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9-01发布:

欧美熟妇一区二区视频非会员票房破4亿,成龙67甄子丹58了,40岁谢霆锋成为港片最后的希望?

精彩内容:

沒想到逝去的陳木勝,成了最近令猛男落淚最多的男人。

早前吳京在采訪中被記者提問有關陳木勝的問題。他滿眼通紅,竭力控制自己的情緒,最後含著眼淚說,對不起我不錄了。

謝霆鋒爲陳木勝哭了叁次,第一次是《怒火重案》發布會,他和甄子丹一說到導演都淚灑當場,背過身去擦淚,接著是試片現場,被網友拍到,陳木勝字幕一出現,立刻淚流滿面。第叁次是影片首映禮,說起陳木勝,他又忍不住流淚,王晶走上來,扶住他。

8月2日,電影發布了一支《真的漢子》MV,由劉德華、甄子丹、張家輝、陳小春和吳京一起用粵語演唱,致敬這位被稱爲港片賣拷貝的導演。五個人,都和陳木勝合作過。

這應該是吳京第一次唱粵語歌,可是聽歌的觀衆沒人笑得出,因爲MV中的吳京嗓音都沙啞了,滿臉沉痛。

好像每個跟陳木勝合作過的人,說起這位外表好似老派知識分子,拍出的電影卻基本都是直男動作片,簡單、粗暴、直給,怎麽火爆怎麽來的導演,都會忍不住落淚。

而他執導的《怒火重案》上映七天票房已達3.96億,加上預售票房總票房已破4億,在特殊的yq環境下,票房含金量不言而喻。目前貓眼預測票房達到:10.2億。

如果達到的話,這將是《拆彈專家2》、《掃毒2》、《無雙》後又一部票房破10億的港片,也是陳木勝內地票房最高的電影。

陳木勝已逝,港片還沒死,可是主演這部動作片的謝霆鋒甄子丹,加起來已經接近100歲,演過陳木勝第一部獨立執導電影的劉德華60歲,演過《掃毒》的古天樂50歲,張家輝53歲,劉青雲57歲,就算是吳京這位最能打的港片“外援”,也已經47歲了。

而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是:港片早已後繼無人。

當年陳木勝和成龍一手打造的、爲港片造血的《特警新人類》系列跑出來的港片最後一代新人,冠希早已淡出,吳彥祖轉戰美劇,最被看好的謝霆鋒,成爲新一代食神。

已經有人斷言,再過10年,劉德華70歲,古天樂60歲,老一輩巨星再也演不動的時候,就是港片最後的末日。

也許在《怒火重案》電影片尾,紀念陳木勝導演的彩蛋開始放映時,影院中大部分觀衆沒看完就起身離開那一刻,港片的殺青聲早已響起,但我卻想逆時光而上,回到劉德華29 歲,吳京33歲,甄子丹32歲,第一次主演陳木勝電影那些年。

那時的港片依然星光璀璨,每一部戲,都凝結著一個港片情義故事,根本沒人著急去看,它未來注定的結局。

演《天若有情》那年,劉德華29歲,還以爲杜琪峰是導演

“成和敗努力嘗試,人若有志應該不怕遲”

人和事物的命運,往往只是時代潮流的一部分,陳木勝是,港片也是。

從70年代開始,中國香港經濟快速發展,思想風氣大開,電影開始逐漸崛起。

到80年代初,影視發展都已見聲勢,港片中成龍功夫喜劇接續李小龍功夫片氣勢,無線亞視開始收視爭霸,年輕人源源不斷進入行業。像這陳木勝這樣非科班出身,無家庭背景的年輕小子,只要夠努力、遇對人,就有機會。

劉德華、劉青雲等未來陳木勝的老搭檔,陸續參加無線訓練班。陳木勝則在1981年加入麗的做文職,一收工就去片場看徐小明他們拍《霍元甲》,徐小明問他,小朋友,你想學拍戲?

不過陳木勝真正學到本事,還是1983年跳槽到TVB以後,教會他拍戲的導演很愛在片場罵人,叫杜琪峰。

陳木勝在無線跟著杜琪峰拍了《雪山飛狐》、梁朝偉版《倚天屠龍記》。

後來陳木勝回憶:“在電視台我是跟他(杜琪峰)的,所以他對我影響更深。因爲他對每一個鏡頭、對每一個演員的要求都很嚴格,所以很直接地影響我很大。”

當了9個月的副導演,陳木勝已經學會了最基本的導演技巧,杜琪峰在片場出了名愛罵人,連汪明荃、劉德華、周星馳他都敢怼,但從來沒罵過陳木勝。

後來陳木勝去世,一輩子很少誇人的杜大炮說:他絕對是能幫到手的副導演,是一個真正的好人。

到90年代初,經過20多年經濟增長,中國香港來到了璀璨繁華的時期,羅大佑在《東方之珠》裏寫道,“小河彎彎向南流 流到香江去看一看。”

也是此時,港片迎來最後的噴薄而出的黃金時期。杜琪峰對師父王天林說,我要出去闖一闖,王天林高興地說,好啊,你去吧。

陳木勝就跟著杜琪峰一起進軍影壇。

當年王天林退休,徒弟杜琪峰、林嶺東和兒子王晶想拍部電影掙點錢送給王天林當退休禮物。

陳木勝就帶杜琪峰去西貢采風,一路給對方說了很多他當年飙車的事。

其中一個有關華弟的故事特別精彩,杜琪峰讓他把故事說給王晶、林嶺東聽,大家都覺得這個故事有得搞。

但陳木勝想出來的故事,也沒一個大導演跟他搶,杜琪峰說,你來當導演吧。

華弟一定要很帥的人來演,想來想去,找了劉德華,還要一個倒黴蛋跟班,杜琪峰提議,就吳孟達了。

于是一部讓陳木勝一戰成名的作品——《天若有情》,就這樣誕生了。

劉德華和陳木勝的生日僅僅相差十余天,不過拍電影的時候對陳木勝沒什麽印象,因爲杜琪峰聲音太大了。

當年每拍完一個場景,劉德華就會叫造型師幫他把造型還原,拍戲還下意識甩一甩頭發,氣得監制杜琪峰大發雷霆,每次都喊CUT。劉德華就以爲導演是杜琪峰。

而陳木勝則要夾在師傅和大牌明星之間,想辦法把戲拍完。

誰能想到,這部監制一直在罵男主的戲,憑借劉德華騎著摩托車上流鼻血的鏡頭,一舉載入港片影史,當年賣出1000多萬港幣,在韓國上映了九個月,吳孟達還憑該片拿下人生中唯一的金像獎演技獎項。

而從此陳木勝就仿佛風馳電掣的華弟,帶著爲電影敢與世界爲敵的癡情,身騎白馬般在電影路上奔馳到最後。

從此陳木勝也愛上了在電影加飙車戲,直到《怒火重案》還要安排謝霆鋒騎著摩托車和汽車裏的甄子丹對打。

當年的陳木勝說,“我不會成爲吳宇森,也不會成爲杜琪峰,我是陳木勝。”

《天若有情》上映那年,港片進入産量巅峰期,劉德華拍了13部戲,人送外號“劉十叁”;鄭裕玲同時跨9個劇組拍戲,人稱“鄭九組”;王祖賢曾一天拍過7組戲,被港媒戲稱爲“王七組”。

港片如日中天的時候,吳京正在北京體育隊刻苦練武,謝霆鋒則天天在家裏跟著錄像帶練功夫,總有一天,他們會遇到一個滿頭白發文質彬彬的導演,一開口就是:謝霆鋒你從這棟大樓跳到那棟大樓,然後吳京同時起跳,在空中把他踢飛。

演《精武門》那年,甄子丹32歲,整個香港沒人踢得比他還高

“誰人在我未爲意,成就靠真本事”

在這些能打的人出現之前,陳木勝先找到了另一個特別能打的——甄子丹。

1993年,陳木勝被徐克找去拍武俠片《新仙鶴神針》。

徐克親自出任本片制片人和編劇,找來了梁朝偉、梅豔芳、關之琳等大咖。

徐克一有機會就跟陳木勝大談電影,毫無保留地把電影的知識傳給我這個後生,陳木勝說每次見他就像是學生跟老師見面一樣。不過徐克自己沒空拍這部電影,他正忙著拍另一部籌備已久的大戲——《新龍門客棧》。

當年原定主角李連傑陪老婆利智生孩子,他臨時抓來梁家輝救場,最後男主和甄子丹主演大反派的一對一對決戲,改成了林青霞張曼玉梁家輝叁個打甄子丹一個,程小東在沙漠裏拍得熱火朝天,徐克趕緊幫忙去了。

自己看著辦的陳木勝把《新仙鶴神針》拍成 一部cult到極致的反類型武俠片。

電影借古喻今,又抽風又精彩,可惜本地票房只有300多萬。

陳木勝在電影界沒闖出名堂,只有回到亞視。

當年港片武打影片熱潮已過,甄子丹轉回電視圈,提出要拍一部紀念李小龍的《精武門》。

亞視就把所有的動作片導演全部集合起來,合力拍出這部動作大片。

《精武門》首席導演是陳木勝,排在他後面的鄭偉文後來拍出了《陳情令》,吳錦源拍出了《楚喬傳》《有翡》,李慧珠拍出了于正的《宮》系列。

但其實《精武門》真正的核心人物,還是甄子丹。

他不但主演,還親自導演動作場面,甚至擔任攝像、剪輯、采聲,在他的要求下,該劇每一個動作都要求真打實鬥,從不用替身。

結果該劇創造出一種極快的出招速度和邊怒吼邊打鬥的動作風格,加上正處于體能巅峰的甄子丹,雖然劇集文戲平平,但光憑打鬥場面已經足夠精彩。

尤其是去虹口道館踢館的戲,和一腳淩空踢爛“東亞病夫”牌匾的戲,更是創造了港劇電視史上的動作極限,甚至不輸李連傑和袁和平拍攝的港片經典《精武英雄》。

但當年誰也不知道,甄子丹那聲怒吼,宛若一個港産動作片時代的絕唱。

《我是誰》前面這部戲,才是陳木勝一生最好的電影,32歲的劉青雲累慘了

“做個真的漢子,燃燒心中鋼鐵心志”

在亞視成功之後,嘉禾二老板何冠昌找陳木勝重回電影業,給他一套陣容:劉青雲、陳小春、吳鎮宇,讓他拍一部時裝動作片。

陳木勝給電影起了個拗口的名字——《沖鋒隊之怒火街頭》,劇情無非是常見的警抓匪,但足夠帶感。

電影有快刀斬亂麻的槍戰,流暢自然的鏡頭組接,極度火爆的爆破場面,陳木勝還讓當年32歲的劉青雲像個動作明星一樣從頭打到尾。

雖然日後也演了不少動作片,但那絕對是劉青雲跑得最辛苦的電影。反倒是扮黑臉的陳小春文戲比較多。

有一場運送桶裝水的車被炸毀,水花四濺,人群四散奔逃的戲,劉青雲飾演“朱華標”警司,按陳木勝要求在台階上跑上跑下,又追疑犯追過一整條街。最後一場戲,劉青雲單挑京劇武生出身的于榮光,打得不比李連傑差。

因爲有了演員的搏命演出,雖然投資有限,影片看起來依然火爆無比,陳木勝還特別擅長把演員特質加入到電影中,讓影片中充斥著讓人笑到飙淚港式幽默和彩蛋。

最後影片一舉拿到那年金像獎最多的提名,劉青雲入圍影帝。

陳木勝說:“有人以爲動作片的好壞在于每次爆炸的場面是否要比上次的震撼,火球的直徑是否要比上次的大,但其實每個爆破鏡頭是否合情合理才是最重要的,不能爲了爆炸而爆炸。”

這個道理,後來許多國産動辄投資破億的超級大片,早就忘了。

從這部電影開始,陳木勝開始被譽爲港片邁克爾·貝。

影片還有個副導演,叫麥兆輝,後來他遇到一個編劇莊文強,打造出了《無間道》和《竊聽風雲》系列。

《沖鋒隊》之後,何冠昌對陳木勝說:你各種題材都拍過了,不過現在看來時裝動作片是你最好的選擇,不要再拍其他類型電影了,可以去拍成龍了。

下一部電影,就是《我是誰》。

演《特警新人類》那年,謝霆鋒19吳彥祖25,大家都說找到了成龍接班人

“投入要我願意,全力幹要幹的事”

《我是誰》不算成龍陳木勝最好的一次合作,成龍願意接這部戲,全是看得幹爹何冠昌的面子,何冠昌說這小子行,就給他一次機會。

結果陳木勝第一次合作就讓成龍從荷蘭鹿特丹標志性建築的頂樓跳下來,全港沒有一家保險公司願意接這個保單。

後來回憶起來,成龍少數幾次犯怵的動作場面中,這個場面排第一。

雖然提前做好了安全防範,但成龍當時站在頂樓往下看,地面墊的棉墊還沒半個手掌大。地面除了劇組人員,還有警車消防車和救護車,以及一大堆等著看超級動作明星“玩命”的看熱鬧的觀衆。

看到這麽多人都在等他跳,成龍心想這下不跳是不行了,後來斯皮爾伯格問他這個場面怎麽拍出來的?他說一二叁跳就行。

跳完之後,他問自己,有必要跳嗎?答案是非常有必要,因爲這一跳不是爲了什麽榮譽,而是爲了對得起成龍這個名字!

不過跳完成龍又開始發愁了,港片男星怎能不會打呢?可是當年港片影壇已經找不到下一個成龍了。

于是就有了90年代末的兩部《特警新人類》,成龍親自找投資,客串,找來新的禦用導演陳木勝拍,目的只有一個:爲港産動作片選秀。

1999年,陳木勝導演的《特警新人類》面世,謝霆鋒19歲,馮德倫25歲,吳彥祖25歲,李燦森24歲。

當年的吳彥祖套著皮西裝,露著巧克力色的胸肌、腹肌,扣子就從來沒扣上,荷爾蒙的氣息完全噴灑出來。

謝霆鋒、馮德倫和李燦森叁人第一場戲就是在警校,看警官黎耀祥挨個說他們幹的“衰事”,所有人都帶著壞笑。

那是謝霆鋒第一次和陳木勝一起拍片,當時就覺得這個導演相當可以,可惜爲了遷就幾個年輕人的水平,這部戲並沒有讓謝霆鋒豁出去。

到了2005年的《新警察故事》,陳木勝終于讓謝霆鋒豁出去演。

拍香港會展中心天台的那場戲,爲了效果逼真,謝霆鋒堅持親自上陣,整個人懸空挂吊在會展外牆,被繩索勒到真實地翻白眼。

陳木勝一喊cut,小謝直接休克了。

不過這部戲最耀眼的還是吳彥祖爲數不多的“變態反派演出”。這是第一次觀衆感到吳彥祖的演技,還誕生了那句名台詞——“阿祖,收手吧,你已經被包圍了。”

《新警察故事》在內地打破了保持十年之久的合拍片票房紀錄。

更關鍵的是港片終于有了第二個敢從香港會展中心跳下來的演員,許多年後謝霆鋒一說到陳木勝就飙淚,說這些年有很多人生中的生死關頭,都是和陳木勝一起度過,比如從幾十層的高樓跳下來。

現在回想起來,真是過瘾。

但這部電影裏的成龍,已經明顯老了,動作已經跟不上年輕一代,下次再和陳木勝合作,就變成了喜劇風格的《寶貝計劃》,結果在國慶檔獲得1.6億票房。

這也是兩人合作的最後一部戲,《怒火》首映禮,成龍含著眼淚對現場觀衆深深鞠躬,說陳木勝不在了,自己就來替他站台,替他感謝觀衆。

可惜兩人籌劃中的《寶貝計劃2》,不會再有了。

而港式動作片的未來,需要新一代,撐起來。

演《男兒本色》那年,吳京33歲,那是他人生中最艱難的歲月

“迷人是這份情意,誰沒有傷心往事”

有陳木勝的電影,基本少不了爆炸場面。

炸得最猛的那次,就是《男兒本色》。

當時他堅持要在中國香港商業中心地帶的中環實地拍攝各種大型爆破鏡頭,最終獲得了香港開埠以來破天荒的拍攝許可證,封鎖了中環的叁條主要道路拍攝這場令人歎爲觀止的爆炸場面。

就是影片開場那一場震天動地的大爆炸。

但光是爆炸場面不過瘾,還要演員夠拼。

有一幕是謝霆鋒要被人從十層樓上踢飛,再跌落到一個大貨車櫃車角上,最後趴地上,最後這場戲一條過,謝霆鋒還是受了傷,如果他落地的地方再偏一點,就很可能摔出終生癱瘓。

房祖名在旁邊看了,佩服得不得了,“我覺得謝霆鋒才是成龍動作片的接班人!現在香港的保險公司的黑名單中有兩個名字:一個是成龍,另一個就是謝霆鋒。”

是真的,當年中國香港本地保險公司不敢承保,劇組只好遠赴美國爲他投下6000萬元的保險。

而從空中踢謝霆鋒那一腳的,就是吳京。

整部電影只要一開打,幾乎就是吳京一個人在暴打謝霆鋒余文樂和房祖名他們叁個。

有場戲是吳京暴打余文樂後,讓他吞了叁顆子彈。

雖然影片中很是囂張,但其實那是吳京人生中最失意的“港漂”歲月,那幾年他還拿不到國産大片資源,整個影壇最愛用他的導演就是陳木勝,從《男兒本色》、《全城戒備》到《新少林寺》,每次吳京都演大反派,最後都領了便當。

但陳木勝是真的欣賞吳京,專門給他認真寫文戲,吳京還憑借《男兒本色》提名了最佳男配角。

拍《男兒本色》的時候,房祖名和余文樂帶著遊戲機到片場,被陳木勝痛罵:“你們來工作還是來玩遊戲?” 後來陳木勝說:“我不會罵演員,除非演技很差,工作人員也是,最重要的就是要專業,每個部門都要做好自己的工作,有些時候我發脾氣是因爲他們不專業。”

但陳木勝一看到吳京就很高興,拍完戲一起在街邊吃便當,邊大口吃飯一邊聊電影。

後來吳京拍《戰狼》,陳木勝把自己的禦用動作指導李忠志借給吳京。

2016年,吳京憑借《戰狼》拿到華鼎獎最佳新銳電影導演獎,在台上說:“感謝陳木勝導演一路幫我看劇本。”

《戰狼2》拍好,陳木勝帶著李忠志陪吳京看片看了3天,提了很多有用的建議,在《戰狼2》的片尾,吳京又特別感謝了陳木勝。

當年陳木勝還調侃:“吳京欠我10部戲。”

後來陳木勝拍《怒火重案》,吳京還去探班。以吳京的個性,只要陳木勝開口,再讓他去演大反派他肯定會去,可是吳京欠陳木勝的10部戲,永遠沒有辦法還了。

拍《掃毒》那年,陳木勝致敬吳宇森,張家輝演技封神

“豪傑也許本瘋子”

其實陳木勝拍過很多被忽視的佳作,例如很多人不知道的,2006年的《叁岔口》,郭富城第一次被提名金像獎最佳男主角,雖然輸給了梁家輝,但卻從此開啓了他的演技派之旅。

但陳木勝公認最近10年的佳作,還是2013年的《掃毒》。

這部戲其實很有意思。因爲陳木勝一直想要致敬吳宇森:“用動作來表達浪漫情懷,他是最厲害的。”

于是劇本都還沒有成形,他就直接向寰亞要來了有片約的古天樂和劉青雲,但陳木勝又很喜歡張家輝,就去跟他說,我希望用這個組合去拍一個警匪片。

當時劇本都沒有,就只有一個概念,就是講叁個警察去掃毒的故事。

爲了把槍戰場面拍得真實,陳木勝特意把攝制組搬到了泰國,拍了整整一個半月,全片一共拍了六個月,電影的一億多投資,有過半都扔在了動作和場面上。港産動作片在陳木勝這裏,早就不是七日鮮了。

但影片場面再大,講的還是跟吳宇森的《英雄本色》《喋血街頭》一樣的,關于叁兄弟之間的情義故事。

整部電影的拍攝,也充滿了港片風格,比如影片裏,鄭少秋的那首經典的《入刀山》總是不斷地被唱起,後來試片,院線方都說電影什麽都好,就是叁個主演一直唱的那首歌是什麽鬼?

但那首歌是叁個演員自己唱進去的。

劇本寫的只是讓劉青雲、古天樂、張家輝叁兄弟在一起吃飯聊天。

結果聊著聊著,劉青雲古天樂就開始唱鄭少秋版陸小鳳主題曲《入刀山》。然後又說到了西門吹雪,叁人都認爲自己是西門吹雪。

張家輝就吐槽了一句,哪裏有你們這麽黑的西門吹雪。

陳木勝就都剪進片子裏,院線提意見,他滿臉微笑雙手合十道謝,然後堅決不改。

這部電影裏張家輝奉獻了影帝級別的演技,從開頭的唯唯諾諾,到後來的瘋癫,最後還是跟兄弟們一起赴死。

而事實證明,那首沒有內地觀衆有印象的“誓要去,入刀山”,觀衆都很喜歡,因爲歌詞雖然聽不懂,但觀衆看懂了影片的兄弟情義。

情比金堅,情義比命更重要,這個價值觀對于港片來說,是一個最樸素的傳統。

陳木勝從前輩手中接過了這個主題,也拍出了最後一部情義無價的港式英雄本色。

他和張家輝最後一次通電話,說醫院的電視正在放《掃毒》,那時他已經病得很重,但心心念念的還是電影。

可是最後一個對吳宇森式情義港片有情結的導演去世了,這種電影,也就從此失傳了,從此再無人“誓要去,入刀山”。

謝霆鋒甄子丹加起來快100歲,劉德華60歲古天樂50,港片還有多少年?

“男兒願同到世間闖一次 靠我兩手創動人故事”

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底色,但不論在哪個時代,只有那些懷揣著誠意和熱情跟命運死磕的電影人,才更能拍出最燃的電影。

《怒火重案》其實沒那麽好,只能算是陳木勝動作片的一次正常發揮。

但這種純正的港片,已經幾乎要絕迹了,上一次,是去年12月的《拆彈專家2》,主演劉德華,導演邱禮濤。

陳木勝去世,徐克林超賢北上,港片影壇還能拍出這種港片的,也只剩一個邱禮濤了。

就仿佛冥冥中有注定,陳木勝最後一部戲,找回了他當年拍《精武門》的甄子丹,又找回了他一手培養的最後的港産動作明星謝霆鋒。

雖然是人生最後一部電影,陳木勝的火氣卻一點都沒少。

擔任動作指導的甄子丹跟他說:導演你在玩我,噼裏啪啦在整個尖沙咀(開打),已經推到這麽高的情緒了,我怎麽設計更猛的動作戲?

怎麽拍怒火呢,就是火爆、瘋,幹就完了!

40歲的謝霆鋒變成戲中的瘋批反派,在電影中和甄子丹貼身肉搏,被摁住用臉彈鋼琴。

58歲的甄子丹在戲中被塑料袋套頭暴打,差點窒息。

最後一場教堂對決戲,兩個加起來快100歲的老家夥硬碰硬打得震天動地。

但不這麽拼,算什麽陳木勝電影?

所謂直男電影、熱血電影、力量電影,動作片的手法、警匪片的配置,都是外殼,那些燃燒的情懷和不死的鬥志,才是港産動作片的靈魂。

那是港片獨一無二的東西。

好萊塢的阿湯哥再拼,會玩蝴蝶刀嗎?

骨子裏的盡皆過火與癫狂,成就了港片。

然而有一個算一個,哪怕陳木勝還在,今天的港星,有多少還能打得動呢?

55歲以上這波,成龍67歲,周潤發66歲、梁家輝63歲、劉德華60歲、梁朝偉59歲、甄子丹58歲了。

中生代這波,郭富城55歲、張家輝53歲、古天樂50歲,吳彥祖46歲,謝霆鋒40歲,余文樂39歲了。

而自謝霆鋒余文樂之後,港片就再也沒有出現過有影響力的新人了,完全沒有任何後備力量。

這意味著帶著當年記憶的港味動作片,真是看一部少一部了。

如今的港片是“鐵打的古天樂,流水的各路影帝”,有什麽辦法呢,再要把甄子丹謝霆鋒請出來拍港産動作片,至少也要陳木勝這樣的角色,陳木勝去世了,就像謝霆鋒說的,我想拍更多的港式動作片,找誰拍呢?

隨著港片人才斷層,這些年再沒有開發出新的題材和新的類型電影,反而一直在走重複路線,圍繞著警匪題材,翻來覆去都是緝毒、臥底、黑化那一套,往往動作利落、場面火爆,最後落腳情義兩難全的主題,再加上剩下的幾大男星,比如接下來邱禮濤的《掃毒3》,又是郭富城劉青雲古天樂。

港片生態環境一落千丈,年輕人沒了,周潤發說:“現在年輕人不肯入行,就算入行了也不知道要多少年才能上位”。

精妙的動作設計是港片的靈魂,如今出入坐輪椅的洪金寶說:“香港的動作片已經沒有了,我們都老了,而年輕人就算拼命練幾年,出來也沒有戲可拍”。

內憂外患之下,港片再難出爆款,只剩下老牌電影人,秉承著匠人般的精神,讓作品偶爾重回巅峰時期港片的輝煌。

這令人們更加懷念當年的港片黃金時代。

時間流轉數十年,眨眼而過。無論高峰低谷,港片總帶給人感動。很多人都曾疑問,究竟什麽是港味?或許,陳木勝的人生,是最好的答案。

70年代的時候,陳木勝經常一個人去看電影,尤其邵氏、嘉禾兩大公司的武俠片,那個時候他也沒錢,早上去看電影便宜,他就很早就去,一看就是一整天。港片導演的俠義情懷,大抵是當年埋下的。

後來電影裏的兄弟義氣、人情味和邪不能勝正的法則,是陳木勝電影中永恒的底色。

輸贏算不了什麽,重要的世間的正義和兄弟的情義。

陳木勝活著的時候說:“我覺得,在現實生活裏面是很少有英雄的。所以在電影裏面,我覺得應該要做夢一樣,多一些英雄去救人、去幫助別人。”

真正的港片導演,心中一定要有一個英雄夢的,只不過不是好萊塢的超級英雄,而是當年港産武俠片裏的俠。

那個戴眼鏡,斯文溫吞,绯聞爲零,有空就回家陪孩子,看電影的陳木勝,心裏裝了幾十年的,終究是一個千古俠客英雄夢。

可是他很愛的吳宇森在《喋血雙雄》中,早就借小莊之口感歎:“我們已經不適合這個江湖,我們太念舊了。”

港片也注定不再適合這個流量、大數據當先的電影江湖,他們太念舊了。

但港片輝煌究其根本,恰是靠這些念舊的底蘊。

杜琪峰帶出了陳木勝,陳木勝帶出了謝霆鋒,港片不講好萊塢那一套,它的骨子裏就是《掃毒》裏那個“誓要去、入刀山”充滿情義的世界,在那裏,穿過40年的風雲際會,我們可以看到各路巨星、導演不同的命運。他們的命運起伏,被港片影響,也時時刻刻指向了港片。在這命運背後,當然有個人選擇的問題。但歸根到底,是英雄造就了時勢,情義成就了江湖。

我信你,就把命交給你,你陳木勝讓我從十幾樓往下跳我謝霆鋒就跳,一代人又一代人,港片故事才綿延不絕。而如今,英雄逝去了,情義已過時,港片的故事就似乎講到了盡頭。

所有人都將老去,總有人正在年輕。而這個曾經的東方好萊塢,則將慢慢隱退。

1986年,黃霑寫的《獅子山下》如此唱,“人生總有歡喜,難免亦常有淚,我哋大家,在獅子山下相遇上,總算是歡笑多于唏噓。”

這個港片夢,總算是歡笑多于唏噓,只是陳木勝的夢已經做完了。剩下看著港片長大的一代人,一如Beyond所唱的,“不想你別去”。可是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

人們喜歡港片,也從來不是因爲英雄永遠能贏,而是因爲英雄們從不認輸,不認命。

可是永遠不會有下一個港片這樣的情義故事了,好在,我們至少曾經擁有它。

在那場被吳京自己中斷的采訪裏,最後吳京平複情緒後回來完成了采訪,在采訪最後,他輕輕說了一句“Benny,謝謝你”。

Benny就是陳木勝,而陳木勝的故事,也就是港片的故事。現在的問題是,失去了陳木勝的謝霆鋒,能一個人把港片光輝歲月續寫下去嗎? 欧美熟妇一区二区视频非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