄十八人現在已經進去了十一個。沒有一個人活著走出鳳蝶小品,這意味著沒有一個人在與二小姐的決戰中取得勝利。剩下的七個人又怕又喜,怕的是二小姐竟然真如傳聞所說,武功高強,竟然連下十數頂尖高手,這種車輪戰法被一個女子所承受,可見其武功已到了駭人之地步。喜的是自己還有機會去會會這個傳奇的二小姐。他們都是天下膽識,武藝蓋世的英雄,對于他們來說,出生入死已經是家常便飯,而爲了天下人豔羨的美人和財富,任何人都不會放棄這個嘗試的機會。所以,盡管叁年以來還沒有任何人活著從鳳蝶小品走出來,但是想要爭得比武招親機會的英雄比比皆是。門開了,出來的仍然是小蝶。小蝶的臉上經過大半天忙碌下來,已經略顯疲憊。衆英雄看小蝶的眼神都不由得心馳神往,小蝶的姿色放在世間的任何角落和任何人相比,都可算得上絕世的美女,而二小姐的一個丫鬟都有如此姿色,英雄們難以想象二小姐的美麗。小蝶說:「第十二個,定情劍客崔浪。」崔浪尾隨著小蝶走了進去,這一進去,生死叵測。鳳蝶小品就在「叁蝶會」一牆之隔,鳳蝶小品是一座很大的後花園。此時,暮春四月,花開如織,蜂飛蝶舞,好一副江南如詩如畫的光景。崔浪仍自尾隨著,無心看風景。小蝶卻笑了:「公子不是浪漫之人,不懂得閑情雅致,又怎幺能夠引我小姐芳心相許呢?」

  崔浪俯首道:「浪漫在心裏,浪漫不一定在嘴上。閑情如夢,花開一瞬,這春光不負有情人。」

  小蝶嬌笑:「公子看似讀書人,爲何要做這打打殺殺之事?」崔浪道:「殺可殺之人,打必贏之劫。」

  小蝶又是嫣然,于春光下,眼帶桃花,只把崔浪也看得癡了。穿過花園小徑,不時就到了二小姐的閨房。芳香襲來,崔浪深呼吸之下,兀自大笑。小蝶連忙示意崔浪莫笑,崔浪卻越發笑得狂妄了。小蝶說:「你自笑吧,小姐正在茶房品銘,請你到小姐浴房沐浴。」崔浪就沿著小蝶所指的方向,進了一扇門。小蝶退下。崔浪進得門去,不由得呆了。一個身段勻稱的女子正背對著他,一襲長發隱隱的遮住她雪白的背脊,素手交叉放在背部腰間,一個只穿了內衣紅兜的女子竟赫然站在那裏。崔浪不由得呼吸急促,盡管他的眼裏閱風月無數,但當她面對這天然無雕飾的美玉身段時,還是不由得心神搖曳。他知道,這就是殺了無數高手的蝶劍山莊二小姐。崔浪認真的欣賞了美人的曲線,他知道,這是死亡的代價換取的片刻幸福,他不能夠錯過。所以,在整整一柱香的時間裏,二小姐沒有動,崔浪的眼睛也沒有動。「我美嗎?」

  溫柔的聲音可以化骨,分明由不得你有第二種答案。「美。」在很多時候,實話自然有實話的好處。但是崔浪還是加上了一句:「但是在沒有看到你的正面以前,我還是不敢全然相信你的美。」

  「倘若我給你看了正面,你會發瘋,你是來比武招親,不是來看美人的。」「假如我沒有看見你的正面就貿然動手,我會遺憾!」崔浪的語氣越發地堅決。「你遺憾什幺?我只怕你看了我以後,會更遺憾,前面十一個人我都告訴他們不要看,可惜他們一定要看,所以他們都留下了永遠的遺憾。」「既然前面十一個人都不怕遺憾,我有何懼?」二小姐轉過身來,明月之光,霎時逼目而來。這美,是人世間沒有的美。崔浪的呼吸更急促,在一個半裸體的女人面前,崔浪還是第一次有這樣熱血沸騰的感覺。紅色的胸兜搭拉在白皙的胸部,乳頭微紅似半熟草莓,整個胸部隨著呼吸和心跳起伏,波浪一樣的美腿在小腹部形成叁角瀑布,站在原地,不嬌不慎間自有無窮魅力。崔浪幾欲轉過頭去,但是最後仍然將目光停留在那微聳的胸部之上。二小姐嬌聲說道:「定情劍客,我美嗎?」崔浪使勁的點頭,這點頭足以證明了對方的美麗。看來,江湖傳言非虛,二小姐的確是這個世界上最美麗最風情的女人。但是,二小姐不是真正的女人,二小姐還只是一個未出閣的女人。崔浪說:「我們現在可以開始比武了嗎?」二小姐說:「我要先洗個澡,先前和那十一個英雄比武,出了一身臭汗。」二小姐說著話,就邁動雙腳,下了他前面的一個水池。水池裏魚兒仍在自在遊弋。二小姐褪盡衣衫。掩映在水波裏,蕩漾開去的身影,比之方才的美,又多了一份撩人。只見魚兒悠閑的圍著她嬉戲,崔浪不禁仰天長歎:「這人世的英雄又有什幺滋味,混到最後,還不如一群魚兒。」

  是呀,魚尚且可以在美人身畔遊戲,而英雄,卻已經有太多的英雄爲了美人犧牲了生命。二小姐象一條魚兒一樣的遊到岸邊,她仰面對崔浪笑道:「你難道不問問我的名字?」崔浪道:「小姐真是天神,任何名字都有可能唐突小姐。」二小姐道:「好甜的一張嘴,你們男人是不是都用這樣的手段騙取女人?」崔浪道:「美就是美,不美就是不美,我崔浪從不說謊!」二小姐道:「有個性,可我還是要告訴你我的名字,也不枉我們相識一場,我叫如蝶。」

  如蝶,果然是如蝶的生命,江湖上都知道二小姐,但是不知道如蝶。二小姐緊接著道:

  「如果你今天戰勝了我,你就是第二個可以叫我這個名字的人,你要知道,我這個名字,是連我爹都不可以叫的。」

  崔浪道:「誰是第一個可以叫你名字的人,是你娘嗎?」二小姐道:「不是,你可以問,但至少我現在不會告訴你。」第四章

  如蝶仍然半臥在水池裏,這水池裏的水看上去是冷的。在這暮春時節,在冷水裏已經浸泡了半個時辰。如蝶仍然保留著蝴蝶一樣的微笑。如蝶對崔浪說,「你不覺得我們之間的決戰本就不公平嗎?」

  崔浪說:「我不覺得。」

  如蝶狡黠一笑,又說道:「我們決戰,我隨時能殺你,而你卻不可以殺我。我有殺機在心,而你卻只有憐愛在心,不同的心情導致不同的結果。」崔浪道:「小姐說的是,可是小姐有天下無雙的美貌和世間少有的財富,小姐的代價並不比在下輕。」

  如蝶開始歎氣:「崔浪,你是我叁年以來看見的第一個會說話有君子風度的人,不如……」

  如蝶欲言又止。崔浪道:「小姐想說什幺請直說,崔浪自信可以爲小姐分憂。如蝶更嫣然,笑道:「不如你我下來同浴,然後在行決戰之事?」如蝶此時已不是那個殺人如麻的絕代劍客,如蝶此時只是一只嬌羞的蝴蝶。崔浪無言,長久的沉默,咬著嘴唇的思索。他是不是在做一個非常重要的決定,下不下去與二小姐同浴,應該是他這一生最重大的決定。他本是懷著必死之心而來的,他來,不過是爲了親眼見識這個天下盛傳的奇女子。但是現在決戰還沒有開始,美人就象蝴蝶一樣的要求他下水同浴,他不知道是否應該拒絕。換了任何一個人,都無法拒絕!崔浪首先是一個男人,然後才是一個劍客,最後才是一個英雄。所以崔浪下了水。崔浪向如蝶的方向遊去。如蝶也含笑迎接著如蝶的到來,雙目流盼,春心蕩漾。崔浪眼遊到如蝶的身邊。「嗯……喔……」那女人邊抛動身子,邊輕聲地哼著。那個女人的身材真不錯,崔浪兩掌抓著她的兩片屁股上下搖晃著,看著她被幹的陰部跟露出來的肛門還蠻粉嫩的。那個女人……不……如蝶起身抽出崔浪的陽具,一手撐著身子,然後低頭啜了幾口崔浪的雞巴,說道:「對嘛!這樣才是雞巴的味道……」

  于是如蝶一手扶著崔浪的雞巴,瞄准著自己的陰道口,緩緩的坐了進去,然後慢慢開始了抽送的動作。「嗯……這樣……喔……肉對肉……最爽……了……」如蝶真是夠淫蕩了。當崔浪的雞巴抽出時,也拉出了一部份如蝶的陰道肉,看起來好象真的很緊的樣子。隨後崔浪又把雞巴頂進去,頂到只剩下陰囊跟一大叢陰毛在外面,大概是頂到底了。後來如蝶雙手撐起身體,將長發甩到到背後,顯露出她美妙的腰線,以及下面光溜溜的大屁股。「……呼……我要讓你看看……我怎幺用子宮頸……把你的大龜頭磨到受不了……」

  如蝶開始向崔浪宣戰。說著,如蝶便開始在崔浪的大雞巴上前後騎乘著。「好!我倒要看看誰先投降!」

  崔浪也不甘示弱,雙手抓著如蝶的腰,下體不停的往上頂。崔浪越頂越大力,如蝶的長發隨著他們上下的節奏左右亂晃。「喔……啊……啊……頂……嗯……頂……到了……啊……」

  如蝶大聲的淫叫著。崔浪見狀,便更用力的頂著如蝶。「噢……啊……不……不要……啊……再……頂……了……啊……啊……」

  如蝶歇斯底裏的哀求著,看來她已經受不了,達到了高潮。如蝶這一波高潮結束後,她已經沒力的攤在崔浪的胸膛上,我看到如蝶的肛門隨著她的喘息收縮著,而崔浪的大雞巴還埋了一半在如蝶的陰部裏,他們的接合處有一道白色水水的液體,沿著崔浪的陰囊緩緩流下,我知道這是如蝶達到高潮時陰道所分泌的東西……「知道我的厲害了吧!」崔浪也邊喘邊說著:「你知道有多少女人臣服在我的大雞巴之下嗎?」崔浪隨即翻身跟如蝶互換位置,如蝶也只能無力的任其擺布。崔浪壓在如蝶身上,在如蝶張開的股間是一片糊糊的陰部。然後他抓著雞巴的龜頭對准如蝶的陰道,只聽見如蝶「哦——」的一聲,崔浪的腰部開始下沉,雞巴又緩緩的挺了進去。「哦……喔……」在幾次推送之間,隨著如蝶的呻吟,好象把她的精力又喚回來了。她開始用自己的手抓著自己兩只張開的腿,而且將腿張得更開,並不時的擡起頭來,用扭曲的表情看著自己跟崔浪交媾的地方——看著崔浪是如何的幹著她。「噢……不……要……了……喔……不要……了……」

  如蝶勉力睜開眼睛看著崔浪。「啊……不要……喔……再……用你……你龜頭……的那一圈……噢……摩擦……人……家的……嗯……G點……啦……」說著說著,如蝶的另一個高潮又要襲來了。「我……喔……要……要……來了……啊……啊……」

  如蝶開始以近乎尖叫的淫蕩聲音來發泄她最後的一波高潮。「要……要射了……嗯……」

  在如蝶高潮的同時,崔浪抽送的速度也開始失控,看來他也快不行了。最後崔浪直起上半身,抓起如蝶的腳踝,下體奮力一挺,只見他屁股的肌肉突然緊繃,他的腳趾頭也全部蜷起來,我看得出來,崔浪在如蝶體內射精了!「啊……你……你怎幺……射在人家裏面……」

  如蝶道。「噢……好燙……好舒服……」

  如蝶打了個冷顫。如蝶的腳趾一下子像墊腳尖般的伸直,一下子腳趾又全部張開。「你的精液燙到人家的子宮了啦……」

  如蝶嬌喘著說。崔浪射完之後,頓時攤倒在如蝶身上,一流精液沿著如蝶的股間緩緩流了下來,剛好流到如蝶的屁眼時,如蝶的股間一縮,就把那滴精液吸了進去;她的股間又一松,她的整個菊門已經被精液沾得糊糊一片了!就在這一刹那間,崔浪的臉上看見了久違的痛苦,這種痛苦只有在他當年力戰漠北四鬼的時候才出現過,因爲那一次,是如此的接近死亡。崔浪的臉越發恐怖,然後變形扭曲,最後是一聲慘叫。如蝶身邊的魚在崔浪行將靠近如蝶的時候,轉身就將崔浪團團圍住。崔浪本來想運內力相抗,但分明感覺到內力已散。從如蝶的方向隱隱穿來一股巨大的內力將崔浪周身包裹。崔浪臨死的時候還是說出了最後一句話:「原來這就是失傳已久的鲈魚消魂陣!」

  當他說完這句話的時候,他就死了,頃刻間,屍體就被滿池的鲈魚吞噬。如蝶的嘴角露出一點輕蔑的微笑。只可惜連崔浪這樣的江湖俠客都難以逃過宿命的一劫。然後,如蝶又幸福的靠在池沿上,閉上了眼睛。小蝶把十八個人的最後一個人送進鳳蝶小品的時候,太陽已落山。然後小蝶出來的時候,就看見了老莊主。太陽下山了,天下關注的四月初八,不,是蝶劍山莊的四月八日將與太陽一起結束。老莊主說,「小蝶,你已經很久沒有去過我那裏了。」

  小蝶漲紅了臉,在朦胧燈下,顯得越發美麗清純。小蝶緊張的看了看鳳蝶小品處,那裏的燈火未熄,估計二小姐已經殺了最後一個人,按照慣例,她這個時候也該睡了。燈暗下來,二小姐的確已經睡了。小蝶含羞的跟著老莊主來到了金蝴蝶的起居之處。老莊主早年喪妻。多年以來一直未娶。由于經常練功的緣故,已過花甲的老莊主看上去約莫四十歲光景,容光煥發。小蝶說,「你這般對我,難道就不怕小姐知道?」老莊主小聲道:「一年中只有這個時候,我們才有機會,因爲她真的累了。她今天晚上不可能會再找你去。」

  小蝶良久才道:「老爺安排小姐比武招親,難道就是爲了有機會和我……」小蝶的最後一句話還沒有說完,老莊主就用自己的嘴封住了小蝶的嘴。燈熄了,蝶劍山莊籠罩在一片黑暗之下。

  第五章

  小蝶起得很早,但比她起得更早的人已經守侯在了門口。小蝶驚嚇大叫,站在老莊主屋子門口的竟赫然是二小姐。小蝶驚慌失措的退回了老莊主的屋子。二小姐也進來了,睡在屋裏的老莊主還來不及起身,就只好萎縮在被窩裏。小蝶被二小姐一步一步的逼到了床沿,柔弱而害怕的小蝶就一屁股跌坐在床邊。二小姐手裏拿了劍,那是蝶劍山莊的傳世之劍——鳳蝶劍!老莊主已經從床上坐起來,順勢就從桌上拿了一柄劍,因爲他已經看見二小姐的眼裏充滿了仇恨和憤怒。二小姐一生殺人如麻,在憤怒的時候一定要殺人,老莊主作爲父親,比誰都清楚。老莊主說:「女兒,你聽爲父的解釋。」二小姐眼裏躍過一絲不屑,這不屑被老莊主和小蝶看在眼裏,兩人都充滿了莫名的恐怖。二小姐輕蔑的說道:「你們知不知道,背叛我的人都得死。」話未說完,隨手就將老莊主的衣服扔了過去。老莊主骨碌著在被子裏穿上了衣服。小蝶哭了,「小姐,我是被逼的,你不念我們的昔日情意,你就殺我好了,反正我都差不多死在小姐手裏好幾回了。」

  邊說話的小蝶淚水已經滾了下來。二小姐走過去,用白皙的手輕輕的撫摩了小蝶的臉,小蝶嚇得幾盡灘倒。老莊主說,「好女兒,自從你媽死了以後,我就又當爹又當娘的。」幾乎老淚縱橫。花甲老人的滄桑表白,在這個早晨,顯得如此落寞。二小姐了冷冷道:

  「你是生我養我的爹,可是你知道我一生當中就只小蝶這一個最愛,你還要奪了去,天下有千萬女人,爲什幺你偏偏要和我爭小蝶?」

  老莊主無言。他知道,自己的女兒馬上就要動殺機。殺機,殺機頓現,二小姐快如閃電的出手,是天地間不曾見過的出手。劍,劍在咽喉。一個絕代劍客,最後卻死在自己的傳家寶劍之下。千古歲月,百裏秦淮,無人不知蝶劍山莊老莊主金蝴蝶的大名。但是現在他死了,據說是暴卒。

  第六章

  按照風俗,老莊主的喪事要持續叁天。在這叁天裏,如蝶一直沒有露面。如蝶——蝶劍山莊的二小姐,一直是這個江湖之上最神秘的人物。前來奔喪的,除了大小姐玉蝶,就是各路英雄好漢。在大小姐玉蝶哭泣的時候,二小姐正在沐浴。伺候二小姐沐浴的,是小蝶。如蝶半躺在水池裏,小蝶撫琴,琴聲高低起伏,铿锵有致,那水裏的鲈魚隨著琴聲遊弋不停,還不時濺起陣陣水花,饒是好看。琴聲幽雅的進行著,小蝶的手指瞬間加快了彈奏的速度。

  有如珠落玉盤,清脆而急驟的琴聲響起來,在鳳蝶小品回響。池子裏的鲈魚刹那間紛紛向如蝶的方向遊去,領頭的是一只叁指大的青色鲈魚。小蝶的臉上已經冒出了密密的汗珠,呼吸開始沉重起來,因爲琴聲節奏更快了。領頭的鲈魚隨著這琴聲順著如蝶陰下溜了進去,然後在陰下附近撲騰起陣陣笑水花,無數尾鲈魚圍繞著如蝶的臀部,胸部和雙腿之間遊弋。少頃,如蝶就閉上了眼睛,發出甜蜜的呻吟。琴聲頓停,天地寂靜!所有的鲈魚都從如蝶的身邊快速遊走,刹那間便散向池中,仿佛訓練有素的舞者。然後小蝶就沿著池沿滑下水去。還未等小蝶完全下水,如蝶就一把抱住了小蝶。兩只蝴蝶擁抱在一起,水花四濺。如蝶醉眼迷離,在她的身上,洋溢著的正是一個女人久違的沖動……兩人柔軟的嘴唇互碰的刹那,全身瞬即火熱,産生和異性接吻全然不同的興奮感。當如蝶的舌頭伸入時,好象受引誘似地也用舌頭纏繞。兩人的舌頭瘋狂的互纏,如蝶的手溫柔的揉搓著小蝶的乳房。天啊,如蝶愛撫的技巧,小蝶的丈夫是望塵莫及,被小自己十多歲的少女如此玩弄,是如此羞恥的事,但她每撫摸一下,小蝶的精神防衛就逐漸松弛下去。何等厲害的手法!小蝶被挑逗起來的欲望影響,竟忘了拒絕。她左手逗弄著小蝶的乳尖,那裏早就硬挺起來了;右手則在小蝶的背上、腹側、臀上不停地愛撫。小蝶那時感到全身發熱,她的手指滑過的地方就是一陣快感,小蝶開始喘氣起來。女人每次捏揉,小蝶都不禁興奮的顫抖,那時幾乎沒有反抗能力了,只能看著,像個投降的奴隸任由如蝶在她身體放肆的撫弄。如蝶用手指從胸部到下腹部輕輕撫摸,忽然伸進小蝶的下部,小蝶連忙連忙夾繄雙腿,那是小蝶最後防線,小蝶哀求著:「如蝶,不要這樣。」

  此時,如蝶用舌頭在乳頭上由上向下舔。「噢……」小蝶的身體突然彈跳一下。如蝶的舌頭圍著勃起的乳頭舔,手指以同樣的動作捏弄另一個乳頭。「啊……啊……」

  天啊,那是前所末有的快感,小蝶的頭向後仰。如蝶更交互的把乳頭含在口中吸吭,或用舌尖撥弄那種興奮,小蝶不由得扭動下半身,呼吸也感到困難的樣子,本來夾緊的雙腿也無力的松開。如蝶笑了一下,從大腿慢慢撫摸到兩腿間。「鳴嗯……」小蝶呻吟一聲。如蝶透過小蝶的絲質內褲碰小蝶那裏,小蝶那裏已濕得一塌糊塗了。說起來好羞恥,濕成那個樣子是空前絕後第一次。怎幺說,小蝶以爲自己在性方面是屬于冷淡那種,所以變成那種局面,連小蝶自己也有點茫然若失。然後,她那又細又柔的指頭像用羽毛搔癢一般來回刺激小蝶的陰唇,小蝶害羞的扭動小蝶的屁股。「啊,那裏不要……」小蝶帶苦音哀求著。「舒服嗎?」

  如蝶看小蝶因興奮而難過的樣子,似有點得意。她的手指刺激時有強弱的變化,微妙的在陰核上下左右或捏或彈,或在陰核上轉動。經過一段時間,手指開始在陰核上用力摩擦,小蝶幾乎要泄出來了,或許是自尊的關系,小蝶強忍著。但小蝶的腦中保險絲快要飛掉、靈魂將出竅了!忽然,從那裏經過一陣痙攣,性感達到極點般的啜泣著,同時迎接性高潮。「你泄出來了吧?」

  小蝶害羞的偏過頭不去看如蝶。如蝶笑了一下,手指到達濕淋淋的肉洞口,第一次插了進去。「唔……」

  強烈的快感傳遍小蝶的全身,已經燃燒過一次的身體,再度點燃火焰。如蝶的手指在火熱、有搔癢感的肉洞內轉動。小蝶的呼吸不由急促,不禁發出嗚咽聲。如蝶的指尖在子宮口上摩擦,引起強烈的性感,小蝶忍不住淫蕩的扭動屁股。「舒服嗎?」「好……好……啊……」

  跟丈夫作愛從未高潮過,想不到卻被如蝶一根手指玩弄,很快又達到性感的頂點。「不行啦……要泄……泄了……」

  如蝶問小蝶:「你愛我嗎?」

  小蝶咬著嘴唇,使勁的點點頭。如蝶長歎一聲:「爲了你我連我父親都殺了,你應該明白我對你的情意。」

  說完滿含深情的看著小蝶,小蝶的臉羞得通紅。如蝶又道:「天下之間,我只允許你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

  小蝶不言語,似乎有些欲言又止。如蝶又道:「你說說看,爲什幺我爹一定要我比武招親,難道僅僅是爲了有機會和你在一起?」

  小蝶沉思良久,最後搖了搖頭。如蝶道:「那是爲什幺?他明明知道我從小就討厭男人。」

  小蝶道:「那是爲了他心中的夢。」

  說完,小蝶臉上閃過一絲難以覺察的表情。但就是這片刻之間的表情,也沒能逃過如蝶的眼睛。如蝶已經將臉埋在了小蝶的懷裏,小蝶順勢將如蝶抱了過去。如蝶用迷離的眼睛看著小蝶,小蝶說:「在男人眼裏,女人是不可以和女人這樣的。」如蝶說:「爲什幺不可以這樣?難道父親要我比武招親,就是爲了讓我離開你或者讓你離開我?」

  小蝶說:「是,但不完全是。老莊主要借你的力量除盡天下武林英雄,然後便順理成章的成就天下武林霸業。你自小練就了連老莊主都不曾練成的鲈魚消魂陣,所以……」如蝶似乎顯得很失望,「所以他就用比武招親這個借口?」小蝶道:「是的,但是關鍵孩在于你恨男人。只有一個對男人充滿仇恨的女人才有可能取得如此輝煌的勝利。」

  如蝶道:「我恨男人,但是這個世界上我最恨的男人卻是我父親。」「老莊主?」

  小蝶顯然很詫異。如蝶黯然道:「我父親殺我母親的時候,我才六歲。那個夜晚,我父親爲了取得我姐姐的母親娘家的支持,討好我姐姐的母親,竟然把我母親給殺了。」小蝶一臉茫然,如蝶繼續道:「他爲了依靠我姐姐的母親娘家的力量成爲江南第一武林世家。」

  小蝶道:「可是這件事情卻從來沒有聽你提起,你平日裏對你父親也沒有流露絲毫仇恨。」

  如蝶道:「他很疼我,如果不是爲了你,我這一輩子都不可能殺他。」小蝶又無語,她好象明白了什幺,然後長長的歎了一口氣。氣剛剛歎完,小蝶的臉色就變了。因爲她看見如蝶死了,嘴角上的鮮血流露出真誠的微笑。如蝶死的時候,小蝶的手上緊握著一把刀子。在蝴蝶飛翔式還來不及使出的時候,刀上就已經沾滿了如蝶的鮮血。小蝶爲什幺要殺如蝶?小蝶最後一次親吻了這個曾和她無數次親吻的女人。如蝶死了,如蝶死的時候,臉上幸福的微笑還來不及換成恐懼的表情,因爲她根本想不到小蝶會殺她。倘若如蝶有機會使出蝴蝶飛翔式,小蝶會不會得手?但是如蝶終究沒有使出這一式。作爲一個絕代劍客,身經百戰,又怎幺可能沒有覺察到小蝶的殺機?是如蝶真的沒有機會出手,還是如蝶在出手的刹那選擇了放棄?而小蝶,正是在生命當中,唯一被如蝶愛過並且給過如蝶愛的人。

  父女同喪。天下震驚!曾經無敵天下的蝶劍山莊,曾經無敵天下的老莊主和二小姐先後死去。據說都是暴卒,但是江湖人都不相信有如此巧合之事。蝶劍山莊迎來了它的新主人。五天以後,大小姐玉蝶入主山莊,江湖人士紛紛道賀。十天以後,小蝶在玉蝶做主之下,盛裝出嫁,對方是男人中的男人——秋劍冷雪。比武招親結束了,但是蝶劍山莊不會結束。很多年後,江湖還在盛傳蝶劍山莊玉蝶莊主的智謀,陰險和毒辣。但是江湖之上傳說得最多的,仍然是二小姐如蝶的美麗、琴藝和天下無雙的武功。

  
【完】


21164字節 无套护士被弄到高潮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