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9-01发布:

综合 欧美 亚洲日本和妈作人工受精

精彩内容:

  在我念國二時,健康教育十四章,一直是我相當困惑的一章,全賴胡鹽生老  
師,才讓我茅塞頓開。  

  我身高一七五公分,年方十五歲,身兼體育和健康教育小老師,有天看  
著年輕力壯的老師在  

  操場跑步,便大膽地求教于熱心同學事務的他。  

  我說:「老師,我有健康教育的問題不懂,可以告訴我嗎?」  

  「什幺問題,你說吧。」老師擦著汗說。  

  我怯怯地說道:「老師,你教的女性的生殖器官,書本上的圖我看不懂,還  
有……男女生真的睡在一起就會生小孩嗎?爲何我和姊姊睡那幺久,她也沒大肚  
子?」  

  老師笑笑說:「這個問題嘛,改天有機會再詳細告訴你,至于男生女生睡在  
一起,還要女生受精才會大肚子。」  

  我搔了頭想了想說:「還有個問題,AB型的老爸和O型的老媽,會生下O  
型的我嗎?」  

  老師頓時驚訝呆住,半晌才說:「你……說……你爸的血型是AB,你媽是  
O,你也是……O?照理說你的血型不是A就是B,除非是驗錯了,或是你媽有  
認識其他男人,然後……你再去重新驗血型,有問題再來找我吧!」  

  我懷著忐忑心情,再去重新驗血,希望是驗錯的,無奈事與願違,我的血型  
依然是一個圈。  

  隔天中午我再次去找老師。  

  「老師,我的血型重新驗過,還是O型啊,爲什幺呢?」  

  老師一時表情疑惑起來,低聲地說:「那問題就比較複雜了,  
回家後,和你媽溝通溝通。」  

  我說:「知道了,白天老爸不在,只有媽咪一人在家。」  

  「我媽早婚,今年才叁十叁歲,長得還算漂亮。」  

  「而且身材保養的還不錯!?」  

  「她的叁圍多到我不知道!?」  
我反複地想著走回家。  

  「男人對女人總是充滿好奇!」  

  當我們突擊性地回家找老媽時,卻在門口聽到屋內有男女親熱的對話。  

  「潤哥,你別這樣……啊……你別亂摸人家嘛……討厭……」  

  「美玲(家母名),想不想哥哥啊?」  

  怕場面被撞見,害媽咪尴尬,我在外面偷窺著。  

  「偷偷來看看,媽和這男人有沒有暧昧關係。」  

  這個男人名邱潤,是老爸建築工地的下屬,由于當建築工人,皮膚被曬得黝  
黑,體格也壯得似頭牛。  

  他正摟著半推半就的媽咪,又親又摸的吃其豆腐。  

  「我內心想著...別看了,媽今天有客人來,我們改天再問她好了。」我企圖逃離這  
難堪的場面。  

  「心中另一種聲音響起~不行,現在正精彩呢,姦夫淫婦都在,等一下就有好戲看了。」  
心中淫興正湧起。  

  只見潤叔的毛手,正緊緊摟住媽咪肥美的豐臀,色急地來回愛撫著。  

  「美玲,你今天穿什幺顔色的奶罩?讓我看看……」  

  「討厭,你的手好壞……」媽咪撒嬌著。  

  潤叔的手已把媽咪的上衣扭扣解開,露出她粉紅色的蕾絲胸罩,兩個豐滿的  
乳房幾乎快把胸罩撐破。  

  「哇!媽的奶子還真大……還穿這幺性感的蕾絲胸罩。」我目不轉睛看著。  

  潤叔的大手也開始在她的乳罩上四處愛撫著:「真是漂亮的奶子,讓我摸個  
爽。」  

  說著他已把手伸入她的乳罩內,粗黑的手指撫摸著媽咪雪白細緻的酥胸,也  
令她又羞慚又舒服地呻吟著:  

  「啊……不要啦……潤哥哥……人家的咪咪好癢……」  

  此時潤叔嫌胸罩礙事,已色急地解開媽的乳罩扣子,露出她兩個堅挺白皙的  
乳峰。  

  我看了一眼,忍不住嚥了口水:「媽的身材真性感,那兩個奶子又白  
又大真漂亮,腰又細,屁股又大還扭來扭去,怪這個曬得像火炭的粗工,摸得爽  
歪歪。」  

  「幸好奶子沒被妳老公、兒子吸得變形,剛好讓我用力摸個爽。」潤淑說。  

  「討厭……人家老公才沒你那幺色呢……志仁是喝牛奶長大的啦……」  

  潤叔也伸出毛手開始抓起她的玉乳搓弄起來,有時用力地捏弄,幾乎把她的  
乳房擠爆;有時用手指挑逗她易感的乳頭,令她閉目沉醉不已。  

  「我做工口渴了,想吸妳的人奶解渴了。」潤叔要求吸媽咪乳汁。  

  「你好壞哦……這幺大的人……還要吸人家的奶……」媽嬌羞地抱著潤叔的  
頭,讓他貪婪的嘴唇含住乳暈,開始吸吮著她的乳頭,不時發出啧啧的聲音。  

  看得興起:「媽在餵潤叔喝人奶,連我都沒吸過多少媽的奶,原  
來是要留給姦夫吸的。」  

  我納悶想著:「可是潤叔都是大人了,還要吸女人的奶汁才會長大嗎?」  

  突然了解道:「吸了媽的奶,下面那根才會長得跟大樹一樣啊,哈  
哈……」  

  「小寶貝,今天穿什幺花樣的內褲啊?」  

  「人家不知道啦……你還問。」  

  媽咪今天穿著白色上衣和黃色短窄裙,裙圍也把她高翹的臀部襯得更性感。  

  「哇塞~媽平時就穿這幺性感嗎?」。  

  「媽即使在家也都穿得這幺漂亮,她說過要給來訪~客人~好的印象。」我  
回想著。  

  我不以爲然地想:「我看……嘿嘿……她故意穿給潤叔看的吧……」  

  此時潤叔也把黑手伸向她高翹的臀部,輕輕撩起她的窄裙,露出一件又短又  
小的性感內褲,粉紅色的蕾絲花紋,更增添幾分少婦的嬌媚。  

  「看到妳這件小叁角褲,就讓我懶教硬起來了,小美人,這樣摸妳水雞爽不  
爽啊?妳的水雞已經在流湯了,叁角褲已經濕了,妳看看,被我摸爽就叫春給哥  
哥聽。」潤叔挑逗著媽咪。  

  從A書中知道:「女人欠幹時,就會開始叫春,下面也會流出水雞湯。媽現在正欠  
男人幹呢!哈……」  

  「啊……你的手好壞哦……摸得人家妹妹……在流湯了……人家小內褲快濕  
了……不要啦……潤哥哥……」  

  媽咪隨著他的手不規矩地搓揉陰部,忍不住扭動纖腰地閃躲,但卻讓身體與  
潤叔更親密地接觸著。  

  由于潤叔的叁字經和媽咪的叫春,忽略我在一旁的低調觀戰,也許媽和潤叔  
早已沉醉在兩人世界,外界動靜悉無所知吧!  

  此時潤叔已把手伸入她的小內褲,摸上她濃密濕潤的陰毛:「妳的水雞毛都  
溼了,是不是欠男人幹啊?」  

  「討厭……你的手真壞……摸得人家下面好癢……別再摸了……潤哥……」  

  我一旁抱怨道:「可惜沒脫下你媽的叁角褲,看不到她的水雞毛。」  

  潤叔一邊吸吮著她的乳房,一邊伸手進入她內褲撫弄陰部。  

  只見我的下體也勃起,撐得運動褲高高凸起,還一邊欣賞媽咪的騷樣,一  
邊摸著自己鼓起的下體。  

  我驚覺:「褲子怎幺凸起來了!?」  

  「男人要是看到像媽這幺欠幹的女人,懶教就會硬起來的。」我想道。  

  我興奮觀看著:「媽是不是很欠男人幹啊?...」  

  「等一下,我想潤叔就會幹得媽爽歪歪的了。」  

  「心想不行,我怕潤叔會欺負她,我要去阻止!」我終于看不慣潤叔對媽的輕薄  
行徑。  


北港香爐任人插(二)  

  由于我突然地沖入客廳,老師一時看得出神,來不及攔阻我,只好識趣地進  
入屋內。  

  我對潤叔厲聲說:「不要再欺負我媽媽了……」  

  媽此時正被潤叔大口吸吮著乳頭,下體也被他搓弄得淫液直流,叁角褲已濕  
了一片。看見我和老師進入屋內,才羞慚慌張地推開潤叔。  

  「潤哥,我兒子回來了,別再玩了……」  

  潤叔這才心有未甘地放開口中的乳頭,把手伸出她的小內褲,手指上還殘留  
媽咪發情的淫汁,對我展示他的傑作:「這是你媽欠人幹的水雞湯,哈……」  

  媽咪只好慌張地把裙子穿好,再把胸罩扣好,以免春光外洩。  

  媽才因剛才的事被撞見而臉紅不已:「你別誤會,我是被他強行抱住,  
不得已才被他欺負,但還是謝謝你的解救。」媽試圖給我解釋著。  

  媽咪看著我直瞧著她姣好的身材打量,玉手給她兩手緊握住,還撫摸著她  
細白的手背,半晌仍不鬆手才說:「志仁...你的手可不可以放開了……」我才回神  
自知失態地鬆了媽的玉手。  

  潤叔見到口的肥肉落了地,不甘地說:「幹,真無采,剛才已摸得她水雞欠  
幹流湯,如果沒有你來,等一下一定可以幹得她爽歪歪!」  

  此時媽招呼客人入座,她自己則坐在我們兩人中間。  

  「志仁,爲何今天突然跑回來找媽呢?」媽問著。  

  媽也同時把茶端給我,我不停打量著媽咪姣美的臉龐與婀娜多姿的身材,用  
手去接杯子,還故意撫摸她的玉手,良久媽才不好意思地伸回來。  

  「志仁,別這樣,你這小鬼真是……」媽羞紅了臉說。  

  「媽,我想問爲何爸的血型是AB,妳的血型是O,會生下O型的我。還有  
爲什幺剛才妳要餵潤叔吸奶呢?」我反問她。  

  媽一時錯愕著,想不到十五年前的醜事依舊難以隱瞞下去,只好支吾地說:  
「你的血型是……O,可能是驗錯了吧!至于潤叔,因爲他路過這裏,他說他生  
病要喝人奶,身體才會更勇猛健壯,我可憐他還沒結婚,才讓他吸我的奶……」  
媽咪試圖解釋著。  

  「吸人奶身體才會更強壯,那我也要吸媽咪的奶,哈……」我抓起她語病。  

  我說:「可是我從新驗過,還是O型啊!妳怎幺說?」  

  媽咪被我一再地追問,才含著淚光說:「這……這叫我怎幺說……都怪潤叔  
啦……」  

  「也不能全怪我啦,木財也有份啊!」  

  在我與老師一再逼問下,潤叔才一手摟住她的細腰,得意地說起十五年前他  
們的風流韻事。  

  那年老爸的前妻由于孤枕難眠,被男人誘拐,離家和男人跑了,留下甫滿週  
歲的大姊。爲了照顧大姊,想再討個老婆照料。  

  當年媽才十八歲,正值花樣年華,村中的流氓與混混,見了她都無不猛吹口  
哨。但由于外婆貪圖爸的高額聘金,于是逼媽嫁給大她二十歲的老爸。  

  他們結婚當天晚上,村中的流氓木財與爸建築工地的工人潤叔,都是二十歲  
出頭的年輕人,剛好同來家中祝賀。  

  木財:「潤仔,老李今天又娶老婆,而且比前妻更幼齒呢,才十八歲長得前  
凸後翹,真可惜嫁給這老頭子真是有夠浪費的。」  

  潤仔:「要不然你要怎樣?人家老闆有錢啊!」  

  木財:「老李有錢,可是我們兩個有過剩的精力啊,他的前妻聽說是因爲他  
兩叁下清潔溜溜,才跟客兄跑了,這個老婆更年輕漂亮,我們今晚去鬧洞房,看  
能不能吃吃她的豆腐。嘿嘿……」  

  潤仔興奮地說:「好啊,不過得先灌醉老李才好下手。」  

  在宴席進行時,兩人狼狽爲奸地勸老爸酒,一邊眼睛也直盯著媽咪豐滿的胸  
部與婀娜的身材垂涎欲滴。  

  木財:「老李,我敬你,恭喜你老牛吃嫩草,娶到這幺水還幼齒的新娘。」  

  爸說:「她叫美玲,今年才十八歲,快給木財哥敬酒啊!」  

  媽咪平時對他們敬而遠之,才拿著酒杯說:「木財哥,我叫美玲,以後請多  
指教。」羞怯地低下頭。  

  木財假裝醉語:「我認識妳啦,本來要追妳起來做某,想不到老李手腳比我  
快,先把妳吃了。」  

  媽咪羞著說:「木財哥,你醉了……」  

  木財便假裝站立不穩,一個踉嗆,身體倒落媽咪的懷中,他的頭也磨著媽豐  
滿的酥胸,兩個眼睛直瞧著她低胸禮服中間的乳溝。媽咪的酥胸一時被這色瞇瞇  
的流氓吃豆腐,也漲紅粉頰說:「木財哥,不要這樣……」  

  老爸:「木財,你喝醉了,別再喝了。」  

  木財起身後,與潤仔使個眼色:「潤仔,換你敬酒了。」  

  潤仔:「老闆,恭喜你娶到這幺水的某,以後老板的事就是我的事。」  

  爸說:「美玲,潤仔是我的得力助手,以後還要他幫忙呢,快敬酒!」  

  媽咪看著粗壯的潤仔說:「潤哥,以後還要你多多辛苦。」  

  潤仔色瞇瞇瞧著媽的胸前乳溝:「老闆娘,以後有什幺吩附盡管說,看我壯  
得像頭牛,不管厝內厝外的工作,我都很會作,連你家的水溝不通,我都能用我  
的大雞……牌的粗棍幫妳通。」  

  媽咪聽得臉紅:「謝謝潤哥,以後人家水溝不通,再麻煩您的粗棍來通。」  

  此時潤仔也如法泡製地,不小心傾倒手中的酒,濺濕她的胸前與私處,便佯  
裝擦乾禮服,用毛手趁機撫摸她的酥胸,然後用手亂摸著媽的大腿與私處,也令  
她粉頰漲得通紅。  

  「對不起,我幫妳擦乾淨。」潤仔說。  

  媽咪的手拉著他說:「不用不用,人家自己來就好了……」  

  酒席散了之後,老爸已成半醉之態,潤仔與木財仍執意進屋再喝。  

  媽咪:「木財哥,潤哥,老李已快醉了,今晚就到此爲止,二位請回吧!」  

  潤仔:「嫂子,春宵一刻值千金,我扶老李進去你們的洞房。」  

  木財也附和:「結婚也要讓人鬧洞房啊!我們鬧完洞房就回家睡覺。」  

  媽咪制止不了二人的胡鬧行爲,便讓潤叔和木財扶著老爸進入洞房,木財也  
把酒拿入臥室。  

  正好大伯父經過房門:「木財,老李快醉了,你們也該回去了。」  

  木財:「我們鬧完洞房就回去了,而且老李憨厚老實,才會讓老婆跟人家跑  
了,我順便教他怎幺把女人弄得服服貼貼,才不會再去討客兄。」  

  大伯:「對啦,你們常常在玩女人,順便教他怎幺把老婆顧好才不會跟人跑  
了,你們的經驗豐富,對他這個幼齒的老婆就手下留情,可別把她誘拐去了。」  

  木財:「放心,我們只想『幹幹』漂亮的新娘子,不對不對,看看新娘子而  
已啦。」  

  大伯先行就寢後,木財順手把房門鎖上。  

  只見老爸和潤仔還坐在床邊劃拳喝酒。  

  潤仔:「老李,今晚真高興能和你喝酒,你輸了,是男人就乾了吧!」  

  木財看著嬌豔欲滴的媽咪,穿著一件更性感的低胸,開叉及腰的紅色禮服,  
端坐在梳妝台前,兩眼直瞧著她開叉中間露出的雪白玉腿。  

  「光喝酒沒意思,要來點余興節目,才像鬧洞房啊!」  

  老爸漸有醉意:「木……財……那那……你們……要怎幺鬧洞房?」  

  木財看了媽一眼,淫邪說著:「很簡單,如果你劃拳輸了叁次,嫂子就要脫  
一件衣服。」  

  老爸:「那如果你們輸了呢?」  

  木財:「那就我和潤仔各脫一件,給嫂子看個夠,哈……」  

  媽咪爲此荒唐提議羞紅不已:「不行,人家會不好意思的,不要……」  

  老爸勸說:「美玲,沒關係啦,我劃拳一定贏的,今天難得他們兩個留下陪  
我喝酒,妳就別掃人家興嘛!」  


北港香爐任人插(叁)  

**********************************************************************  

  木財設好如此色情陷井,爛醉的老爸正一步步地陷下去。潤仔與木財也看著  
秀色可餐的媽咪,內心暗爽地打量著她。  

  不顧媽咪的反對,老爸已經和捲起衣袖的潤仔劃了第一拳,幸好老爸拔得頭  
籌,媽咪的心放下一些,但羞于看著木財與潤仔正在脫外衣呢。  

  「美玲,妳看我劃拳厲害吧,今天一定叫他們輸得脫光光!」爸得意地說。  

  但可惜好景不常,第二拳老爸卻輸了,媽咪的臉色開始慌張無措。  

  「老李,該你老婆脫衣服了吧,哈……」木財淫笑說著。  

  老爸醉意正濃,也支支吾吾說:「美玲,妳……可不可以……脫一件……下  
來,下次我一定贏……」  

  「不行,人家會害羞啦……不要……」媽咪兩手無措地緊握,擱在自己的下  
體中間,彷彿告訴人家『此地無銀叁百兩』地扭著豐臀。  

  木財知道女性的矜持,便把心一橫地走向媽咪,並且從後面摟住她的嬌軀:  
「小寶貝,脫下來讓我們哥倆欣賞一下就好,我們不會說出去的。」說著他已用  
力剝下媽咪的低胸禮服,直褪到她的細腰處。  

  「好了,先脫上半身,木財。」老爸無奈制止著。  

  木財看著媽咪露出皮膚色的蕾絲胸罩,裏面的兩個豐乳,幾乎快把乳罩撐破  
地堅挺,不禁嚥了快滴下的口水說:  

  「妳的奶子還真大,奶罩都快撐破了,妳的叁圍是多少?要不要我買件新的  
奶罩送妳?」  

  媽咪一時給木財這高大結實的流氓摟得緊緊的,耳盼有他挑逗地吹著氣,竟  
令她一時芳心大亂,彷彿忘了他是個地痞無賴地減緩抗拒。  

  「討厭,人家才不要你送的奶罩,人家的那個是36,24,36啦……」  

  再接下來老爸終于又勝了潤仔一拳。潤仔輸了拳也歡喜著說:「還是老板厲  
害,木財,該我們脫了。」  

  潤仔和木財看不到輸拳的失望,反而更得意地向羞紅粉頰的媽咪展示他們種  
牛的體格,當他們各自脫下內衣時,潤仔由于當建築工,皮膚曬得又粗又黑,上  
半身體格卻成倒叁角形地健壯如牛;木財則顯出流氓的標記,露出他環繞著上半  
身、深藍色的龍鳳刺青,讓媽咪看得心底小鹿亂撞,粉頰更顯暈紅。  

  潤仔:「嫂子,我體格壯得像頭牛吧?房間內再粗重的工作我都會作哦!」  

  木財:「新娘子,我身上這對龍鳳,妳喜不喜歡?喜歡的話,等一下我們再  
來龍鳳配。」  

  媽咪對于兩人葷色言詞的調情,忍不住嗔道:「潤仔,房間內粗重的工作,  
才不要你作呢!木財,人家已經是有夫之婦,才不要和你這流氓龍鳳配呢!」  

  老爸由于意識漸糢湖,對兩人正開始言語挑逗媽咪,也未設下心防,仍兀自  
與潤仔劃著拳,可惜他又輸了……  

  「哈哈……我要看看新娘子的叁角褲什幺顔色了。」潤仔說。  

  「水新娘啊,讓哥哥看看妳的小叁角褲。哦!看到妳的內褲這幺性感,我的  
懶教已經硬起來了!」  

  木財已迫不及待地剝下媽咪整件的連身晚禮服,也讓她全身雪白細緻,婀娜  
苗條的肌膚,都給這兩個色狼視姦著。只好害羞地用手遮住身上僅剩的胸罩與內  
褲部位。  

  潤仔:「嫂子,別用手遮住嘛!我想看看妳性感的叁角褲嘛!」  

  木財也用手架開媽咪遮住私處的手,讓潤仔瞪大眼睛,直瞧著她玲珑白皙的  
身材,還有她下體那件紅色的小內褲,半透明的絲質,隱約可見她濃密的陰毛。  

  潤仔:「真好看。老李你老婆的叁角褲真性感,又小又薄的,還可以看到一  
撮黑黑的水雞毛,哈……」媽咪也因下體的私處,正給潤仔直瞧著而羞紅著。  

  「別看了,潤仔,再來再來,這次非贏你不可!」老爸爲化解老婆被看身體  
的尴尬說著。  

  終于潤仔又輸了一拳,兩人只好脫下外褲,全身只著一件子彈型內褲。  

  潤仔:「嫂子,妳看我的內褲又脹又凸,裏面這根,等一下妳看了一定很滿  
意。」  

  媽咪看了一眼潤仔膨脹撐起的黑色內褲,想像他胯下之物必然不小,加上木  
財高高凸起的紅色內褲,正頂著自己豐美的臀肉,下意識的掙紮,反而讓自己高  
翹的美臀隨著她扭動細腰,而有意無意地磨蹭木財,勃起漸硬的肉棒。  

  木財:「哦,新娘子,妳的屁股真會扭,扭得我爛鳥好爽哦,再來,再來畫  
圈圈,哦……真爽!」  

  媽咪想不到自己掙紮的扭動,反而讓自己的肉體與木財更親密地接觸,木財  
食髓知味,也把手攬緊她的腰間,扭動她的美臀,畫圓圈地磨蹭著自己勃脹不已  
的陰莖。  

  媽咪的臀部一時被木財摟緊,正被他高高凸起的肉棒,旋轉地磨弄豐臀,也  
害羞不已地求饒:「不要……不要這樣啦……木財哥……啊……別再磨了……別  
再畫圈圈了。」  

  老爸看著木財正緊緊摟著媽咪,磨弄她的性感美臀,振作精神說:「我老婆  
的身體,你們也看過了,再劃下去,她會被你們看光了,別玩了。」  

  木財又提議:「那就改玩遊戲好了,如果你輸了,你老婆要陪我跳舞,如果  
潤仔輸了,我讓新娘當馬騎。」  

  老爸被潤仔灌著酒,再度劃起拳來,可惜他又輸了。  

  媽咪羞著說:「人家不會跳啦,別玩了……木財哥。」  

  木財已色急地正面摟著媽咪的細腰,她只好頭低低的,雙手輕輕搭在他的厚  
實肩膀上,看著他一身流氓的刺青,和結實健壯的胸肌,雙腿夾得緊緊的害羞不  
已。  

  木財:「小美人,不會跳沒關係,把哥哥摟緊一點就好。」  

  媽咪第一次全身清涼只著內衣亵褲,被一個高大的流氓緊緊摟住,胸部也密  
實地貼著他健碩的胸膛,下體夾緊的叁角洲也被木財勃起高凸的雞巴,有時重有  
時輕的磨擦著。加上木財高明的調情技巧,那支毛手也不時被著老爸,偷偷愛撫  
著媽咪肥美的臀部,令她漸被這調情高手摸弄得閉目沉吟,忘了向老公告狀木財  
的猥亵。  

  「美玲,這樣摟著妳跳舞,舒不舒服?」木財在她耳畔說。  

  「討厭,你的手還亂摸人家的屁屁,啊……人家全身都給你這壞壞的流氓抱  
住,還有你下面的壞東西磨得人家好癢哦……羞死人了……」媽咪不禁低頭細聲  
說著。  

  潤仔和老爸一時被兩人傾傾我我的曼妙舞姿吸引,忘了劃拳,老爸醉意甚濃  
說:「木財,我老婆的身材好不好?你摟得爽不爽?」  

  「嫂子的身材前凸後翹,摟起來真爽,連我的懶教都被她的水雞磨得硬起來  
了,嫂子的叁角褲也被我的大支懶教磨得漸漸濕了,哈……」  

  老爸爲轉移老婆正被木財佔便宜的難堪,再找潤仔劃拳:「潤仔,再來,要  
讓你們脫光衣服回家!」  

  接下來這一拳老爸又輸了,幾杯黃湯下肚,漸漸意識不清、亂了方寸。  

  木財也得寸進尺說:「舞也跳了,再來讓我這專門幹女人的流氓,來教你們  
夫妻幾招作愛的姿勢。你就張大眼看吧,如何才能把新娘子幹得爽歪歪,免得又  
跟男人跑了,哈……」  


北港香爐任人插(四)  

  媽咪一聽木財要和她示範性愛姿勢,不禁羞紅了臉龐,半晌才說:「討厭,  
木財哥,在人家老公面前教人家怎幺作愛?羞死人了!」  

  潤仔催促著:「快做快做,我和老李等著看流氓幹新娘呢,哈……」  

  此時木財已抱起媽咪的嬌軀,走向床沿,將它她平放在床上。  

  「老李、潤仔,你們在一旁看精彩的床戲吧!」  

  媽咪害羞地不敢看爛醉的老爸,但夾緊的雙腿卻已被木財強行張開,露出那  
件半透明的小內褲,隱約可見她一撮濃密的陰毛,木財邊用手搓著自己勃脹的內  
褲說:  

  「先讓我的子彈內褲把妳的小叁角褲磨得舒爽,才能把妳的水雞磨得流湯兼  
出汁,等一下我的大懶教才能幹得妳水雞又深又爽,哈……」  

  媽咪只好害羞著說:「你的內褲好脹,你的東西好壞哦……」  

  木財已隔著內褲用勃起的陰莖來回搓弄她的淫癢肉穴:「老李,這是普通人  
的姿勢,快看嫂子的下面被我的大懶教磨得爽歪歪的,如果讓女人把大腿勾緊男  
人的下體,她的水雞就會被幹得更深,寶貝,快勾緊我的屁股。」  

  說著,他已命媽咪把大腿緊緊勾住他的狗公腰,只見木財粗賬的黑色內褲緊  
緊壓住媽咪性感的小內褲來回搓弄著,還發出兩人陰毛磨擦的「嗤嗤」聲。  

  「小寶貝,抱我緊一點,這樣我的東西才能把妳的水雞磨得流湯。」  

  說著,木財已整個人壓在媽咪的玉體上,並叫她雙手摟住他粗壯的背部。媽  
的嬌軀第一次和男人粗壯的肉體緊密接觸,加上下體的叁角地帶已被他勃起的肉  
棒壓得喘不過來,穴內的愛液也如脫缰之馬,汨汨奔流而出……雙手只好輕輕摟  
著木財,眼神羞得不敢見人。  

  另一方面,潤仔也加緊灌醉老爸的腳步:「來,老李再喝一杯!」  

  「不行,我要醉了,不能再喝了……」老爸已不勝酒力。  

  「再一杯就好,老李,這一杯乾了,我和木財就回家了。」  

  老爸禁不住潤仔的勸酒,最後一杯黃湯下肚,已醉得不省人事,潤仔把他扶  
起來放在沙發上。  

  「老李,你乖乖躺在旁邊,別妨礙我們和你老婆親熱,哈……」潤仔似大功  
告成淫笑著。  

  木財:「潤仔,老李搞定了沒?」  

  「搞定了,這一醉起碼讓他睡到天亮,夠我們和新娘子玩通宵的,哈……」  
潤仔得意說著。  

  媽咪見老爸已醉倒一旁,不禁心慌起來,真怕玩火自焚,被這兩個色狼給欺  
負,而且新婚之夜,就算她喊救命,鄰居都會以爲洞房之夜在爲處女開苞而置之  
不理。  

  「木財哥,我老公已經醉了,今晚就玩到這裏爲止,兩位請回去吧!」  

  木財:「小寶貝,妳老公才剛醉倒,現在好戲才剛要上場,沒有老公在場監  
視,妳可以表現得更淫蕩,被哥哥玩爽時可以大聲叫床,哈……」  

  潤仔:「木財讓你賺到了,先把這處女開苞,把她又緊又小的水雞洞撐開一  
點,等一下才能讓我又粗又大的的家夥插爽她的陰溝,哈……」  

  「潤仔,你先在旁邊監視老李,先看看我和新娘子合演的A片,哈……」  

  媽咪聽著兩人的邪淫計謀,放下她摟緊的雙手與勾住的粉腿,無助地掙紮求  
救著:「快放開我,木財哥,人家已經有老公了……快饒了人家吧!」  

  木財:「妳那沒路用的老公已經醉了,今晚妳會很空虛寂寞,就讓我和潤仔  
陪妳度過洞房花燭夜,保證妳高潮不斷,叫床連連,哈……讓哥哥親一下。」  

  說著,木財已霸王硬上弓地壓住她掙紮的手,快流出口水的嘴巴湊上去就要  
親吻她的櫻唇,媽咪求救的芳唇一張開,正好給他的嘴巴整個蓋住,一時求救聲  
不聞,只有木財的舌頭不斷挑逗她的舌尖,也挑動她少女懷春的情愫。隨著木財  
技巧地舌頭挑弄,媽的舌尖也不聽話似地漸漸和木財勾搭起來,掙紮本屬無益,  
只好被動地配合以自保。兩人的舌頭深吻了五分鍾,媽咪更顯嬌羞暈紅,木財見  
她已不再抵抗,也騰出手來慢慢愛撫她豐滿的酥胸。  

  「對嘛,乖乖聽話,我可是本村的大只流氓,我想幹的女人,有誰逃得出手  
掌心,讓哥哥好好惜一個……」木財恩威並施地說。  

  「你好壞哦!親得人家好羞……」媽咪偷瞧著呼呼大睡的爸一眼,嬌羞地說  
道。  

  接著木財也露出種豬本色,大膽地撩起她性感的蕾絲胸罩,露出兩個堅挺圓  
潤的玉乳,他不禁舔濕一下嘴唇,嚥了口口水說道:妳的奶子還真大,讓我摸個  
爽,哈……」  

  木財的毛手已抓住媽的雙乳,開始輕重有序地愛撫,有時技巧地搓揉,有時  
性虐地擠弄,也弄得她春心蕩漾不已,不好意思叫春,只好嗯嗯啊啊悶聲低吟,  
身體卻不自主地扭動,雙腿也時開時合地顫抖著。  

  木財看著她勃起的粉紅色乳頭垂涎著道:「小騷貨,我要吸妳的奶子,爽死  
妳……」  

  「羞死人了,給你這大流氓吸人家的奶……」媽咪說。  

  木財的嘴巴已含住她的乳暈,開始鼓動雙頰吸吮她的乳房,先用舌頭舔弄她  
勃起的乳頭,整個乳暈含住用力吸吮,不時發出啧啧的吸吮聲。連雙頰都吸得深  
凹下陷,也吸得她忍不住雙手輕摟他的頭來吸乳。  

  「流氓哥哥,你吸得太用力了,人家的奶是要給小孩子吸的……」  

  「小孩子吸奶,乳房會變形的,以後小孩喝牛奶,妳的人奶就由我和潤仔輪  
流來吸好了,哈……」  

  吸完乳汁後,木財的毛手已漸漸伸向她夾緊的叁角洲,先摸到她那件性感的  
小叁角褲。  

  「妳的內褲真小真騷,穿這幺性感的叁角褲是要勾引客兄的。對不對啊?」  

  「亂說,人家才沒有勾引……今晚是洞房夜,要穿給老李看的,想不到被你  
們兩個色狼先看到真是羞死人了……」媽咪羞道。  

  木財已用手指在她的內褲上四處撫弄撩撥,也弄得她雙腿夾緊地抖動,穴心  
有些癢癢的,不好明著說,只好低聲求饒:「你好壞,壞流氓,你的手摸得人家  
下面好癢,別再摸了,人家那裏會癢……」  

  「這樣搓妳的小水雞,癢不癢?等妳的水雞湯流多一點,哥哥再用大支懶教  
插進去幫妳止癢。」  

  媽咪聽著他調情的淫詞嗔道:「討厭,你又亂說,人家不說了……」  

  木財見媽的內褲已漸濕潤,便伸手進入她的叁角褲內,先摸到一撮濃密鹹濕  
的陰毛:「妳的水雞毛還真長,水雞也在出汁了……」  

  他的手指找到媽的陰道口,便慢慢深入她狹窄的陰道內戳弄,也戳得她淫液  
逐漸氾濫。  

  「好緊的水雞,還是處女的最緊……」  

  「啊……你的手指真壞,挖得人家好癢,啊……你又在摸人家那裏,啊……  
好癢……」  

  「小騷貨,這是女人家的陰蒂,只要被我揉爽,包妳水雞淫癢又欠幹,哈哈  
哈……」  

  木財也用大拇指揉捏她的陰蒂,令她陰道內的淫癢更加劇,水雞湯也不聽話  
地汨汨滲出,好像已作好潤滑準備,迎接木財胯下那根巨大的入幕之賓,連玉手  
也緊緊抓住木財。  

  「不要再摸了……人家會受不了……」媽咪求饒著。  

  「別害羞了,嫂子,妳的水雞已癢得欠幹出汁了,快把我的爛鳥搓硬,等一  
下才能幫妳欠幹的水雞止癢。乖,快摸哥哥的下面。」說著,他已牽著媽的手去  
撫弄他撐賬的內褲。  

  媽咪的手一摸上他高凸的下體羞著說:「你的東西好大,好可怕……」  

  但隨著木財的愛撫她陰溝肉壁,也令她漸漸抛開矜持,春情早已勃發,下體  
已泛著春水,似有要求與男根交合之意,不知恥的手也漸大膽地撫弄他的陽物,  
好像希望它能變得又粗又硬,狠狠插進去幫水雞妹妹止癢。  

  「隔著內褲,挖不到妳的水雞底。」木財說。  

  接著他已把媽咪的胸罩與亵褲一起剝下,令她全身光溜溜地,玉體橫陳在他  
眼前,只好害羞地用手遮住下體,木財也順勢脫下自己的內褲,露出一根約二十  
多公分長的大肉棒。  

  「怎樣,我這根家夥夠長吧,是不是比妳老公還長?」  

  「討厭,人家不知道啦!」媽咪偷瞄一眼嗔道。  

  「潤仔,她不知道我的東西有沒有比新郎還長,你把新郎的褲子脫下,讓新  
娘看看我的懶教是不是比新郎還粗還長?」木財說。  

  潤仔也用力脫下老爸的褲子,露出他尿脹勃起的陰莖,約只有十五公分長。  
媽咪看了一眼老爸又短又細的小陰莖,再看到木財那根青筋怒爆,又粗又長的大  
肉棒才羞著說:  

  「木財哥,你好壞哦!還取笑人家老公的東西短,還用你的壞東西向人家炫  
燿,羞死人了。」  


北港香爐任人插(五)  

  木財露出巨大的肉屌,向媽咪炫耀說著:「小寶貝,這根大懶教,妳滿不滿  
意啊?以後如果老公幹得妳不夠爽,我會常常來幹得妳又深又爽的。哈……快來  
幫我老二吸硬。」  

  接著兩人已成六九姿勢,互相吸舔對方的性器。媽咪起初礙于矜持不敢吸,  
但由于木財用力地吸弄她的陰蒂肉壁,也令她不得不順從下口想被雞巴插入的心  
意,慢慢抛開羞恥心,開始吸吮著木財昂揚硬挺的肉棒。  

  「哦……好爽,妳真會吹喇叭,不輸那些欠幹的妓女哦,順便再含我的大懶  
葩。」木財命令著。  

  媽咪也聽命地含住他的兩個大睾丸,整顆含在嘴裏吸舔著,木財的陰莖似受  
到鼓舞也變得更堅挺怒脹。媽咪的陰道內由于手指挖不到深處,加上陰蒂在他的  
揉捏下,早已令她水雞穴內淫癢難耐,愛液延綿不斷滲出,有些還給木財當寶似  
地吞入肚中。  

  「妳這處女的水雞湯真好喝,鹹鹹的真好喝。」  

  媽咪:「啊……木財哥……你吸得太用力了……人家的小雞又在流湯了……  
好癢……別吸了……」  

  「水雞內會癢吧,想不想被我的大雞巴插進去止癢啊?」木財問著。  

  「啊……人家要嘛……人家要你的東西來止癢……別再吸了……」  

  「快說,妳的水雞欠流氓幹,妳的水雞欠木財哥幹,我再好好幫妳的水雞止  
癢。」木財要脅媽說出淫詞以助興。  

  「啊……別吸了,人家受不了……我說……我說……人家的水雞欠流氓……  
幹……人家的水雞……欠木財哥……幹……」  

  說完媽咪的臉已羞得無地自容,想不到會在這個地痞流氓面前,說自己欠流  
氓幹。看著牆上她與老爸的結婚照,想到自己此刻正光溜溜躺在流氓懷裏,還主  
動要與流氓交配,不禁令她羞慚暈紅著。  

  木財聽了媽咪的叫春後,也忍不住色慾誘惑,想來與她辦正經事了,他已把  
媽的玉體放平仰躺,用力分開她夾緊的粉腿,露出那早已淫汁泛濫的陰道口,撥  
開兩片粉紅的陰唇,先用大龜頭在她陰蒂豆子上來回戳弄,也令她再度求饒:  

  「啊……木財哥……別再磨人家的豆豆了……人家好癢……人家要嘛……」  

  木財淫笑:「磨妳的豆子,妳的水雞才會流出豆漿啊……哈……先把妳的陰  
蒂戳爽,妳的水雞才會更癢更欠幹。快說妳的水雞欠人幹,欠色狼操,想被木財  
哥幹得爽死。哈……」  

  媽咪:「啊……別再弄了,人家快受不了……人家快癢死了……好嘛,我說  
我說……人家的水雞欠人……幹……欠色狼……操……人家想被木財哥幹……幹  
得……爽死……」  

  媽咪又說了更淫穢之詞,也助長木財的性慾氣燄,說完木財便把龜頭頂在她  
陰道口,準備幫媽咪這處女穴開苞。  

  「哈……幹死妳這新娘子……」  

  說完木財的屁股向下一沉,大雞巴已「滋」一聲塞入了她緊密的處女穴,也  
令她大叫:「啊……你的東西好大……好粗……人家的水雞快被你撐破了……好  
痛……」  

  「別怕……等一下就不痛了……我幹到妳的處女膜了……幹死妳……」木財  
沖刺著。  

  說完木財已用力一頂,大雞巴已深深插入媽咪的陰道深處,狠狠幹破她未經  
人道的處女膜。  

  「啊……好痛……快拔出來……人家不要玩了……」媽咪叫痛著。  

  「水新娘啊……等一下就不痛了,等一下我會玩得妳爽歪歪的。」  

  「啊……這下好用力……啊……這下插到人家水雞底了……這下插到人家心  
口了……」  

  經過木財了幾十下的抽插,媽咪的叫痛聲,也漸漸被她水雞被幹爽時發出的  
叫床聲取代。當潤叔說到媽咪窄小的處女膜已被木財幹破時,只見媽咪臉上泛著  
少女的暈紅,羞怯地低下頭,但潤叔卻已亢奮得下體膨脹高舉,連一旁虎視耽耽  
的老師也兩眼直盯著她豐滿乳罩間的乳溝直瞧著,差點沒流下色豬的口水。  

  潤叔摟著她細腰的手,也漸不安份地伸入她的內衣,偷偷愛撫著她衣內的胸  
罩與乳溝。  

  「不要啦……潤哥……小孩子在看。」媽咪害羞地嬌嗔。  

  我聽了媽咪這段新娘被流氓強姦的豔事,也忍不住性慾的沖動,那只毛手  
已忍不住撫摸她修長白皙的大腿。  

  「別這樣嘛,志仁……不要啦……」媽咪瞄了我一眼說。  

  我也試圖化解尴尬地說:「潤叔,那接下來呢?您繼續說吧!」  

  潤叔:「接下來就是木財幹完你媽,再輪到我幹你媽啊……這個啊……用說  
的較麻煩啦!」  

  老師接著話尾說:「對啦,用說的志仁還是不懂,就用演的好了。」  

  媽咪驚惶無措:「不行,這種事哪能重演呢,你們別欺負人家了……」  

  見機不可失:「潤仔,你剛才正好想幹她時,卻被我撞見,現在就讓  
你們姦夫淫婦再好好幹個爽快,順便也讓我看看媽以前被姦的情形。  
我想看男人和女人怎幺交配的?」  

  青少年的我對于性事本屬好奇,有時半夜偷聽到爸媽房內的伸吟聲,卻不知  
所以:「我是想知道男人和女人怎幺交配的,就是……現在……」  

  聽見我想看:「對啦,志仁以後也要結婚生小孩,今天就讓潤叔  
一邊幹你媽,我一邊教你好了。」  

  說著他也更大膽地把手伸入媽咪的窄裙內,開始撩撥挑逗她性感的內褲,媽  
只好一手按住裙子,一手無力推著他的毛手。  

  「不要啦……不要這樣……啊啊……志仁會看到……」  

  另一方面潤叔也欲罷不能地撩起媽咪的上衣,露出她粉紅色的蕾絲胸罩,  

  「哇……媽~妳的奶罩真大,乳房一定很豐滿……」我讚美著她。  

  媽咪只好放開我的手,去遮住上身清涼的酥胸,潤仔卻用力拉開她的手。  

  「別害羞,小寶貝,又不是第一次,來……讓哥哥把妳的奶子摸爽,順便讓  
妳兒子看看他媽的兩個奶子有多大。哈……」  

  潤叔索性撩起她的胸罩,立刻跳出兩個圓潤堅挺的乳峰,乳暈仍呈粉紅,乳  
頭也慢慢挺立出來見客。  

  我看得目不轉睛:「真是個波霸,難怪潤仔這幺喜歡吸妳的奶。」  

  媽被調侃後,臉頰再次暈紅起來。潤仔已用雙手來回搓揉著她豐滿的乳  
房,有時溫柔地撫弄乳暈,有時性虐地捏弄乳頭,也令她顧不得兒子在旁看戲的  
羞恥,慢慢放棄抵抗,被愛撫得酥爽不已時才低聲呻吟:  

  「啊……潤哥……你摸得人家乳房……好用力哦……別這樣……人家會不好  
意思的……」  

  潤叔:「志仁,你媽的奶子被男人按摩得夠爽,乳房就會更堅挺豐滿。如果  
以後你老婆對奶子不滿意,就讓潤叔來幫她按摩胸部,就會更堅挺豐滿。」  

  我不知所以地說:「哦,我知道了,以後如果我老婆有這方面的需要,再請  
潤叔好好滿足她。」  

  潤叔見我年幼可欺,便大膽地撩起媽的窄裙,露出她粉紅色的小叁角褲,半  
透明的絲質,隱約可見她一撮濃密的陰毛。  

  潤叔見我張大眼直瞧著媽咪的私處,便淫笑說:「志仁,讓你看個夠,你媽  
的內褲又小又騷,就是要來勾引男人的。」  

  媽咪:「志仁,別聽他亂說,這件內褲是潤叔送我……」  

  媽咪一時心急,反而抖出她與潤叔親密的關係,一時羞紅了臉說不下去。  

  我說:「改天我也送一件更性感的叁角褲給媽,好不好?」  

  「死相,人家才不要呢!」媽咪嬌羞地看著我嗔道。  

  接著我看著媽的風情萬種,騷勁蕩漾,也忍不住用力搓揉她陰部的內褲,  
令她水雞有些淫癢,穴內的愛液也不聽話地尿濕了小內褲。  

  「別摸了志仁……人家下面會癢……。」  

  我色急地伸入她半濕的內褲,先摸上她濃密濕潤的陰毛
潤叔:「志仁,你媽的水雞毛又多又長,可見她性慾很強,水雞很欠男人的雞巴幹。」  

  我說:「可是……每晚我爸都和媽一起睡覺啊!」  

  我又說:「可能爸東西太小太短,而且幹不了叁分鍾,是不能幹爽媽這欠人幹  
的水雞的。最好是讓潤仔或牛郎乾脆也算我一份,用又長又粗的雞巴每天輪流幹她,才能  
幹得她爽死!」  

  媽咪聽了我說著淫詞,不敢和我解釋,任由我把手指插入她的陰道內,  
開始技巧地戳弄她夾緊的陰溝肉壁。  

  「啊……不要……志仁……你的手指好壞……挖得人家下面好難受……」  

  潤仔:「志仁,女人的水雞要是被挖得流出水雞湯,就表示她水雞已經又癢  
又欠幹,陰道已經作好潤滑,隨時渴望男人的大爛鳥插進去,幹爽她水雞內的癢  
處。還有,女人雖然說不要,其實口是心非,她是想被強姦又不好意思說。」  

  媽見懷春心事已被潤仔看穿,只好紅著臉說:「不要再挖了……志仁,人家  
會受不了……而且在客廳作這種事……人家會不好意思……」  

  我看見媽咪春情蕩漾的騷勁,就像頭髮情的母豬,正渴望被豬哥打種,只是  
在客廳較羞怯。  

  「好,那我們就把潤仔這只豬哥和妳這只欠幹的豬母送入豬圈,讓大豬哥來  
幫妳打種好了。我可以看到當年媽和潤仔的洞房花燭夜,怎幺幹得床搖  
地動的。哈……」  

  說著我才抽出媽咪內褲的手指,上面還滴著她發情的淫液,媽也害羞地整  
理一下半脫的胸罩,再把裙子拉好。潤仔卻已色急地抱起媽的嬌軀,只見媽像新  
娘子被抱入洞房的嬌羞不已,把臉輕靠在潤叔健壯粗黑的胸膛。  

  看著潤叔抱起媽咪走向主臥室,也向我說:「志仁,你媽像新娘子被抱  
入洞房了,快來去看現場表演的A片吧,女主角就是你媽。哈……」  

  進入臥室後,媽咪害羞地端坐床沿,我便坐在一旁沙發上觀看,  
我又說:「潤仔,快牽新娘子起來跳舞啊,像當年你們怎幺玩她的情形,再玩一遍  
給我們看啊!」  

  媽咪:「討厭,志仁……你好壞……還要再看人家以前的醜事……真羞死人  
了……」  

  潤仔:「別害羞,寶貝,我已經好久沒抱妳了,讓我抱抱……」  

  說著潤叔已牽著媽的手,慢慢摟住她的蜂腰與豐臀,兩人愈摟愈緊地跳著擁  
舞。此時我邊欣賞著,一時忍不住上前去,色急地脫下媽咪的上衣與短裙,令  
她全身清涼,只著奶罩與內褲,全身雪白細緻的胴體,幾乎都給我和潤仔直瞧  
著。  

  潤仔也馬上脫下外衣長褲,露出他建築版模工人,粗黑健碩的體格,還有下  
體黑色的子彈內褲,裏面鼓鼓脹脹的,想必那東西亦非等閑。  

  我:「對啦,兩人都脫得只賸內褲,這樣跳舞,摟起來較爽啦,潤仔,對  
不對啊?」  

  潤仔和我交換一個邪惡的淫笑後,便開始摟著苗條軀線的媽咪跳著擁舞。  
媽咪露出全身光滑白皙的胴體,還有類似壺蘆型36,24,36的叁圍,全身  
被潤叔緊緊摟住跳著黏舞,他的手也不安份地愛撫她豐美的臀部,有時也性虐地  
用力抱緊她的下體,來磨擦他勃起賬大的內褲。那根大屌也在媽咪性感內褲的磨  
蹭下,顯得更加雄壯威武,把他的內褲撐得又高又凸,兩人的性器正隔著薄薄的  
內褲親熱地接吻著。  

  「小寶貝,這下磨得妳水雞爽不爽?」  

  「討厭,你的東西又變大了,磨得人家叁角褲都濕了……」  

  潤叔嫌媽咪的胸罩礙事,也伸手解開她胸罩扣子,露出她兩個又白嫩又堅挺  
的乳峰,然後讓她的兩個豐乳磨蹭他粗黑的胸膛。  

  「讓妳的兩個奶子磨啊磨……真爽啊……」  

  「潤哥,你真壞,摟得人家這幺緊,人家的奶子快被你壓得變形了……人家  
咪咪好癢呢……」  

  「好癢,讓我吸一吸妳的奶子就不會癢了。」  

  潤叔已把嘴湊上媽挺立的乳峰,開始吸吮她的乳頭,媽咪只好害羞地抱住他  
的頭,閉目享受著被他吸乳的快感。  

  「壞孩子,這幺用力吸人家的奶,唉呦……你的舌頭轉啊轉,舔得人家乳頭  
好酥好麻……」  

  我:「媽你的奶子真大,要是能讓我吸一口就好了。」  

  我故意道:「潤叔已經是大人,爲何還要吸媽咪的奶呢?」  

  潤叔:「女人的奶子除了餵小孩,最重要是讓男人吸,她乳房才會更豐滿堅  
挺,才會分泌更多乳汁。以後如果你老婆的乳汁不夠,或是她希'望乳房更豐滿,  
就找我來幫她吸奶,保證她奶汁多得要分鄰居喝,奶子更大更挺,對房事更有  
性趣,也更欠男人幹哦!」  

  我假裝不明,半晌才說:「哦,我知道了,如果以後她想乳房更豐滿多汁,  
或是欠男人幹時,再請潤叔來幫她隆乳吧!」  

  老師望著不甚明了的我說:「對啦,孺子可教也,以後你老婆想隆乳或在發  
情思春,欠男人幹時,就來找我,讓潤叔弄得她奶子更大更挺,把她欠人幹的水  
雞幹得爽死!」  


北港香爐任人插(六)  

  兩人相擁跳完熱舞後,潤叔已把媽咪抱上床去。  

  我說:「再來潤叔是和媽咪指導性愛姿勢吧!」  

  媽咪:「志仁,你又作弄人家……」  

  潤叔也慢慢分開媽咪夾緊的大腿,露出她半濕的叁角褲:「寶貝,我們來示  
範一次相幹的姿勢,教妳兒子以後怎幺幹女人。」  

  潤叔:「志仁,注意看,你媽要和潤叔表演男女交配的姿勢。」  

  我說:「不是都一樣男上女下嗎?有何差別?」  

  潤叔:「當然有差別,有的幹得水雞較深,有的幹得女人又羞又爽,有的適  
合幹進女人水雞射精,才能幹得女人大肚子,等一下你就會看到,別急。」  

  只見潤叔摸摸媽咪的小內褲,慢慢把自己凹凸脹大的下體,壓在她半濕的陰  
部,開始上下前後磨弄她的私處,胸前兩個巨乳也隨著他的磨弄而四處晃蕩正好  
給潤叔一手一個抓住她豐滿的乳峰搓揉把玩著。  

  「啊……你的東西磨得人家好難受……潤哥……別磨了,你的手好壞哦……  
人家奶子會變型了……」  

  「不要磨了,妳的水雞想被我幹了嗎。哈……」  

  「討厭,才沒有呢……人家只是有點癢……」  

  接著潤叔已側躺在她旁邊,一手摟著她,一手則伸向她淫癢欠幹的私處愛撫  
著,媽咪只好小鳥依人地蜷縮在他健碩的胸前,下體的叁角褲也被他的毛手搓得  
淫水泛濫,小穴內的空虛淫癢急速加劇,連夾緊的雙腿也輕輕抖動著。  

  我淫笑著:「人家說,女抖賤,媽的水雞已經被挖得欠幹流湯,大腿抖來  
抖去,真是有夠下賤的婊子!」  

  潤叔得意地露出淫笑:「志仁,你媽的水雞已經欠幹流湯了,連叁角褲都濕  
了!」  

  我說:「潤仔,快把她的叁角褲脫下來,讓我們欣賞她沾滿淫水的內褲。」  

  潤叔也用力脫下媽咪全身僅剩的內褲,丟過來正好讓我接著,真是件又性感  
又濕透的叁角褲,馬上色急地欣賞起來。  

  「媽都是穿潤仔送給她的內褲,改天我再送件更性感的叁角褲給她穿,好  
讓她更風騷,才能勾引更多男人強姦她。」  

  潤叔:「志仁,你媽已經忍不住了,開始在搓我的懶教了。」  

  「討厭,潤哥……你別笑人家,在兒子面前這樣……」媽咪羞道。  

  潤叔爲了方便媽咪愛撫他肉棒,也脫下那件緊繃的子彈內褲,跳出一根粗黑  
硬挺、青筋怒爆的大雞巴。  

  「這根有沒有比妳老公長?快說給妳兒子聽。」  

  媽咪起初羞而不答,但在潤叔強而有力地戳弄私處下,也令她慢慢抛開了矜  
持:「啊……人家不好意思說……啊……別插了……」  

  我等著看媽咪怎幺說下去,但潤叔的毛手卻更快速地戳弄她下體。  

  「啊……別再插進去,人家的水雞好癢……啊……我說,我說……你的東西  
比我老公還……長……你的東西比我老公還……粗……討厭……」  

  潤叔:「志仁,你媽說潤叔的雞巴比你爸的還粗還長,表示女人需要男人的  
雞巴又粗又長,才能幹得她又深又爽。以後如果你的雞巴不夠粗長,幹不到你老  
婆的水雞底,就叫潤叔來用我這根又粗又長的機巴來幹得深入你老婆的水雞底。  
才能讓她被我幹得又深又爽,女性賀爾蒙分泌也較正常,婦人病也較少。」  

  我假裝似懂非懂:「哦!這樣子,我知道了,如果老婆月經不順,或是我的雞巴  
太短,幹不到她水雞底時,再麻煩潤叔用你的大號陰莖,幫我幹得她水雞又深又  
爽,順便幹得她更青春美麗。」  

  媽咪:「潤哥,你別教壞我志仁了,還說要用你特大號的東西和他老婆交  
配……」  

  我說:「媽咪,如果妳老爸的東西太短,我這根老二不會輸給潤仔的,也能  
幹得妳水雞爽歪歪的,妳要不要試試看?」  

  媽咪羞漲了臉:「討厭……連你這小冤家也要欺負人……」  

  兩人互相愛撫著性器,只見媽咪的玉手正緊握著雞巴來回搓弄,直到它逐漸  
變硬、變粗、變長地怒脹充血,潤叔的手指也肆虐地挖弄她的陰道肉壁,還不斷  
抽出她情不自禁的淫水。接著他已把媽咪放平,手指撥開她的兩片大陰唇,露出  
一顆突起的豆豆,開始用手指捏弄那小豆豆,卻令她雙腿不住地顫抖,水雞內的  
淫癢更加劇烈,淫液更是汨汨不絕地沾濕了床罩。  

  媽咪:「啊……別再摸了……人家的那裏……好癢……啊……你的手指好厲  
害……」  

  潤叔:「志仁,那個豆豆是女人的陰蒂,只要被男人摸爽了,保證她的水雞  
又癢又欠幹,就算看到豬哥的爛鳥,她都想被豬哥幹……」  

  我說:「我知道了,媽咪的陰蒂被潤叔摸爽了,現在她的水雞想被男人幹,  
可是哪有女人和豬相幹的?」  

  潤叔:「當然有啊!女人和豬、狗、馬等動物相幹叫獸交,改天我再帶一只  
狼狗來和你媽交配,保證妳媽被狗幹得爽歪歪!」  

  媽咪:「潤哥,你別說了。人家才不想和狗作那種事呢!」  

  此時潤仔也加快戳弄她的陰蒂,也令她的手不自主地用力搓硬他的大肉棍,  
好像希望他的肉屌快變成大樹一樣粗壯,馬上深深插入她空虛難耐的水雞底。  

  「別再捏人家的小豆豆……好癢好癢……人家的小雞好癢……」  

  「快說,小騷貨,妳要哥哥怎幺止癢?」  

  「志仁在這裏,人家不好意思說……你明明知道的……還要問人家……」  

  潤叔不理會媽的求饒,繼續他挑逗的捏弄。  

  「快說,欠幹的查某,妳要什幺?」  

  「啊……好癢……別再弄了……小雞快癢死了……好嘛。我說……潤哥……  
人家要你的大雞巴,人家要你的壞東西快點插進來嘛……討厭……」  

  潤叔露出猙獰的淫笑:「志仁,妳媽的水雞已經癢得受不了,還要我的大雞  
巴趕快插進她欠人幹的水雞了,哈……好好看你媽被男人幹的騷樣,比A片還精  
彩哦!」  

  潤叔:「剛才都是前戲,現在就是主戲登場,志仁,男人的陰莖要整根插入  
女人的陰道來回抽插才算交配,男女方性器緊密的結合,如果幹得女人愈深愈持  
久,女人的水雞就會喜歡被你幹。」  

  我說:「可是……不是夫妻之間才能交配嗎?」  

  潤叔遲疑一會說:「不是,如果老婆被老公幹得不夠爽,她就需要其他更粗  
壯的雞巴才能幹爽她,你媽的洞因爲你爸不常插,就需要找潤叔或志仁這幺粗長  
的雞巴,每天輪流來和她交配,她水雞才會舒爽,月經也較正常。」  

  我上前看媽咪的肉穴如何和潤叔交配,媽一看到我們上前觀看,羞  
紅了粉頰:「志仁,你不要看,媽咪和潤叔在作大人愛作的事,你去旁邊……」  

  潤仔:「小美人,妳兒子以後也要結婚生子,就讓我幹他媽,來教他怎幺幹  
女人才會大肚子。」  

  我也幫腔:「媽咪,志仁也想知道妳是如何被木財和潤仔輪姦,才會生下  
雜種的,妳就成全他吧!」  

  媽咪見當年的醜事再被取笑,一時羞愧說不出話來。  

  此時潤仔已把他堅挺怒脹的大雞巴,讓龜頭頂在她的洞口,先在她的陰蒂上  
四處戳弄,也令她水雞內的淫癢難止,想吃又吃不到。  

  「啊……別再吊人家胃口了……潤哥,你好壞……快嘛……人家要嘛……」  

  潤叔見媽咪嬌喘連連地求饒,便把大雞巴頂在她的肉洞口,叁字經一出口,  
「幹死妳,這根夠不夠粗……」只見他的屁股向下一沉,大雞巴已「滋」一聲狠  
狠塞入媽那緊縮狹窄的陰道。  

  「啊……好緊……你的東西好粗……快把人家小洞撐破了……」  

  「別急,還有一半沒進去,幹死妳!」說著,潤叔已再次把整根雞巴深深插  
入媽夾緊的嫩穴。  

  「啊……太粗了……太深了……人家會受不了……」  

  接著潤叔已開始挺動大肉棒,來回抽送她那想收縮而又被狠狠插開的緊密肉  
穴。不斷夾雜著潤叔慣有的叁字經,還有媽咪小穴被幹爽時發浪的叫床聲,隨著  
兩人性器緊密結合的「啪啪」聲,與彈簧床因兩人劇烈交合運動發出的咿哇聲,  
構成一部A片的大合奏。  

  看著牆上的結婚照,儘管與媽咪被潤叔幹爽時的騷樣有些不協調,卻讓我的  
下面蠢蠢慾動。  

  我故意說:「我的下面怎幺會有反應?」  

  潤叔:「志仁,如果男人看到很刺激的色情畫面,爛鳥就會勃起,你可以用  
手來回套弄,這叫打手槍。」  

  我說:「哦,原來這幺爽,難怪隔壁的海伯偷看媽媽洗澡時也在打手槍。」  

  我也忍不住用手撫弄自己的下體,神經緊繃得到一些舒緩。看著眼前的  
春宮秀,下體也漸漸勃起腫脹起來,再看到媽咪胸前兩個四處搖擺的乳房,忍不  
住伸出毛手愛撫著她的玉乳。  

  「潤仔,借我摸一下這女人的大奶子。」  

  「潤仔,別客氣,盡量夾去配,有奶大家摸,有雞大家幹嘛!」潤叔不問媽  
咪直接說。  

  媽咪對于我的輕薄動作,更增添幾分嬌羞:「志仁,你學壞了,一邊看人家  
和潤哥交配,一邊還要吃人家的豆腐。」  

  我說:「媽咪,妳的奶子好豐滿,又白又嫩真漂亮,我受不了妳的誘惑,讓  
我摸爽妳

综合 欧美 亚洲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