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9-02发布:

玩弄漂亮少妇高潮白浆章节西州风云 1-2

精彩内容:

楔子

  夜色中的城市,烏雲密布,遮住天上的月亮。

  黑暗房間裏沒有開燈,電腦顯示器的熒光映出男人的半張臉,顯得格外蒼白。

  伴隨著滋滋啦啦的電流聲,男子沈吟著,緊鎖眉頭。

  仿佛在仔細地查看著什麽,一遍又一遍地確認。

  桌面上的手機突然震動起來,在靜寂的房間裏跳的觸目驚心。

  男人接起來。

  「我們到了」

  話筒裏傳出一個低沈的嗓音。

  男人停了幾秒,說:「……那就去幹吧」

  「呵呵,終于可以開始了」

  「嗯」

  挂掉手機,男人起身走到陽台上。

  眼前是鐵幕一般的黑夜,遠處的車燈星星點點。

  一滴雨水落在男人臉上,他擡起頭。

  凝聚在天際線邊的一大片烏雲仿佛回應一般,打了個不大不小的悶雷。

  「轟隆——」

  雨淅淅瀝瀝地撒了下來。

  泥濘的地面上積起小小的水坑。

  一個煙頭掉進來,暈開了水面上倒映的路燈。

  「嗤——」絲絲青煙飄出,隨即被一只穿著厚底牛皮鞋的大腳踩住。

  昏黃的燈光下,一個身材高大魁梧的男人,把黑色衛衣的帽兜套上。

  路燈只能照到他下半張臉,胡子拉碴。

  他朝身邊另兩個同樣一身黑衣的男人擺了擺頭。

  叁個人在細密的雨幕中,朝一間公寓樓走去。



                第一章

  西州市公安局的第一會議室裏,圍著圓桌,已經坐滿了人。

  市局的骨幹幾乎無一缺席。

  身居最中央的,是一個中年美婦。

  女人看上去約莫四十多歲年紀,成熟豐韻,端莊秀麗,只是神情嚴肅。

  她一身筆挺的警服,沒有戴帽子,秀發整齊地盤在腦後,一絲不茍。

  此人是現任西州市公安局局長,東方玥,今年52歲,實際年齡與外貌頗有
出入。

  因爲性別和外貌的關系,在充滿著陽剛之氣的公安系統中,女警一般總會給
人纖弱和不可靠的感覺,無論官階,但了解她的人都清楚,東方玥是個從基層上
來的幹部,也是個很有能力和手腕的女人。

  此刻的女局長雙手交叉在身前,秀眉微蹙,神色並不輕松。

  在她左側的,是一個叁十出頭的男子,看上去精明能幹,身穿一套黑色西服,
是會上唯一一個沒有穿制服的人。

  男人叫做董紹威,是東方玥的秘書,31歲,從當初東方玥升任副局長起,
便擔任其秘書一職,鞍前馬後五年多,算是局長的親信。

  再往下,圓桌的兩側,分別是兩個中年漢子,成對峙之勢,也像極了他們之
間的立場。

  左手的男人中等身材,孔武有力,是現任的刑偵大隊長胡博,今年44歲。

  另一邊的男人稍稍年長一些,留著一撮山羊胡。

  他叫馮軍陽,治安大隊長,50歲。

  東方玥上任局長之後,開始扶持同爲基層出身的胡博,而馮軍陽則是前朝老
臣,作風也偏保守,馮胡二人在很多場合都曾針鋒相對,水火不容,是公開的秘
密。

  除卻這幾人,其余與會者也都是幹部,從肩章和襯衫顔色就能看的出來。

  「哢!」

  會議室門打開了。

  一個身穿警服,頭發花白,微微駝背的老頭走了進來。

  所有人立刻都站起了身,包括東方玥.老頭掃了一眼衆人,目光冷峻,隨後
朝會議桌前走去。

  東方玥敬了一個禮

  「廳長」

  老頭點點頭,「坐吧,都坐吧」

  董紹威把東方玥身邊一直空著的椅子拉開

  「廳長,您坐」

  「嗯」

  老頭坐下,下意識瞟了東方玥一眼。

  女局長筆挺的警褲下,穿的是一雙黑色的中跟皮鞋,腳面上露出絲襪包裹的
一抹肉色。

  這本市平淡無奇的搭配。

  但是東方玥保養得非常好,雖已是熟齡但身材依舊高挑修長,別有一番風味。

  老頭的目光回到會議桌上。

  此人叫做彭齊銘,省公安廳長,也是東方玥的頂頭上司,現年64歲。

  衆人坐下。

  東方玥一雙長腿自然而然盤了起來,翹了個優雅的二郎腿。

  彭廳長端起桌上的茶杯,用杯蓋撥開茶葉沫,眼角不經意又瞄了一下身邊。

  「人齊了,開始吧,老胡」董紹威說「好,我來彙報」

  胡博把筆記本翻開。

  和他的形象一樣,胡博的聲音非常洪亮,中氣十足。

  「在最近的一個月時間內,我市連續出現針對婦女的惡性綁架案件,受害人
從22歲到36歲不等」

  「具目擊者稱,犯罪嫌疑人爲叁人團夥,男性,本地口音」

  「每次作案,都是強行入室,通過暴力手段控制和捆綁受害人及目擊者,並
當衆對受害人實施性侵之後,再進行綁架,而受害人的親友,在事後的幾天之內,
都會收到女受害人的內褲,文胸,襪子等貼身物件,可以說手段十分囂張,性質
十分惡劣」

  「第一起案件的受害人,是市一中的英語老師,叫做程穎,26歲。事發當
晚,正在教職工宿舍,給班上的兩名學生補課」

  「犯罪嫌疑人敲開房門後,以刀具威脅叁名師生,並用受害人的絲襪將他們
捆綁,隨後,當著兩名男生的面,在宿舍的床上將程穎輪奸」

  「由于是休息天,直到第二天,程穎的室友——另一名女教師返回學校,才
發現兩名被捆在暖氣片上奄奄一息的男學生,據稱他們的嘴都用絲襪嚴密堵塞,
陰莖上也被套了程老師的絲襪,而程穎已經不知所蹤,事後清理現場發現,一起
消失的還有程老師的一箱衣物」

  「而兩天之後,市一中的傳達室收到一個包裹,收件人,是目擊案件的男學
生,包裹裏所裝的,是一雙褲裆撕破,布滿了精斑的白色連褲絲襪,和一雙淺粉
色系帶高跟皮鞋」

  「據兩名學生回憶,受害人出事當晚,穿的正是一身鵝黃色的洋裝,白色絲
襪,淺粉色系帶高跟皮鞋」

  「根據絲襪上的痕迹,我們提取了樣本,和DNA庫進行比對,沒有匹配結
果」

  「第二起案件,發生的時間相隔不到一周」

  「受害人名叫唐藝婷,31歲,是中心醫院住院部護士長」

  「因爲家中有一個下肢癱瘓的老母,唐藝婷一直沒有結婚,和一個已經出嫁
的妹妹,兩人輪流照顧老人」

  「事發當晚,是輪到唐藝婷陪護,而當第二天一早,妹妹唐藝欣從婆家返回,
才發現家中已經一片狼藉」

  「由于老太年事較高且明顯受到嚴重刺激,語無倫次,唐藝欣隨即便報了警」

  「我們在讀取了爲了監護老人而安裝的家庭監控視頻後,發現,前一天晚上
受害人被強行闖入家中的叁名男子毆打、捆綁,並且在癱瘓老人的床前遭到性侵」

  「受害人妹妹清點家中財物之後,發覺雖然幾個房間被翻得亂七八糟,但是
並沒有什麽財物損失,只是丟了姐姐唐藝婷留在家中的一套護士制服,和一些貼
身小件」

  「同樣,兩天之後,妹妹唐藝欣收到一個沒有發貨人的快遞,裏面是一雙護
士鞋,和一條女式內褲,經辨認,是她姐姐所有」

  「第叁起案件間隔時間更短,幾乎沒有超過四十八小時」

  「受害人爲22歲女青年,鄭心怡,某國企財務人員,新婚不久,出事前一
周剛和丈夫去歐洲度完蜜月」

  「事發當晚,鄭心怡和丈夫外出就餐,返回時,在車庫被人尾隨,叁名犯罪
嫌疑人強行進入家中之後,受害人丈夫遭到毒打,隨後目睹妻子被人輪奸」

  「事後嫌疑人將受害人丈夫鎖在衛生間內,將女事主綁架帶走」

  「受害人丈夫費盡全力撞壞門鎖才得以逃出報警」

  「兩天後,受害人家中收到包裹,裏面是一雙殘破的肉色連褲絲襪,和一小
瓶疑似分泌物的可疑液體」

  「而事發時,鄭心怡身穿一件紅色連衣裙,肉色連褲絲襪,紅色高跟鞋」

  「第四起案件發生在白天,地點是城西區的商業街」

  「叁個嫌疑人明目張膽地闖進一家尚未營業的咖啡館」

  「挾持了女店主和兩女一男叁名店員」

  「店主名叫陳美萍,34歲,已婚,和丈夫分居兩地」

  「嫌疑人將店門反鎖並挂上停止營業的牌子」

  「接著,將四人趕到儲藏室,分別強奸叁名女性之後,還脅迫男性店員參與
其中」

  「事後,男性店員被脫得一絲不挂,兩名女性店員則分別只剩一條加厚的黑
色天鵝絨連褲絲襪,叁人頭腳錯開,捆成一根人柱,而女店主則被裝進事先準備
好的行李箱帶走」

  「叁人拼命呼救,數小時後,才引來路人報警」

  「兩天之後,叁名店員分別收到了快遞」

  「女服務員是被強奸時自己所穿的已經布滿了幹透白斑的內褲」

  「而男性店員則是一條褲裆撕開的黑色連褲絲襪,和一管紮了口,裝滿了精
液的避孕套」

  「經查,連褲襪爲女店主陳美萍當日所穿,咖啡店裏統一的制服是黑色西服
套裙,大開領白色襯衫,黑色的天鵝絨連褲絲襪和高跟鞋」

  「那管精液則屬于男性店員」

  「第五起案件——」

  胡博念到這裏,停了一下。

  他舔了舔嘴唇,喝了一口水,繼續「受害人叫……趙佳妍,34歲,全職主
婦」

  本來安靜的會場,悄悄響起了一陣私語。

  「事發當日,趙佳妍陪同12歲的兒子,周晨宇去少年活動中心上籃球課,
在駕駛自家的寶馬X4返家途中,被犯罪嫌疑人以佯裝制造車禍的手段騙下車後,
實施綁架」

  「具周晨宇回憶,母子二人被帶上了一輛車窗塗黑的面包車」

  「母親趙佳妍遭到捆綁,堵嘴,和蒙眼」

  「而叁名嫌疑人並未對周晨宇采取什麽措施,只是將兩人拉到一個廢棄的工
廠後,在車裏輪奸了趙佳妍,並命令周晨宇觀看」

  「雖然周晨宇只有12歲,但發育較早,身高也已經達到一米六五」

  「看到周晨宇生理起了反應,犯罪嫌疑人還喪心病狂地強迫趙佳妍用自己身
上脫下來的肉色超薄連褲絲襪包裹兒子的陰莖進行手淫」

  「在周晨宇射精之後,叁人將下體仍舊纏著母親絲襪的男孩趕下車,隨即揚
長而去」

  「因爲驚慌,周晨宇並未記下面包車的車牌」

  「幾天後,周家收到了不明發貨人寄來的快遞」

  「包裹裏面,是一只白色的叁葉草板鞋和一只白色的阿迪達斯運動短棉襪」

  「均爲左腳,鞋襪裏外都布滿了幹透的精斑」

  「而趙佳妍當日身穿的,是白色緊身運動T恤,牛仔熱褲,超薄肉色絲襪和
白色的運動鞋襪,通過受害人丈夫的辨認,寄來的確爲其妻之物」

  「有一點,需要特別說明……」

  胡博說到這裏,瞥了彭齊銘一眼。

  「大家可能也已經知道了,第五起案件的受害人,趙佳妍……是省委秘書長
的兒媳婦……」

  彭齊銘垂著眼睑,臉色鐵青。

  胡博清了清嗓子

  「目前爲止發生的這五起案件,有很大的共同點,犯罪嫌疑人皆爲叁人小團
夥,手段歹毒,受害人同爲相貌出衆,喜好穿連褲絲襪的女性,而犯罪嫌疑人在
事後,將與受害人有關的物品寄回,也是非常明顯的挑釁行爲,我們認爲,這五
起案件,應當並案處理,以——」

  「胡隊長,你等一下」

  一直沒做聲的馮軍陽用鋼筆尾端敲了敲桌面

  「你是說第五起案件,是最後一起了,對嗎?」

  「是的」

  「好,那我來補充一下吧」

  馮軍陽把黑框眼鏡摘下,一邊用紙巾擦,一邊慢悠悠的說「就在前天,我們
接到報警,說新豐小區的公寓樓發生了搶劫案,本以爲是個普通的案件,但是現
場勘查以後,發現事情並不簡單」

  男人把眼鏡重新架好,接著說「報案人名叫,徐海波,東方局長,這個名字
您很熟悉吧」

  所有人的目光齊刷刷轉向東方玥,包括與她近在咫尺的彭齊銘。

  女局長的眉梢抽動了一下,但很快就恢複了鎮定自若的神情。

  「徐海波,是我的女婿,這件事情我已經知道了。」

  「那您一定知道,事發地點,並非徐海波的住所,而是他親姐,徐曼麗的家。」

  「我知道。」

  「具徐海波稱,一夥人深夜闖入,進行搶劫,並且帶走了徐曼麗與離異前夫
所生的女兒,15歲的徐薇……」

  「馮隊」胡博打斷了馮軍陽的話「難道你是想說,這也是出自之前那叁名嫌
疑人所爲?呵呵——」

  「徐海波的筆錄,漏洞百出,讓人不得不懷疑其中還有蹊跷,結合這幾起案
件,我覺得絕非偶然」馮軍陽提高了聲音。

  「馮隊,那我告訴你,你說的情況我早就掌握了,首先這起案件中,沒有性
侵犯,也沒有事後郵寄受害人物品這兩個典型的標誌,所以我們已經排除了出自
同一夥罪犯之手的可能。」

  「我說過,徐海波的證詞不可信,如果我現在告訴你,我的人在現場又找到
了女式內衣褲殘留的碎片,以及用過的避孕套——」馮軍陽伸出兩個手指「不止
一個,你又怎麽想呢?」

  「那也不代表——」

  「兩位」董紹威站起來「關于案情的探討,我想我們可以在會後繼續進行,
我們都知道,彭廳長百忙中趕來坐鎮的原因,所以與其糾著一些尚不明朗的事情
不放,不如好好來分析我們已經掌握的證據和線索,畢竟,我們每浪費一分鍾,
人質就多一分危險,不是嗎?」

  馮胡二人都住了口。

  「所以沒有定論的事情,我們暫時就不討論了,也不要浪費廳長的時間,好
嗎,那麽請胡隊介紹一下接下來的安排部署吧」

  「好的,董秘書,我是這樣計劃的,首先……」

  彭齊銘側過身子「東方,你跟我來一下。」

  「是。」

  兩個人站起來,一前一後,走到會議室後面的套間,東方玥掩上了門。

  兩人在沙發上坐下,老頭把帽子摘掉,捋了捋花白的鬓角。

  「你知道失蹤的是周慶偉的兒媳婦嗎」

  「知道」

  「嗯,知道就好」彭齊銘點點頭「省委秘書長的兒媳婦被綁架,還被人給…
…你知道這性質有多嚴重嗎」

  「我知道」東方玥沈吟著,雙眸依舊神態自若。

  彭齊銘和這雙眸子對視了幾秒,嘴角一揚:「好,我相信你,我相信最後我
能得到一個滿意的結果」

  他拽了拽領口,仿佛領帶打的太緊了。

  「他周慶偉可不是什麽省油的燈,東方啊,明年我就退休了」

  老頭一擡眼,兩個單人沙發是相鄰的,東方玥的雙手搭在一起,擱在兩沙發
中間貼在一起的扶手上,白皙的手背上隱隱透出青色的血管。

  「你可別讓我失望啊」

  彭齊銘輕輕拍了拍東方玥優雅精巧的玉手,站起身,推門出去了。

  老頭一走,東方玥的臉上,那氣定神閑的姿態,仿佛泄了的氣球,霎時間就
得無影無蹤。

  女局長疲憊地靠在沙發上,輕撫額頭。

  頹態盡顯。
.


                第二章

  東方玥回到辦公室,靠在椅子上,感到有些疲憊。

  董紹威適時送上一杯香茗。

  作爲秘書來說,毫無疑問,他是稱職且優秀的。

  董紹威爲人沈穩,內斂,心思缜密,處事甚至有時候比女性還要細致體貼。

  這年頭靠譜的人不好找。

  東方玥也一度很慶幸有這麽一個信得過的部下。

  「謝謝」

  「別客氣局長」

  「小董」

  「嗯?」

  「你去把徐曼麗母女那案子的卷宗拿來我看下」

  「好的」

  東方玥素白的手指揉了揉太陽穴「胡博那裏,進展怎麽樣?」

  「不順利」董紹威直截了當的說「受害人親友收到的那些快遞,都是一些小
公司做的,根本追查不到來源」

  「現場采集的DNA 樣本呢?」

  「目前從現場和事後證物中收集到的幾十組樣本,經過比對,證實在不同案
發地都出現過的DNA樣本,有3組,但是在公安部的數據庫裏都匹配不上,很
可能這叁人都沒有前科」

  「還有天眼呢?查的怎麽樣了?」

  「我們市的天眼狀況您也知道,現在還做不到全覆蓋,通過監控,只能追蹤
到南郊一帶,不過可以確定,這夥人有很強的反偵察意識,他們每次作案用的車
都不一樣,胡博查過拍到的車號,都是套牌」

  「讓胡博他們以南郊爲重點進行摸排,重點關注一些私人的汽車修理廠」

  「是」

  董紹威說罷,把一疊材料放到了東方玥的桌上。

  女局長戴上細巧的金絲邊眼鏡,一頁一頁翻看。

  「具徐海波在筆錄裏說,叁名歹徒闖入後,控制了他自己與徐曼麗母女,隨
後將屋內財物洗劫一空,可能是因爲沒搜到多少錢,于是便將母女兩人綁架帶走」

  「嗯」東方玥垂著眼睑,微微點頭。

  「現場收集到的毛發和皮膚組織,鑒證科的同事正在跟進,當事人徐曼麗的
職業,是一名高鐵乘務長,平時工作比較忙,經常會請一些家政人員到家裏工作,
所以在現場他們收集到了十幾個人的DNA 痕迹」

  「沒有性侵的迹象?」

  「筆錄中沒有」董紹威玩味地笑了笑「這個案子當時是在馮隊長手上的,但
是徐海波跟您的關系,他也知道,畢竟……」

  「嗯」

  「當事人問不出什麽,最後也只能讓他回去了,據說老馮當時很不甘心」

  「你怎麽看?」東方玥合上材料,塞進牛皮檔案袋。

  「我覺得徐海波顯然在隱瞞什麽,老馮也是一樣,比如他在會上說的一些線
索和證物,卷宗裏完全沒有」

  「馮軍陽在打自己的小算盤,胡博那裏陷入了僵局,而他馮軍陽要是能證明
這個案子和之前幾起,確爲同一夥人所爲,那麽如果他找到突破口,就可以先發
制人,拿下頭功」

  「您說的是」

  東方玥擡腕看了看手表

  「好了小董,不早了,你先下班吧」

  「局長,彭廳長那裏……」

  「我心裏有數」

  「好,那我先走了」

  聰明的人知道什麽時候該閉嘴,董紹威從外面關上了辦公室房門。

  東方玥思忖片刻,拿出手機,撥號。

  「餵?」一個優美的女聲從聽筒裏飄出來。

  「小夢」

  「媽?」聲音透出愉悅。

  「今晚上,你們都在家嗎?媽順便過來吃個晚飯」

  「在啊,正好,一會兒我再去買幾個菜」

  「不用,隨便做點就好」

  「沒關系,瑩瑩今天回家,我本來就要再準備的」

  「哦,好吧,那個……徐海波晚上會在吧」

  「他啊,應該吧,最近好像沒什麽應酬」

  「好,那我一會兒就到,再見」

  「再見」

  放下手機,東方玥收拾了一下隨身物品。

  局長辦公室有兩扇門,一扇通往外面,一扇通往裏面的隔間。

  裏頭是個休息室,有床,簡單的家具,和洗漱池。

  東方玥打開衣櫃,裏面挂著一件藏青色的長風衣。

  她想了想,把伸向風衣的手收了回來。

  東方玥剛才電話的對象,是她的女兒,任夢。

  東方玥沒有兒子,只有兩個女兒。

  大女兒任夢,小女兒,叫任玉。

  任夢今年34歲,公務員,現任西州市城中區副區長,徐海波就是她丈夫。

  兩人有一個女兒,叫做徐瑩瑩,今年14歲,在一所私立中學念初叁,平時
住校,偶爾回家,所以難怪任夢的心情這麽暢快。

  她們家住的房子在市中心,不大,但是地段很好,是區政府分的房子,住的
大多是機關工作人員,算是一個中等偏上的公寓小區。

  任夢來開門的時候,東方玥聞到一股肉湯的香氣,那是家的味道,很溫馨。

  一家叁口迎了出來。

  女主人穿了一身黑白條紋的一體式家居裙,看上去綿軟舒適,纖腰上圍著粉
色的圍裙,披肩的波浪長發也許是爲了方便做家務,而隨意地束成了一個馬尾,
臉上一層淡妝,笑顔如花。

  外孫女徐瑩瑩顯然是剛回來沒多久,還穿著學校的校服。

  裏邊是白色的襯衫,袖口滾著花邊,外面是黑色馬甲,下身配著紅黑相間的
格子裙,腳上是淺白色的連褲絲襪。

  和她的母親以及姥姥一樣,徐瑩瑩也是標準的美人胚子,雖然還沒有成年,
但皮膚白皙,五官秀美,身高也已經開始發育,兩條腿勻稱修長,亭亭玉立,黝
黑的長發泛出健康的光澤,綴著一條發帶。

  徐海波與任夢同歲,他個子很高,年輕時相貌不凡,與妻子也是一對璧人,
只是時過境遷,現在已是中年發福。

  而形成對比的是,任夢卻保養得非常好,現在夫妻兩人站在一起時,看起來
已經有了明顯的年齡差距。

  一眼見到東方玥身著筆挺的警服,徐海波的表情僵了一下,隨即尴尬地笑笑,
試圖掩飾自己的不自然。

  「姥姥你真有意思,怎麽穿著工作服就來了」徐瑩瑩一邊接過東方玥的拎包
一邊說。

  「啊,出去開了個會,沒回局裏,就直接過來了」

  東方玥笑著,把一雙穿著肉色絲襪的叁十六碼秀足從高跟鞋裏抽出來。

  「媽,您換鞋」

  徐海波殷勤的說著,把一雙白色的棉拖鞋放到東方玥踩在地毯上的絲襪玉足
旁邊。

  「海波,我自己來」

  東方玥藏在加厚的絲質襪尖中的腳趾一勾一挑,拖鞋已在足上。

  這輕柔優雅的小動作近在咫尺,被徐海波盡收眼底。

  「沒事沒事」

  他說著,順手夾起東方玥尚帶余溫的高跟鞋,放到鞋架上。

  「媽您先坐,我再炒個蔬菜,馬上開飯」任夢揉著圍裙往廚房裏去。

  徐瑩瑩挽著姥姥的胳膊往客廳去,嘴裏叽叽喳喳。

  徐海波看著幾人的背影,不經意揉了揉鼻子,偷偷嗅了嗅剛才伸進鞋窩裏的
手指。

  飯菜很快就上桌了。

  餐桌是四方的,正好四個人。

  東方玥跟任夢面對面,徐瑩瑩父女兩個面對面。

  任夢做了魚香肉絲,土豆牛肉,西紅柿炒雞蛋,油麥菜和排骨湯,都是女兒
喜歡吃的。

  祖孫叁人聊得熱絡,徐海波悶頭吃飯。

  「小夢,小玉最近有跟你聯系嗎,她現在怎麽樣?」

  「挺好的,已經在實習了」

  「小姨好厲害啊,是在省電視台當實習記者呢」

  「那當然,你小姨念書多用功啊,哪像你」

  「哼」女孩兒撇撇嘴「我可不想好不容易畢業了還去念研究生」

  「還研究生呢,你到時候能考個像樣點的大學我就知足了」

  「瑩瑩,你媽說得對,學曆還是越高越好」

  東方玥給徐瑩瑩的碗裏夾了一塊肉。

  徐海波不做聲。

  與其說他沈默,倒不如說,是融不進叁人的話題之中。

  徐海波靠在椅背上,手上拿著小酒杯,一口一口的喝。

  他的眼睛有點熱,迷離的目光無意間看到桌下,叁雙腿。

  左邊是穿著藏青色制式長褲,肉色絲襪,和白色棉布拖鞋的東方玥
                楔子

  夜色中的城市,烏雲密布,遮住天上的月亮。

  黑暗房間裏沒有開燈,電腦顯示器的熒光映出男人的半張臉,顯得格外蒼白。

  伴隨著滋滋啦啦的電流聲,男子沈吟著,緊鎖眉頭。

  仿佛在仔細地查看著什麽,一遍又一遍地確認。

  桌面上的手機突然震動起來,在靜寂的房間裏跳的觸目驚心。

  男人接起來。

  「我們到了」

  話筒裏傳出一個低沈的嗓音。

  男人停了幾秒,說:「……那就去幹吧」

  「呵呵,終于可以開始了」

  「嗯」

  挂掉手機,男人起身走到陽台上。

  眼前是鐵幕一般的黑夜,遠處的車燈星星點點。

  一滴雨水落在男人臉上,他擡起頭。

  凝聚在天際線邊的一大片烏雲仿佛回應一般,打了個不大不小的悶雷。

  「轟隆——」

  雨淅淅瀝瀝地撒了下來。

  泥濘的地面上積起小小的水坑。

  一個煙頭掉進來,暈開了水面上倒映的路燈。

  「嗤——」絲絲青煙飄出,隨即被一只穿著厚底牛皮鞋的大腳踩住。

  昏黃的燈光下,一個身材高大魁梧的男人,把黑色衛衣的帽兜套上。

  路燈只能照到他下半張臉,胡子拉碴。

  他朝身邊另兩個同樣一身黑衣的男人擺了擺頭。

  叁個人在細密的雨幕中,朝一間公寓樓走去。



                第一章

  西州市公安局的第一會議室裏,圍著圓桌,已經坐滿了人。

  市局的骨幹幾乎無一缺席。

  身居最中央的,是一個中年美婦。

  女人看上去約莫四十多歲年紀,成熟豐韻,端莊秀麗,只是神情嚴肅。

  她一身筆挺的警服,沒有戴帽子,秀發整齊地盤在腦後,一絲不茍。

  此人是現任西州市公安局局長,東方玥,今年52歲,實際年齡與外貌頗有出
入。

  因爲性別和外貌的關系,在充滿著陽剛之氣的公安系統中,女警一般總會給
人纖弱和不可靠的感覺,無論官階,但了解她的人都清楚,東方玥是個從基層上
來的幹部,也是個很有能力和手腕的女人。

  此刻的女局長雙手交叉在身前,秀眉微蹙,神色並不輕松。

  在她左側的,是一個叁十出頭的男子,看上去精明能幹,身穿一套黑色西服,
是會上唯一一個沒有穿制服的人。

  男人叫做董紹威,是東方玥的秘書,31歲,從當初東方玥升任副局長起,便
擔任其秘書一職,鞍前馬後五年多,算是局長的親信。

  再往下,圓桌的兩側,分別是兩個中年漢子,成對峙之勢,也像極了他們之
間的立場。

  左手的男人中等身材,孔武有力,是現任的刑偵大隊長胡博,今年44歲。

  另一邊的男人稍稍年長一些,留著一撮山羊胡。

  他叫馮軍陽,治安大隊長,50歲。

  東方玥上任局長之後,開始扶持同爲基層出身的胡博,而馮軍陽則是前朝老
臣,作風也偏保守,馮胡二人在很多場合都曾針鋒相對,水火不容,是公開的秘
密。

  除卻這幾人,其余與會者也都是幹部,從肩章和襯衫顔色就能看的出來。

  「哢!」

  會議室門打開了。

  一個身穿警服,頭發花白,微微駝背的老頭走了進來。

  所有人立刻都站起了身,包括東方玥. 老頭掃了一眼衆人,目光冷峻,隨後
朝會議桌前走去。

  東方玥敬了一個禮

  「廳長」

  老頭點點頭,「坐吧,都坐吧」

  董紹威把東方玥身邊一直空著的椅子拉開

  「廳長,您坐」

  「嗯」

  老頭坐下,下意識瞟了東方玥一眼。

  女局長筆挺的警褲下,穿的是一雙黑色的中跟皮鞋,腳面上露出絲襪包裹的
一抹肉色。

  這本市平淡無奇的搭配。

  但是東方玥保養得非常好,雖已是熟齡但身材依舊高挑修長,別有一番風味。

  老頭的目光回到會議桌上。

  此人叫做彭齊銘,省公安廳長,也是東方玥的頂頭上司,現年64歲。

  衆人坐下。

  東方玥一雙長腿自然而然盤了起來,翹了個優雅的二郎腿。

  彭廳長端起桌上的茶杯,用杯蓋撥開茶葉沫,眼角不經意又瞄了一下身邊。

  「人齊了,開始吧,老胡」董紹威說「好,我來彙報」

  胡博把筆記本翻開。

  和他的形象一樣,胡博的聲音非常洪亮,中氣十足。

  「在最近的一個月時間內,我市連續出現針對婦女的惡性綁架案件,受害人
從22歲到36歲不等」

  「具目擊者稱,犯罪嫌疑人爲叁人團夥,男性,本地口音」

  「每次作案,都是強行入室,通過暴力手段控制和捆綁受害人及目擊者,並
當衆對受害人實施性侵之後,再進行綁架,而受害人的親友,在事後的幾天之內,
都會收到女受害人的內褲,文胸,襪子等貼身物件,可以說手段十分囂張,性質
十分惡劣」

  「第一起案件的受害人,是市一中的英語老師,叫做程穎,26歲。事發當晚,
正在教職工宿舍,給班上的兩名學生補課」

  「犯罪嫌疑人敲開房門後,以刀具威脅叁名師生,並用受害人的絲襪將他們
捆綁,隨後,當著兩名男生的面,在宿舍的床上將程穎輪奸」

  「由于是休息天,直到第二天,程穎的室友——另一名女教師返回學校,才
發現兩名被捆在暖氣片上奄奄一息的男學生,據稱他們的嘴都用絲襪嚴密堵塞,
陰莖上也被套了程老師的絲襪,而程穎已經不知所蹤,事後清理現場發現,一起
消失的還有程老師的一箱衣物」

  「而兩天之後,市一中的傳達室收到一個包裹,收件人,是目擊案件的男學
生,包裹裏所裝的,是一雙褲裆撕破,布滿了精斑的白色連褲絲襪,和一雙淺粉
色系帶高跟皮鞋」

  「據兩名學生回憶,受害人出事當晚,穿的正是一身鵝黃色的洋裝,白色絲
襪,淺粉色系帶高跟皮鞋」

  「根據絲襪上的痕迹,我們提取了樣本,和DNA 庫進行比對,沒有匹配結果」

  「第二起案件,發生的時間相隔不到一周」

  「受害人名叫唐藝婷,31歲,是中心醫院住院部護士長」

  「因爲家中有一個下肢癱瘓的老母,唐藝婷一直沒有結婚,和一個已經出嫁
的妹妹,兩人輪流照顧老人」

  「事發當晚,是輪到唐藝婷陪護,而當第二天一早,妹妹唐藝欣從婆家返回,
才發現家中已經一片狼藉」

  「由于老太年事較高且明顯受到嚴重刺激,語無倫次,唐藝欣隨即便報了警」

  「我們在讀取了爲了監護老人而安裝的家庭監控視頻後,發現,前一天晚上
受害人被強行闖入家中的叁名男子毆打、捆綁,並且在癱瘓老人的床前遭到性侵」

  「受害人妹妹清點家中財物之後,發覺雖然幾個房間被翻得亂七八糟,但是
並沒有什麽財物損失,只是丟了姐姐唐藝婷留在家中的一套護士制服,和一些貼
身小件」

  「同樣,兩天之後,妹妹唐藝欣收到一個沒有發貨人的快遞,裏面是一雙護
士鞋,和一條女式內褲,經辨認,是她姐姐所有」

  「第叁起案件間隔時間更短,幾乎沒有超過四十八小時」

  「受害人爲22歲女青年,鄭心怡,某國企財務人員,新婚不久,出事前一周
剛和丈夫去歐洲度完蜜月」

  「事發當晚,鄭心怡和丈夫外出就餐,返回時,在車庫被人尾隨,叁名犯罪
嫌疑人強行進入家中之後,受害人丈夫遭到毒打,隨後目睹妻子被人輪奸」

  「事後嫌疑人將受害人丈夫鎖在衛生間內,將女事主綁架帶走」

  「受害人丈夫費盡全力撞壞門鎖才得以逃出報警」

  「兩天後,受害人家中收到包裹,裏面是一雙殘破的肉色連褲絲襪,和一小
瓶疑似分泌物的可疑液體」

  「而事發時,鄭心怡身穿一件紅色連衣裙,肉色連褲絲襪,紅色高跟鞋」

  「第四起案件發生在白天,地點是城西區的商業街」

  「叁個嫌疑人明目張膽地闖進一家尚未營業的咖啡館」

  「挾持了女店主和兩女一男叁名店員」

  「店主名叫陳美萍,34歲,已婚,和丈夫分居兩地」

  「嫌疑人將店門反鎖並挂上停止營業的牌子」

  「接著,將四人趕到儲藏室,分別強奸叁名女性之後,還脅迫男性店員參與
其中」

  「事後,男性店員被脫得一絲不挂,兩名女性店員則分別只剩一條加厚的黑
色天鵝絨連褲絲襪,叁人頭腳錯開,捆成一根人柱,而女店主則被裝進事先準備
好的行李箱帶走」

  「叁人拼命呼救,數小時後,才引來路人報警」

  「兩天之後,叁名店員分別收到了快遞」

  「女服務員是被強奸時自己所穿的已經布滿了幹透白斑的內褲」

  「而男性店員則是一條褲裆撕開的黑色連褲絲襪,和一管紮了口,裝滿了精
液的避孕套」

  「經查,連褲襪爲女店主陳美萍當日所穿,咖啡店裏統一的制服是黑色西服
套裙,大開領白色襯衫,黑色的天鵝絨連褲絲襪和高跟鞋」

  「那管精液則屬于男性店員」

  「第五起案件——」

  胡博念到這裏,停了一下。

  他舔了舔嘴唇,喝了一口水,繼續「受害人叫……趙佳妍,34歲,全職主婦」

  本來安靜的會場,悄悄響起了一陣私語。

  「事發當日,趙佳妍陪同12歲的兒子,周晨宇去少年活動中心上籃球課,在
駕駛自家的寶馬X4返家途中,被犯罪嫌疑人以佯裝制造車禍的手段騙下車後,實
施綁架」

  「具周晨宇回憶,母子二人被帶上了一輛車窗塗黑的面包車」

  「母親趙佳妍遭到捆綁,堵嘴,和蒙眼」

  「而叁名嫌疑人並未對周晨宇采取什麽措施,只是將兩人拉到一個廢棄的工
廠後,在車裏輪奸了趙佳妍,並命令周晨宇觀看」

  「雖然周晨宇只有12歲,但發育較早,身高也已經達到一米六五」

  「看到周晨宇生理起了反應,犯罪嫌疑人還喪心病狂地強迫趙佳妍用自己身
上脫下來的肉色超薄連褲絲襪包裹兒子的陰莖進行手淫」

  「在周晨宇射精之後,叁人將下體仍舊纏著母親絲襪的男孩趕下車,隨即揚
長而去」

  「因爲驚慌,周晨宇並未記下面包車的車牌」

  「幾天後,周家收到了不明發貨人寄來的快遞」

  「包裹裏面,是一只白色的叁葉草板鞋和一只白色的阿迪達斯運動短棉襪」

  「均爲左腳,鞋襪裏外都布滿了幹透的精斑」

  「而趙佳妍當日身穿的,是白色緊身運動T 恤,牛仔熱褲,超薄肉色絲襪和
白色的運動鞋襪,通過受害人丈夫的辨認,寄來的確爲其妻之物」

  「有一點,需要特別說明……」

  胡博說到這裏,瞥了彭齊銘一眼。

  「大家可能也已經知道了,第五起案件的受害人,趙佳妍……是省委秘書長
的兒媳婦……」

  彭齊銘垂著眼睑,臉色鐵青。

  胡博清了清嗓子

  「目前爲止發生的這五起案件,有很大的共同點,犯罪嫌疑人皆爲叁人小團
夥,手段歹毒,受害人同爲相貌出衆,喜好穿連褲絲襪的女性,而犯罪嫌疑人在
事後,將與受害人有關的物品寄回,也是非常明顯的挑釁行爲,我們認爲,這五
起案件,應當並案處理,以——」

  「胡隊長,你等一下」

  一直沒做聲的馮軍陽用鋼筆尾端敲了敲桌面

  「你是說第五起案件,是最後一起了,對嗎?」

  「是的」

  「好,那我來補充一下吧」

  馮軍陽把黑框眼鏡摘下,一邊用紙巾擦,一邊慢悠悠的說「就在前天,我們
接到報警,說新豐小區的公寓樓發生了搶劫案,本以爲是個普通的案件,但是現
場勘查以後,發現事情並不簡單」

  男人把眼鏡重新架好,接著說「報案人名叫,徐海波,東方局長,這個名字
您很熟悉吧」

  所有人的目光齊刷刷轉向東方玥,包括與她近在咫尺的彭齊銘。

  女局長的眉梢抽動了一下,但很快就恢複了鎮定自若的神情。

  「徐海波,是我的女婿,這件事情我已經知道了。」

  「那您一定知道,事發地點,並非徐海波的住所,而是他親姐,徐曼麗的家。」

  「我知道。」

  「具徐海波稱,一夥人深夜闖入,進行搶劫,並且帶走了徐曼麗與離異前夫
所生的女兒,15歲的徐薇……」

  「馮隊」胡博打斷了馮軍陽的話「難道你是想說,這也是出自之前那叁名嫌
疑人所爲?呵呵——」

  「徐海波的筆錄,漏洞百出,讓人不得不懷疑其中還有蹊跷,結合這幾起案
件,我覺得絕非偶然」馮軍陽提高了聲音。

  「馮隊,那我告訴你,你說的情況我早就掌握了,首先這起案件中,沒有性
侵犯,也沒有事後郵寄受害人物品這兩個典型的標誌,所以我們已經排除了出自
同一夥罪犯之手的可能。」

  「我說過,徐海波的證詞不可信,如果我現在告訴你,我的人在現場又找到
了女式內衣褲殘留的碎片,以及用過的避孕套——」馮軍陽伸出兩個手指「不止
一個,你又怎麽想呢?」

  「那也不代表——」

  「兩位」董紹威站起來「關于案情的探討,我想我們可以在會後繼續進行,
我們都知道,彭廳長百忙中趕來坐鎮的原因,所以與其糾著一些尚不明朗的事情
不放,不如好好來分析我們已經掌握的證據和線索,畢竟,我們每浪費一分鍾,
人質就多一分危險,不是嗎?」

  馮胡二人都住了口。

  「所以沒有定論的事情,我們暫時就不討論了,也不要浪費廳長的時間,好
嗎,那麽請胡隊介紹一下接下來的安排部署吧」

  「好的,董秘書,我是這樣計劃的,首先……」

  彭齊銘側過身子「東方,你跟我來一下。」

  「是。」

  兩個人站起來,一前一後,走到會議室後面的套間,東方玥掩上了門。

  兩人在沙發上坐下,老頭把帽子摘掉,捋了捋花白的鬓角。

  「你知道失蹤的是周慶偉的兒媳婦嗎」

  「知道」

  「嗯,知道就好」彭齊銘點點頭「省委秘書長的兒媳婦被綁架,還被人給…
…你知道這性質有多嚴重嗎」

  「我知道」東方玥沈吟著,雙眸依舊神態自若。

  彭齊銘和這雙眸子對視了幾秒,嘴角一揚:「好,我相信你,我相信最後我
能得到一個滿意的結果」

  他拽了拽領口,仿佛領帶打的太緊了。

  「他周慶偉可不是什麽省油的燈,東方啊,明年我就退休了」

  老頭一擡眼,兩個單人沙發是相鄰的,東方玥的雙手搭在一起,擱在兩沙發
中間貼在一起的扶手上,白皙的手背上隱隱透出青色的血管。

  「你可別讓我失望啊」

  彭齊銘輕輕拍了拍東方玥優雅精巧的玉手,站起身,推門出去了。

  老頭一走,東方玥的臉上,那氣定神閑的姿態,仿佛泄了的氣球,霎時間就
得無影無蹤。

  女局長疲憊地靠在沙發上,輕撫額頭。

  頹態盡顯。

              (未完待續)


                第二章

  東方玥回到辦公室,靠在椅子上,感到有些疲憊。

  董紹威適時送上一杯香茗。

  作爲秘書來說,毫無疑問,他是稱職且優秀的。

  董紹威爲人沈穩,內斂,心思缜密,處事甚至有時候比女性還要細致體貼。

  這年頭靠譜的人不好找。

  東方玥也一度很慶幸有這麽一個信得過的部下。

  「謝謝」

  「別客氣局長」

  「小董」

  「嗯?」

  「你去把徐曼麗母女那案子的卷宗拿來我看下」

  「好的」

  東方玥素白的手指揉了揉太陽穴「胡博那裏,進展怎麽樣?」

  「不順利」董紹威直截了當的說「受害人親友收到的那些快遞,都是一些小
公司做的,根本追查不到來源」

  「現場采集的DNA 樣本呢?」

  「目前從現場和事後證物中收集到的幾十組樣本,經過比對,證實在不同案
發地都出現過的DNA樣本,有3組,但是在公安部的數據庫裏都匹配不上,很可
能這叁人都沒有前科」

  「還有天眼呢?查的怎麽樣了?」

  「我們市的天眼狀況您也知道,現在還做不到全覆蓋,通過監控,只能追蹤
到南郊一帶,不過可以確定,這夥人有很強的反偵察意識,他們每次作案用的車
都不一樣,胡博查過拍到的車號,都是套牌」

  「讓胡博他們以南郊爲重點進行摸排,重點關注一些私人的汽車修理廠」

  「是」

  董紹威說罷,把一疊材料放到了東方玥的桌上。

  女局長戴上細巧的金絲邊眼鏡,一頁一頁翻看。

  「具徐海波在筆錄裏說,叁名歹徒闖入後,控制了他自己與徐曼麗母女,隨
後將屋內財物洗劫一空,可能是因爲沒搜到多少錢,于是便將母女兩人綁架帶走」

  「嗯」東方玥垂著眼睑,微微點頭。

  「現場收集到的毛發和皮膚組織,鑒證科的同事正在跟進,當事人徐曼麗的
職業,是一名高鐵乘務長,平時工作比較忙,經常會請一些家政人員到家裏工作,
所以在現場他們收集到了十幾個人的DNA 痕迹」

  「沒有性侵的迹象?」

  「筆錄中沒有」董紹威玩味地笑了笑「這個案子當時是在馮隊長手上的,但
是徐海波跟您的關系,他也知道,畢竟……」

  「嗯」

  「當事人問不出什麽,最後也只能讓他回去了,據說老馮當時很不甘心」

  「你怎麽看?」東方玥合上材料,塞進牛皮檔案袋。

  「我覺得徐海波顯然在隱瞞什麽,老馮也是一樣,比如他在會上說的一些線
索和證物,卷宗裏完全沒有」

  「馮軍陽在打自己的小算盤,胡博那裏陷入了僵局,而他馮軍陽要是能證明
這個案子和之前幾起,確爲同一夥人所爲,那麽如果他找到突破口,就可以先發
制人,拿下頭功」

  「您說的是」

  東方玥擡腕看了看手表

  「好了小董,不早了,你先下班吧」

  「局長,彭廳長那裏……」

  「我心裏有數」

  「好,那我先走了」

  聰明的人知道什麽時候該閉嘴,董紹威從外面關上了辦公室房門。

  東方玥思忖片刻,拿出手機,撥號。

  「餵?」一個優美的女聲從聽筒裏飄出來。

  「小夢」

  「媽?」聲音透出愉悅。

  「今晚上,你們都在家嗎?媽順便過來吃個晚飯」

  「在啊,正好,一會兒我再去買幾個菜」

  「不用,隨便做點就好」

  「沒關系,瑩瑩今天回家,我本來就要再準備的」

  「哦,好吧,那個……徐海波晚上會在吧」

  「他啊,應該吧,最近好像沒什麽應酬」

  「好,那我一會兒就到,再見」

  「再見」

  放下手機,東方玥收拾了一下隨身物品。

  局長辦公室有兩扇門,一扇通往外面,一扇通往裏面的隔間。

  裏頭是個休息室,有床,簡單的家具,和洗漱池。

  東方玥打開衣櫃,裏面挂著一件藏青色的長風衣。

  她想了想,把伸向風衣的手收了回來。

  東方玥剛才電話的對象,是她的女兒,任夢。

  東方玥沒有兒子,只有兩個女兒。

  大女兒任夢,小女兒,叫任玉。

  任夢今年34歲,公務員,現任西州市城中區副區長,徐海波就是她丈夫。

  兩人有一個女兒,叫做徐瑩瑩,今年14歲,在一所私立中學念初叁,平時住
校,偶爾回家,所以難怪任夢的心情這麽暢快。

  她們家住的房子在市中心,不大,但是地段很好,是區政府分的房子,住的
大多是機關工作人員,算是一個中等偏上的公寓小區。

  任夢來開門的時候,東方玥聞到一股肉湯的香氣,那是家的味道,很溫馨。

  一家叁口迎了出來。

  女主人穿了一身黑白條紋的一體式家居裙,看上去綿軟舒適,纖腰上圍著粉
色的圍裙,披肩的波浪長發也許是爲了方便做家務,而隨意地束成了一個馬尾,
臉上一層淡妝,笑顔如花。

  外孫女徐瑩瑩顯然是剛回來沒多久,還穿著學校的校服。

  裏邊是白色的襯衫,袖口滾著花邊,外面是黑色馬甲,下身配著紅黑相間的
格子裙,腳上是淺白色的連褲絲襪。

  和她的母親以及姥姥一樣,徐瑩瑩也是標準的美人胚子,雖然還沒有成年,
但皮膚白皙,五官秀美,身高也已經開始發育,兩條腿勻稱修長,亭亭玉立,黝
黑的長發泛出健康的光澤,綴著一條發帶。

  徐海波與任夢同歲,他個子很高,年輕時相貌不凡,與妻子也是一對璧人,
只是時過境遷,現在已是中年發福。

  而形成對比的是,任夢卻保養得非常好,現在夫妻兩人站在一起時,看起來
已經有了明顯的年齡差距。

  一眼見到東方玥身著筆挺的警服,徐海波的表情僵了一下,隨即尴尬地笑笑,
試圖掩飾自己的不自然。

  「姥姥你真有意思,怎麽穿著工作服就來了」徐瑩瑩一邊接過東方玥的拎包
一邊說。

  「啊,出去開了個會,沒回局裏,就直接過來了」

  東方玥笑著,把一雙穿著肉色絲襪的叁十六碼秀足從高跟鞋裏抽出來。

  「媽,您換鞋」

  徐海波殷勤的說著,把一雙白色的棉拖鞋放到東方玥踩在地毯上的絲襪玉足
旁邊。

  「海波,我自己來」

  東方玥藏在加厚的絲質襪尖中的腳趾一勾一挑,拖鞋已在足上。

  這輕柔優雅的小動作近在咫尺,被徐海波盡收眼底。

  「沒事沒事」

  他說著,順手夾起東方玥尚帶余溫的高跟鞋,放到鞋架上。

  「媽您先坐,我再炒個蔬菜,馬上開飯」任夢揉著圍裙往廚房裏去。

  徐瑩瑩挽著姥姥的胳膊往客廳去,嘴裏叽叽喳喳。

  徐海波看著幾人的背影,不經意揉了揉鼻子,偷偷嗅了嗅剛才伸進鞋窩裏的
手指。

  飯菜很快就上桌了。

  餐桌是四方的,正好四個人。

  東方玥跟任夢面對面,徐瑩瑩父女兩個面對面。

  任夢做了魚香肉絲,土豆牛肉,西紅柿炒雞蛋,油麥菜和排骨湯,都是女兒
喜歡吃的。

  祖孫叁人聊得熱絡,徐海波悶頭吃飯。

  「小夢,小玉最近有跟你聯系嗎,她現在怎麽樣?」

  「挺好的,已經在實習了」

  「小姨好厲害啊,是在省電視台當實習記者呢」

  「那當然,你小姨念書多用功啊,哪像你」

  「哼」女孩兒撇撇嘴「我可不想好不容易畢業了還去念研究生」

  「還研究生呢,你到時候能考個像樣點的大學我就知足了」

  「瑩瑩,你媽說得對,學曆還是越高越好」

  東方玥給徐瑩瑩的碗裏夾了一塊肉。

  徐海波不做聲。

  與其說他沈默,倒不如說,是融不進叁人的話題之中。

  徐海波靠在椅背上,手上拿著小酒杯,一口一口的喝。

  他的眼睛有點熱,迷離的目光無意間看到桌下,叁雙腿。

  左邊是穿著藏青色制式長褲,肉色絲襪,和白色棉布拖鞋的東方玥. 她優雅
地翹著二郎腿,腳趾勾起,拖鞋的鞋底和肉色絲襪的足底分離開來,呈現出一個
叁十度左右的角,渾圓的腳跟與足心半露,那只拖鞋似掉非掉,搔動人心。

  再看右邊,是一雙煙灰色絲襪包裹的小腿,這是任夢今天穿的。

  她也翹著二郎腿,只不過,她擱在左腿上的右腳,已經逃出了拖鞋的包圍。

  任夢腳上是一雙藍白格子相間的棉布拖鞋,其中一只掉在地上。

  女人右腳被絲襪包裹的腳趾微微曲起,腳趾根部有一道清晰的縫合線,透過
薄薄的絲襪,能看到裏面是塗著紅色指甲油的玉趾。

  在徐海波對面,女兒的一雙白色的小腿收攏在一雙粉白格子相間的拖鞋之中。

  徐瑩瑩雙膝並攏,雙腳微微打開,腳尖踮起,腳後跟從拖鞋裏溜出來。

  因爲角度關系,徐海波看不到女兒的白絲足底,只能看到前面繃起的腳背,
以及上面白色絲襪的褶皺。

  「咕咚」

  徐海波把含在嘴裏的酒吞下肚子,有點辣。

  「對了姥姥,最近是出了什麽事嗎?今天離開學校的時候門口多了好些警衛」
徐瑩瑩忽然問起。

  「咳咳」東方玥頓了頓「嗯……是有個案子,學校緊張也是正常,以防萬一
嘛」

  東方玥剛說完,徐海波忽然開了口:「這陣子市裏有好幾個女人被綁架了」

  徐瑩瑩的嬌俏的小臉霎時間就白了。

  「你跟孩子說這些幹嘛?」任夢放下筷子。

  「我讓她自己小心點,這種事情說不定就發生在身上了」徐海波有點微醺,
嘴有點不著調。

  「怎麽小心,你倒說說?」任夢斜著眼看他。

  「你瞧瞧她,裙子穿的這麽短……」

  「爸!你有沒有搞錯,這是校服哎」

  徐瑩瑩的臉漲的通紅。

  之後的氣氛一度有點尴尬,大家都沒再怎麽動筷子。

  晚飯草草結束了。

  「海波,你跟我到書房來一下,我有點事情要問你」

  任夢母女倆收拾桌子的時候,東方玥叫住了女婿。

  「啊?哦」

  「怎麽了姥姥?」徐瑩瑩有些好奇。

  「瑩瑩你去做功課,小孩子別問那麽多」任夢說。

  「哦」

  女孩兒撅著嘴回了房間,留下任夢,徐海波,東方玥.叁人相互對視幾下,
表情複雜。

玩弄漂亮少妇高潮白浆章节