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8-31发布:

魔法少女小爱

精彩内容:


  深夜,C市郊區,一個廢棄的龐大工廠廠地。
  廢棄的年代已久,廠區內雜草叢生,亂石和各種雜物到處堆積。月光下,已經破落的廠房看起來只是一片片的模糊黑影。
  寂靜的夜裏,急促的跑步由遠而近響起,“嘩啦”一聲,廠房裏西面一片失修的牆壁突然被破開,隨著倒下的磚頭粉末四散飛揚,一個人影竄了進來。
  人影進來後停下了腳步,側頭聽著動靜。一會,似乎輕呼了口長氣,隨即走上前去,來到廠房中一台報廢的機床面前,蹲下了來,隨著地上的垃圾和土塊被抛開,似乎在挖掘尋找著什幺。
  “好啊,害得我跟了半天,原來是躲到這裏來了。”一個清脆動聽的女聲響起,聲音在房間內擴散,讓人無法分辨源頭是從哪裏傳來的。
  “啊!”一聽見聲音,蹲下的人影仿佛觸電一般跳了起來,驚慌失措地四處張望,雙腿不由自主地微微顫抖著,似乎想跑,卻又不敢,“你……你在哪裏?出來,出來啊!”
  一個苗條的身影出現在洞口,隨即踏了進來。深藍與銀色相間的緊身連衣超短裙,包裹著玲珑有致的動人曲線,在夜色下閃閃發亮;修長的雙腿上,緊貼著連著高根鞋的黑色絲質長襪,同樣套著一雙長手套的白皙雙手,拿著一根散發出流動的水一般耀眼光澤的金色長杖,杖頭則雕塑著一只展翅欲飛的鳳凰。一看這身打扮,就知道來者正是著名的除魔獵人:魔法少女小愛。
  夜色下的廢墟中,小愛美麗清秀的面容、苗條誘人的身軀顯得纖細而柔弱,如一個精致美麗的芭比娃娃;然而那人盯著小愛的目光卻無比害怕,仿佛愛其實是食人的惡魔,正準備把自己當作惬意的晚餐給撕碎吃掉。
  看著眼前的人恐懼地看著自己,雙腿微彎,似乎又想逃跑,小愛挺翹的鼻子微微的皺起,“撲哧”一聲笑了出來:“縛手就擒吧,你以爲你還跑得了嗎?”聲音雖然輕柔悅耳,但似乎伴隨著一股無形的力量,向那人壓了過來。
  恐懼與壓力交織之下,那人終于失去了逃跑的念頭,撲的跪了下來低頭求饒:“小愛小姐,求求您放過我吧……我以後再也不敢出來害人了……,嗚嗚嗚——,只求您放過我這一次,以後我一定好好做人,隨便您叫我幹什幺我都願意!”
  “哦——,是幺?”小愛走上了前去,步伐優美,搖拽生姿;高根鞋的鞋釘擊打在水泥地上,發出的聲響卻仿佛一面大鼓,一下一下的敲擊著那人的心髒,讓他不敢動彈。
  走到那人面前,小愛彎下腰,伸出一根手指,托起那人的下巴,勾到離自己臉孔不過一尺遠的距離端詳著他。看著那人眼裏的神色不斷變化,臉部肌肉不斷顫動,小愛的大眼睛笑眯眯的彎成了新月,卻突然臉色一寒,嘴裏吐出的詞句卻冷如寒冰:“笑話!就這點本事也有資格和我討價還價?你身上的魔氣這幺濃烈,到底殺害過多少人你以爲我會不清楚?今天晚上,你別想活著離開這裏!”
  聽到這冷酷無情的字眼,那人臉色刷的一下變得慘白,眼睛透出灰敗的神色,身體不由控制地顫抖。慢慢的,心底血氣翻騰起來,一陣帶著絕望的殺意彌漫向全身,開始控制自己的軀體。撐著身體的一雙手掌,抖動的手指竟深深的扣入了水泥地面,擴展開一條條裂痕。
  那人忽然昂起頭來,眼睛已經完全變成了赤色,對著不到一尺遠的小愛的面容吼道:“……橫豎都是個死,我他*的和你拼了!”
  隨著那人的吼叫,他的背後突然竄出幾十條黑色碗口粗的觸手,交叉搖晃,箭一般向小愛射去!
  如此近的距離,只一瞬間,觸手就捲滿了小愛的軀體。雙手、雙腳和脖子上都被層層捆住了,觸手們在愛的身體上纏繞捲動,狠狠地勒緊。相比之下,小愛柔弱的軀體仿佛隨時都會被這些粗壯的觸手給勒成幾段。
  “你?!……”出乎意料的一下就制住了小愛,那人卻不禁愣得糊塗了,因爲實在清楚自己和這個除魔獵人之間的實力差距,自己近乎自殺式的反抗沒道理躲不開的。
  那人身上觸手的力量一向很大,不要說碗口粗的木樁一捆就斷,就連鐵柱也能勒彎;然而此時這幺多觸手勒在小愛的身上,魔法少女卻仿佛一點事沒有。一根觸手擦過嘴邊,小愛居然張開嘴伸出舌頭舔了一下,對觸手粗糙猙獰、布滿了突刺的外表,分泌出的腥臭難聞的黏液似乎一點也不介意。
  “嘿!你這分身看起來很不錯的樣子……”小愛的話語裏又有了些笑意,須臾間似乎呼吸急促了些,臉上也多了一抹潮紅,“要不要來試試強暴我……,如果把我幹翻了,你好象比較有機會逃出去呢。”
  巨大的變化讓那人一時轉不過彎,盯著魔法少女看了半天才反應過來,爆發出一陣大笑,連身後的觸手也跟著一陣亂動:“哈哈哈哈~~,想不到讓我們魔族聞名喪膽的除魔獵人小愛居然是這個樣子~~~~”
  隨著話聲,那人的觸手一扯,小愛的雙腿被大力分了開來,倒在地上,露出了內穿的白色的T字褲。因爲被緊繃窄小的內褲勾勒出具體的形狀,小愛的整個陰部顯得無比誘人。看著這引人犯罪的情景,那人喘的氣也惡狠狠的粗了起來:“嘿嘿~~,原來是這樣的賤貨,等著,一會我要讓你哭都來不及!”
  隨著哧的一聲布料撕碎的聲音,白色內褲的碎片被觸手抛上了空中,少女粉紅色的陰部立刻暴露在清冷的月光下。感受著下面傳來的涼意,小愛微笑著歎了口氣,話語聲變得分外妖媚,勾人心魄:“恩~~,對我粗暴點,殘忍點,以你的能力要讓我滿意可不容易哦~~”
  這話裏的挑逗實在太過于明顯,那人再也忍不住,兩只手抓住小愛的雙腿膝部,連前戲也不做,一根碗口粗的觸手就直接插了進去,猛烈的抽送起來。
  相對那觸手的塊頭,小愛的小穴顯得實在是太小了點,每當觸手插入,整個陰道入口都被箍得不成樣子;而每次抽出的時候,因爲動作猛烈,觸手上的突刺又多,陰唇和陰道裏粉紅色的內壁都被帶得翻了出來。而小愛的小穴似乎有著無比良好的彈性,在常人來說會是巨大的痛苦和傷害,在她而言,似乎還只是剛剛開始的遊戲而已。
  “恩~~~恩~~~”因爲那人收回了大部分觸手,使得小愛的雙手得以自由;鼻子一邊享受的輕哼著,小愛擡起頭,伸出雙手箍上了那人的脖頸,嘴唇微張,看著他的眼神有叁分不滿,卻帶著七分挑逗:“你就只會這樣嗎?”
  “你這個小賤貨,看不出外表這幺清純,內裏卻這幺騷!我也不對你客氣了!”男人的自尊心被挑起,直到現在,那魔族才完全放下了一直保留的警惕心思,開始對小愛全面進攻。
  背後的觸手配合的亂晃,幾根觸手毫不客氣的撥開她雖然不大,卻結實圓滾的臀部,另外一根觸手如刺刀一般戳入了小愛的肛門,開始對小愛兩個部位的同時侵犯。
  每個觸手都有粗糙的外皮,上面還布滿了肉質的堅硬突刺,在運動的過程中還不斷分泌出粘稠腥臭的液體;這樣兩根惡心骯髒的粗大東西在自己身體裏來回猛烈的抽送,給小愛帶來了大量的快感。
  “哦~~~哦~~~哦~~~”小愛仰起頭,臉頰赤紅,眼睛半睜半閉,鼻尖分泌出細細的汗珠,不斷的催促著:“再快一點~~,再深一點~~,再用力一點~~”
  那魔族把大量的魔氣運在這兩根觸手上,觸手變得更加粗壯,上面的肉刺也更加堅硬和突出;抽送時都極凶猛用力,尤其抽插前庭的那根,每一下刺入都一穿到底,擠過狹小的子宮頸口,象鐵棍一樣狠狠的頂在小愛的子宮底部,巨大的觸手在體內的運動,隔著小腹的表皮也能清晰的體現出來,每頂一下,小愛的身體就跟著向上顫動一次。從前到後,巨大物體的充實快感滿溢全身;觸手外皮的堅硬肉刺不斷的摩擦、用力的劃過柔軟的內壁,牽扯著,抽拉著,似乎每一下進出,都要把自己的整個子宮和腸道給拉出去再塞進來。這強烈的刺激讓小愛全身不斷的收縮和微微的抽搐,也很快的趨向高潮。
  “啊~~~啊~~~~,用力~~~,用力~~~,我要高潮了~~~”小愛搖晃著頭,眼神變得迷離,披肩的頭髮一甩一甩,全身皮膚也似乎變得粉紅色。身體裏的觸手大量的黏液分泌,被來回做高速活塞運動的觸手翻攪成泡沫狀,充滿了陰道和直腸,直到漫溢了以後再流瀉出來,繼續塗遍全身,一直淌到地上,形成一大片水漬狀。
  在小愛不斷的鼓勵下,那魔族抽插的動作也越來越快,突然低吼了一聲,全身一顫,觸手停止運動,射了出來。大量的的黏液被射出,瞬間就充滿了小愛的身體,小腹一下就鼓了起來。
  “哦~~~~~~”小愛不禁高呼了一聲,滾熱的黏液象熨鬥一樣燙過子宮和直腸的內壁,給她以強烈的刺激。閉著雙眼,輕輕撫摩著小腹,感受著無處發洩的黏液象噴泉一樣噴出體外的快感,然而隨即就感覺到了一陣空虛——那魔族的觸手已經軟了下去,退出體外了。
  即使以魔族的體質,這幺猛幹一場也不禁有點腰酸腿軟。那人滿身大汗的剛呼了一口氣,突然看見眼角一個小小的火花閃過,隨即一陣穿透肉體直達靈魂的巨痛傳了過來。
  “啊!!”一聲撕心裂肺的號叫,那魔族放開手,痛苦的在地上滾來滾去。背後的觸手無意識的亂飛抽搐,偶爾打在水泥地上,就是一道道裂痕。
  維持著剛才的坐姿不動,一臉怒氣的小愛看著魔族掙紮了好一陣,才揮了一下手,將附著在那魔族胸口上的一小朵白色火焰收了回來。
  那魔族慢慢的停止了號叫,躺在地上發抖好一陣才掙紮著慢慢站了起來,雖然不敢稍動,但看向自己的眼神卻既恐懼又充滿了怨毒:“你不是答應過,讓你爽了我就可以走了嗎?”
  小愛毫不在乎的哼了一聲:“你這也叫完成任務?真沒用,我都連一次高潮都沒有你就不行了;這樣的廢物要了有什幺用?”
  “我……”魔族呆了一呆,似乎欲言又止,不過還是沒敢說出來。
  看著魔族的樣子,小愛厭惡的一擺手,清純秀美的臉蛋上寫滿了不耐煩:“行了行了,我知道你想說魔氣不足,實力不夠強……真是的,大半個月了都沒找到什幺魔族,總算找到一個卻又這幺爛,想好好安慰一下自己都這幺難……”
  “……”
  此時的小愛頭髮散亂,身上的緊身超短裙和破裂的長襪都沾滿了黏液和塵土,顯得髒亂不堪;她本來就身材苗條,雖然從上到下曲線都很動人,但整體還是給人的感覺很嬌小。坐在剛才一大潭的黏液裏,小愛完全就是一個剛被自己蹂躏完的悲慘少女形象;然而正是這個人憑著強大的實力把自己玩弄于掌中,剛剛還折磨得自己死去活來。看著她,魔族心底湧起荒謬絕倫的感覺。
  又蹩了一眼這個魔族,小愛似乎發現了新的興趣話題:“餵!聽說你殺了15個人,都是虐殺的;你幹嘛要虐殺?普通的吸食對你不過瘾幺?”
  想不到會問這個問題,魔族又呆了一下,想了想,咬牙切齒的回答道:“我……我恨人類!所有的都恨!每次抓到一個人類的時候,我都要讓他們受盡折磨,然後才去吸食他們!我……”
  “暈~~,又是這幺老套的東西,你不會接下來說父母家族都被人類給殺光了,你一個人身負血海深仇跑出來的吧?”小愛拍著腦門大呼受不了,“真老土的故事啊~~”
  那魔族頓時目瞪口呆,底下一句“你怎幺知道”趕忙咽在了肚子裏。
  看著魔族傻頭傻腦的樣子,小愛又是“撲哧”一笑:“行了,別亂蓋你那爛故事了。誰對這些東西感冒?我只是看過你作案的現場照片,對你那些虐殺的方法感興趣……比如說,你有沒有興趣在我身上試試呢?”說到後來,小愛的音容笑貌又變得媚惑誘人,軟綿綿輕飄飄,仿佛坐在床邊溫柔的招呼自己的愛人般。
  再也想不到小愛會說出這句話出來,魔族今晚身心都連受重大打擊,一聽之下幾乎暈了過去。


  在小愛輕柔的聲音誘惑下,魔族男的膽怯逐漸消失,心底的煞氣又開始慢慢膨脹。
  眼看他雙眼漸漸轉變成紅色,臉色猙獰起來,背後的觸手又開始紛紛舞動,一步步走了過來,小愛的臉上仍挂著淺淺的笑意,仿佛正準備享受美味的大餐。
  正在這時,遠遠一陣口哨聲傳來,口哨聲咋一聽很小,似有似無,但蘊涵著一種奇妙的旋律,讓人摸不透它的音調變化。
  側耳聽了一會,小愛轉過臉來,充滿遺憾的說道:“可憐的家夥,唉,本姑娘沒有時間你繼續玩下去了。”立的站了起來,手指一彈,一朵金色的小火焰打在魔族男身上,只見黃光一閃,“轟”的一聲,魔族連聲都沒來得及出,頓時被炸得四分五裂,碎屑四散。一小團蘭色的瑩火從中飛出,小愛手指又一點,瑩火被收回在手中,封印了起來。
  沒有再理會剩下的東西,小愛轉身抄起丟落地上的法杖,一個縱躍已經站在了廠房高高的屋檐上。稍微望了下,小愛如離弦之箭,向城市的北方射去,幾個跳躍間,人影已經消失在夜色中不見了。
  C市的北部緊挨著連綿起伏的一片山脈,因爲山路崎岖叢林密集,向來人迹罕至。尤其在山脈中心的密林深處,雖不能以“無人區”來稱呼,但也差不了多少。
  中心地帶的一座不起眼的小山峰頂,上面卻是一片開闊的平台,平整的地面上坐落著叁個石制的寶塔。寶塔並不大,大概兩米來高一個,無門無窗,造型也很粗糙;但是痕迹斑駁,顯得年代似乎很久遠。圍繞著寶塔,四周的草木都被除去,顯然這裏經常有人照料。叁個寶塔放出淡淡的紅色光芒,吞吐不定,好似活的一般,在夜色中看起來分外的詭異。
  寶塔附近正跪著一位身穿白色巫女服飾的女孩,清麗的臉蛋上神情肅穆,雙手合十,正喃喃的念著什幺。
  這裏正是除魔界大名鼎鼎的李氏家族的封魔之地。
  五十年前,李智在人間最後消失之前,曾對他的親戚傳授了包含“李家仙氣”的叁招武功(李智自稱)。他的後人根據這叁招不斷的挖掘,發展出叁個不同努力方向的修煉內容。一個以精純的能量強化和改造身體,外放的時候在克敵制勝方面具有極強的效果;一個以自身能量扭轉乾坤,起死人而肉白骨,治病救人;第叁個是正負能量中和。看起來最沒用,卻是除魔界最重要,也是整個除魔界唯有李家能做到的。
  魔族的力量來自于他們的靈魂本源,這並不是屬于這個世界的東西。人間界的強者們再厲害,可以打敗、重創,封印,但無法徹底消滅它們;只有李氏家族的第叁類修煉者們,才可以利用自己獨特的能量中和方式,逐步將魔族的靈魂本源從這個世界抹去。唯一遺憾的是,一旦選擇了第叁條修煉方式,就意味著和其他的修煉無緣了。自身修爲再高,也只是普通人一個,能量再強也無法用來保護自己和攻擊敵人,更不用說利用能量去救人了。
  然而魔族之間差別也很大:普通的魔族被抹去靈魂本源花不了多久;一個強大的魔族要抹去它的靈魂本源,恐怕就需要消耗漫長的時間了——當然,這也要看中和者自身的修爲如何。
  所以世界上大部分除魔者抓到了各種強大的魔族,一般都帶給李家,讓李家進行能量中和,逐漸的消滅他們。久而久之,李家乾脆建立了這個封印陣,把所有抓到的魔族都關在這裏,每天派人來進行中和消解。這裏也逐漸被大家稱爲“鎮妖塔”。從外圍的整個山頭到塔內,到處都是各種大小封印陣,魔族無法出塔,外人甚至也無法進入這個山頭。
  雖然李家的封印陣非常強大,玄妙無比,但是有法故有破,總是偶爾會有一兩只魔族妖怪破塔而出,企圖闖到外面來。迫不得已,李家只好在鎮妖塔外再加幾層防禦性的暫時封印,使魔族即使打破鎮妖塔封印,照樣會被困在外面,雖然是暫時性的,但給了家族警報和時間,可以派高手抓住他們,再送進鎮妖塔去。
  現在,正是一只魔族闖出了鎮妖塔,正在塔外的封印陣裏亂沖亂突。以白衣的女孩的修爲,即使閉著眼睛也能看見那只魔族。女孩口中仍然念念有詞,看起來比較鎮定,但畢竟剛成爲專職能量中和的祭祀沒多久,心裏還是有點慌亂:畢竟她只是個中和者,毫無自保能力——萬一那個魔族沖出來怎幺辦?雖然封印還有六層呢,那魔族也不是很強大,怎幺看也不象很快能突破的樣子。
  女孩正自惴惴不安,一雙戴著黑色長手套的手突然襲向她的腰側:“嘿嘿,姐姐的腰好細啊~~~”
  “哇!”女孩被嚇得往旁邊一坐,回過頭來看清楚是自己的妹妹,才拍拍胸口,“你這家夥要死了,想嚇死你姐姐啊~~”
  “西西,姐姐這幺個大美人,怎幺會被嚇死呢?看你的臉那幺白,來,讓妹妹親一下。”
  白衣女孩一推手,擋住了往前伸的嘴,一股腥臭味頓時撲鼻而來,另一只手不由得掩住了自己的鼻子“嘔——你身上什幺東西,怎幺這幺臭?”
  被說中正處,小愛臉不禁有些紅,連忙掩飾亂以他語:“沒什幺事,剛才殺了個魔族有點髒,衣服沒來得及換就來了——剛才發警報了是吧,有魔族跑出來了?姐姐我進去了——”話還沒說完,拿起法杖就往前沖。一只腳剛踏入塔的邊界,空氣中已經湧起一陣波紋,仿佛平鏡的水面被打破一般蕩漾開來。哎,我還沒說完呢,你——”白衣女孩一只手向前伸著,語聲未落,小愛已經走了進去。陣門又是一陣湧動,然後趨于平靜,重新關上了。
  “唉,這個妹妹,性子總是這幺急。”望著這個家族裏新一輩中學武天分最高、也是自己最親的親人,白衣女孩不由得皺起彎眉,輕輕的埋怨著。
  一進入封印結界,天地就起了巨大的變化,呈現在小愛面前的不再是沉靜的天空和山頭,而是血肉組成的世界。到處是堆成小山般的、各種妖魔鬼怪的殘肢和骸骨;汙穢的鮮血沉積成一片片大小的湖泊,四處流淌。天空中烏雲瘋狂的滾動,驚雷閃電不斷,這裏正是鎮妖塔外七層中的第二層:血肉結界。
  站在一坐某種巨大龍的骸骨堆砌成的山頂,小愛四處眺望搜索,不一會就看到了那個逃逸出來的魔族正在不遠處高速移動,移動的身體經過之處,只留下一道淡淡的黑影。
  “喝,這家夥速度挺快的嘛。”沒有猶豫,小愛輕輕一頓腳,人如流星一般直對著那魔族射了過去。只一瞬間,人影一晃,小愛輕輕巧巧的截在了那魔族的面前,“我說,這位大哥你這幺跑來跑去的累不累呀?還是聽本小姐的話乖乖回去吧。”
  被小愛攔住,那黑影不得不停了下來,現出原形,卻是一個豬頭人身的形象,滿身粗大的黑毛,四肢有力,嘴邊獠牙突出兩寸多長,面目看起來猙獰可怖。
  聽到小愛的話,豬頭怪看著小愛的眼神變得凶惡起來,大嘴一裂,惡狠狠的說道:“你這小賤人是李家的吧?我被關在那鬼地方已經受夠了,想要我回去,憑本事說話吧!”話聲未落,一記右拳直直的打出,拳頭未到,已帶起嘶嘶的破空聲,整條右臂都冒出紅色的火焰燃燒起來。
  小愛優雅的伸出左手,中、拇指相扣,對著豬頭怪的拳頭迎了過去,右手還抽空打了個哈欠。纖細瘦弱的手和豬頭怪迎面打來的那巨大粗壯的拳頭顯得極不相稱,但是當兩只手相遇的時候,小愛手指一彈,真氣到處,“乒”的一聲,豬頭怪整條手臂頓時如被披開的竹子一般四分五裂,血肉筋骨仿佛棉絮一樣飄散開來。
  豬頭怪慘厲的嚎叫一聲,狼狽的翻了出去,剛才還粗壯有力的右手臂,現在只剩下了幾條仍連著肩膀的肉絲而已。
  看著好整以暇的小愛,豬頭怪的眼神裏滿是憤怒與不甘,突然仰天長嚎,豬頭怪整個身體冒出劇烈的紅光,熊熊火焰也噴射出來。火焰越來越強,豬頭怪整個身體似乎變成了一個散發著耀眼紅色光芒的人影。只見人影一動,從紅影裏分化出成百上千個紅色的隕石,如流星雨一般向小愛猛砸過去,只聽見震耳欲聾的轟轟聲響起,密集爆炸的隕石瞬間就把小愛給淹沒了。
  幾千枚隕石光彈足足爆炸了一分多鍾,把地表轟出了一個直徑10多米的大坑。硝煙散去,小愛慢悠悠的走了上來。有著強大能量的守護,小愛的身軀依然完好無損,只是衣服早已被炸得破爛不堪,只剩下幾縷布條挂在身上,晶瑩潔白的誘人軀體完美的展現出來。
  射完隕石光彈後就一直趴在地上直喘氣的豬頭怪,看著小愛一直走到自己面前,卻因爲力量早已用光而無法動彈,只能狠狠的盯著她,望向小愛的目光充滿了恐懼。
  看著已經虛弱無力的豬頭怪,小愛歎了口氣:“你這家夥這幺差勁,真搞不懂是怎幺逃出來的。本來還想找你玩玩的說,算了,直接送你回去吧!”
  “求求你,隨便怎幺樣都行,別送我回去!不——”
  不再理會對方的哀求,一伸手拉起豬頭怪剩下的左手,龐大的身軀就被小愛毫不費力的掄了起來,往空中一甩,如一個出膛的炮彈般,豬頭怪的身體被抛向了天空,轉眼只剩下個黑點。天空中出現一個藍色的旋渦,把那黑點吞噬了進去,轉瞬又平複如常。
  抓完豬頭怪已經接近淩晨了,小愛告別了需要繼續守護的姐姐,匆匆回到幸福小區。回到李家給自己配的房間裏,先洗了個澡,才算把身上的汙穢都清洗乾淨了。
  不一會洗完,小愛拿一條潔白的大浴巾裹著全身,梳著濕淋淋的頭髮,一邊哼著最近流行的歌曲,興致勃勃的走出浴室,卻突然發現靠放在客廳裏沙發邊的法杖居然在輕微的顫動,不禁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
  “啊,我真是笨死了,剛才進去的時候居然忘記把這個家夥也關進塔了。”一邊抱怨著自己,小愛走上前去拿起法杖。解縛咒一發,一小團藍色的瑩火飄了出來,落在地上,砰的一聲,一陣煙霧冒起,那個被背後觸手的魔族跌了出來。
  那魔族爬起身,轉過頭來看見站在面前的小愛,頓時臉色大變,腿也立刻抖了起來。
  看見那魔族驚恐的樣子,小愛實在忍不住笑:“呵呵,你這家夥真不是一般的沒膽量,有這幺怕死嗎?”
  不管魔族的驚愕,小愛轉身一屁股坐在沙發上,盤起雙腿,繼續梳理自己的披肩長髮,一邊興趣盎然的問道:“別抖了,本小姐現在興致不錯,不打算殺你了。對了,你叫什幺名字?”
  “阿……阿米巴。”聽到自己暫時沒危險,魔族心裏暗暗呼了一口氣。懸挂著的心也慢慢放了下來。
  “哈哈!阿米巴……居然叫這幺好笑的名字——”小愛在沙發上笑得前仰後合,半天才緩過來,“依我說,你還不如改名字叫鼻涕蟲呢,或者叫大腸桿也可以。”
  等到笑夠了,小愛托著下巴,歪著頭看著阿米巴的尴尬表情,伸出一只手指勾了勾:“現在本小姐有時間了,晚上的時候說的那些,你現在還想繼續嗎?”
  柔軟的話語撓在阿米巴的心底,將他心中的慾望和煞氣提升上來,思維也逐漸變得模糊,身體也變得嗜血起來,眼睛又慢慢轉成了紅色。咕哝兩聲,阿米巴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慾望,一聲低吼,因爲興奮而微微顫抖的身體向沙發上的小愛猛撲過去,一把扭住小愛的雙臂,將她臉朝下的翻了過來。
  發動了魅惑的小愛笑吟吟的看著阿米巴撲過來抓住自己,沒有做任何反抗,反而配合的收斂自己的能量,把身體弱化很多的強度。阿米巴背後的觸手飛舞,一下就扯開了小愛身上的浴巾,觸手分出,“啪”的一聲,小愛背上就狠狠的挨了一鞭。
  “哎喲~~”小愛輕輕的叫了一聲,其他觸手紛紛而下,只聽見啪、啪聲連響,光潔細膩的背脊上轉眼間就高高隆起十幾暗紅色的鞭痕。小愛眉頭微颦,雙眼眯了起來,牙齒輕輕的咬著下唇。與其說是在忍受痛苦,不如說正在咀嚼著一道道鞭痕給自己帶來的快感。
  繼續幾十下後,小愛的背脊上已經沒剩下一塊完好的皮膚。觸手捆起小愛的雙手,吊了起來,再伸出兩只觸手,將雙腿分開,小愛整個身軀的正面、挺翹的雙乳和光潔的陰部完整的展現在阿米巴的面前,微微起伏著,不斷誘惑著他更加賣力。
  阿米巴背後觸手顫動,又紛紛落了下來,啪、啪聲此起彼伏,響個不停。這一次打得更加用力,每一鞭下去,小愛的乳房、胸腹還有大腿之間都被打得皮開肉綻,一鞭下去,經常連帶著皮肉一塊飛走,一道道血痕流了下來。
  “哦~~~哦~~~好舒服~~~,好爽~~~~”聲音逐漸轉爲高亢,觸目驚心的鞭痕不斷的增加,小愛也越發的興奮。緊閉著雙眼享受,面上已經一片潮紅;每一鞭下來,都讓小愛抽搐一次,全身一陣顫抖;下體已經越來越濕潤,不斷分泌出液體,渴望著插入。睜開雙眼,小愛輕吐著淫靡的氣息,輕輕的說道:“給我——”
沒有比這更能誘惑人的話語,阿米巴的下面早已硬得忍耐不住,隨手撕裂褲子,一根碩大的陽具展現在面前。這根陽具足有40公分長,近10公分粗,上面筋纏蚯結,樣貌醜惡;尤其外面生長著大量的突刺,這些突刺深藍色,尖銳鋒利,在燈光下閃閃發光,一看可知硬度如何。
  撥開小愛早已被抽得皮開肉綻的陰唇,猛的一挺腰,抓住小愛的觸手全力往下一拉,整根陽具頓時全部捅了進去,隨即開始猛烈的抽插起來。
  “啊!~~~”小愛猛的擡頭高喊了一聲,這突入的刺激實在強烈,讓她不由得全身猛烈的發抖,“你的~~你的小弟弟好強,昨天真是~~~~低估你了。”
  此時捆住的觸手已經放開,小愛身體的重量全部坐在陽具上面,每一次抽送,小愛都被阿米巴用腰力和雙手抛起一小段距離,然後再重重的落下。小腹的外皮被漲得緊繃,似乎包裹不住這巨大的物體,馬上就要裂開;每一次堅硬的陽具都穿過頸口,狠狠的頂在了子宮底部。每一次穿插往複,陽具上的鋒利突刺都割破了柔軟的內壁;多次作用下,整個內壁已經不再成型,每次進出都連帶著血肉碎沫,鮮血混合著淫液,慢慢的順著大腿流下。
  “啊~~~啊~~~,繼續~~~,讓我更加high~~~~~”小愛的雙手摟抱著阿米巴的脖子,身體隨著抽插一上一下,頭髮也跟著激烈的搖擺,仿佛是韻律的舞蹈。伴隨著小愛放蕩的呼喊聲,整個房間充斥著淫靡的氣息。
  似乎仍然感覺不夠,阿米巴控制兩根觸手移動到小愛的臀部,摸索著對準了屁眼。伴隨著落下的瞬間一用力,兩根觸手一齊刺了進去,隨即在裏面一陣蠕動,每落下一次就前進一些。經過之處,整個腸壁都被撐成薄薄的膜,被擴張到了極致。
  “啊~~~我要高潮了~~~~啊~~~用力~~~~”伴隨著小愛瘋狂的表情,兩根觸手很快進入了小腸,穿過了胃部。阿米巴的動作也越來越激烈,每一下抽送都仿佛全力搏鬥一般。隨著觸手的蠕動,很快穿過了食道,只見小愛嘴唇猛的一張,大量的黏液伴隨著汙物如噴泉般噴出,兩根觸手完全穿刺了小愛的身體,從口腔中揮舞出來。
  前面巨大陽具的沖刺,加上後面兩根觸手貫穿全身的抽送,這前所未有的刺激很快讓小愛達到高潮。只見小愛突然全身一緊,四肢痙攣,雙眼翻白卻發不出聲音;阿米巴的身體運動正到極致,陽具被這幺一夾,也是身體一顫,陽具射出大量的精液,瞬間充滿了小愛的子宮;而口中的觸手也是黏液噴發,灑滿了小愛的臉。
  放下小愛,此時的阿米巴仿佛剛劇烈戰鬥過一場,腳軟手顫,不由坐在地上喘氣。直過了好一會,小愛才悠悠醒過來,甜美的臉上滿是笑意,長長的歎了一口氣:“實在是太美了——”
  妩媚的聲音聽起來蝕骨消魂,如果不是實在沒力氣了,阿米巴幾乎又忍不住要再戰一場。
  從滿是精液和汙物的地上爬起身子,看了看自己的全身:布滿傷痕,血迹斑斑,加上沐浴過的精液和汙物,簡直髒透了。不過對這些似乎不是很介意,小愛盯著阿米巴,興致盎然的問道:“餵,看起來你很不錯哦,以後做本小姐的寵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